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25章:坑死钱家兄弟

    秦观到是不在意那块玻璃吊坠,他在意的是系统奖励。

    上次诗会装逼,得了一个爆裂符,就让秦观非常惊喜,不知道这次会给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秦观表面虽然镇定,但是心里却在为大黑鸡呐喊,

    “弄死他,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看对面的钱家兄弟,也是紧张的很,

    他们知道,只能赢不能输,如果输了,他们绝对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就在斗场中气氛热烈之时,

    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猛的,锦袍大将军向着大黑鸡的鸡冠啄去,看得出来,锦袍大将军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,一下子就叼在了大黑鸡的鸡冠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很多人都忍不住的哎呀一声,感觉大黑鸡要输了。

    斗了这么久,还是不敌锦袍大将军啊!

    可是锦袍却不知道,此刻的黑鸡兴奋的很,不畏疼痛,不管头上的鸡冠撕裂,鲜血直流,狠狠一转头,啄向了锦袍大将军的眼睛。

    峰回路转,异峰突起。

    噗的一下,尖尖的鸡喙,竟然啄进了锦袍大将军的一只眼睛,众人无不惊讶,期间还传出好似是钱盛的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受此重伤,锦袍大将军哪还能战,咯咯叫着往外跑,大黑鸡追了两步,看对方服输,也就不再追,站在原地趾高气昂的不停四顾,好似再说,

    还有谁!还有谁!!!

    “赢了,秦兄,我们赢了,哈哈哈。”郑胖子拍打着秦观的肩膀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二宝也在一旁又蹦又跳的,大声说道:“少爷,咱们的铁甲大将军赢了,咱们的铁甲大将军现在是鸡王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自然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而钱家兄弟,却是如丧考妣,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想到,他们的锦袍大将军,百战百胜的鸡王,竟然输了。

    钱盛哀嚎一声,“不可能,我的锦袍大将军怎么可能输了呢,三千贯啊,那可是三千贯啊。”

    钱茂的脸色也是难看至极,哪还有半点刚刚那种云淡风轻的味道,如果仔细看,就能看到他苍白的脸上,嘴角在不停的抽动。

    锦袍大将军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二宝跳进场子,笑的嘴都裂到了后脑勺,将大黑鸡抱在怀里,就像抱着一只金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观脑海里接收到系统信息。

    “叮咚,临时任务“在赌斗中战胜钱家兄弟”,任务完成,奖励已经发放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神进入系统面板,

    名字:秦观。

    级别:凡人。

    技能:无。

    装备:无。

    宠物:无。

    奖励物品:呕吐符。

    哎呀,奖励物品栏里多了一张符,金光闪闪的,和上次的爆裂符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呕吐符,可对任何目标使用,催吐五分钟,对不慎吃入有毒物品排出腹中毒物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退出系统,秦观心情大好,对着一脸死相的钱家兄弟拱拱手,朗声道:“钱兄,承让承让。”

    钱茂脸色难看,哼了一声,一甩衣袖大步往楼梯口走去,准备离开这里,可就在钱家两兄弟刚刚走到门口时,张管事带着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站在门口,拦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两位还不能走。”张管事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钱茂钱盛一愣,“张管事,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嘿嘿,自然是还钱了,你们在我张家赌场借贷一千八百贯,可是签了借据按了手印的,两位还了钱才能离开。”张管事道。

    钱盛怒道:“我们钱家会还不起钱吗,过些日子自然会还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张管事脸上的冷笑更盛,说道:“你们签的可是一千八百贯借贷当日还,利息一分,应当还款一千九百八十贯,加上赌场费用,嘿嘿,正好两千贯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钱公子,不是不信你们钱家还不上钱,不过赌场有赌场的规矩,两位不能离开,还是通知一下家里,拿钱赎人吧。”

    钱茂脸色难看,“张管事,何必做的这么绝呢。”

    张管事双手插胸,也不与他们废话,大声吩咐道:“来人啊,将两位钱公子请到后院,派人通知钱家,交钱领人。”

    一群大汉一拥而上,钱家兄弟哪敢反抗,被揪着衣领带走了。

    秦观一直在旁边看热闹,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,当初将赌注弄到三千贯,然后逼着钱家兄弟在赌场借贷,就想到了可能会有这一幕。

    现在秦观的感觉就是,爽。

    将对手踩下去的感觉,畅快。

    看着钱家兄弟狼狈的样子,舒服。

    钱家兄弟被带走,秦观走到张管事跟前,说道:“张管事,我的钱,可以领回来吗。”

    张管事脸上的冷笑立刻变成了微笑,对秦观说道:“秦公子自然可以领钱,还要恭喜秦公子,真是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看破不说破,这张管事也是个妙人。

    拿回自己的琉璃佩,赌场扣了三百贯保金,二十贯场地费,秦观这场赌斗,最后到手2680贯。

    钱家兄弟的钱,自然由赌场去收,这就是保金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两千多贯,这可是一笔大钱,就算换算成人民币,那也有80万呢,今天这场赌博,绝对算是一场豪赌了。

    秦观拿着一沓面值一百贯一张的钱超,感觉还真是有手感。哥终于又有钱了,秦观转头对郑胖子说道:“郑兄,今日畅快,请你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郑达也是高兴,笑呵呵的说道:“看那钱家兄弟的样子,还真是解气,以往都是他们算计别人,没想到也有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我想,精彩的还在后面呢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郑达一愣,随即意识到什么,也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秦观刚想走,却有一人拦在他们面前,这人四十来岁,一身锦绣袍子,方面大耳一脸富态,脸上满是笑意,对着秦观拱手为礼,“秦公子,鄙人周泰祥,是泰祥金玉楼的老板,鄙人有件事情想和秦公子商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观到是知道‘泰祥金玉楼’,主要经营各种金银首饰、古玩玉器、各类珍宝等,算是杭州比较有规模的金楼。

    秦观好奇对方来意,“周老板,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道:“是这样,我们泰祥金玉楼专售金银珠宝,秦公子这里有一块内雕麒麟的琉璃宝佩,所以想问问秦公子,是否有意出售。”

    “那琉璃佩你看过了吗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和老蔡有些关系,所以刚刚秦公子在与别人赌斗时,那块琉璃佩我就看过了,确实巧夺天工,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那只麒麟是如何雕刻进去的。”周泰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收购那块琉璃佩,那你觉得他值多少钱。”秦观说着,掂了掂腰间的玻璃吊坠。

    如果能卖个好价钱,秦观不介意将他卖掉,他来时在大箱子里可是准备了不少这种玻璃制品,比这更好更精致的也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