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26章:泰祥金玉楼

    周泰祥想了想,开价道:“老蔡定价三千贯,我看过,觉得这个价格却是有些高了,虽然这枚琉璃佩可以称之为宝贝,但却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,销售是一大问题,秦公子,你看两千贯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观立刻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东西他很多,但也不愿意贱卖。

    秦观微微一笑,道:“我也不找你多要,老蔡说三千贯,你如果出三千贯,这琉璃佩归你,如果出不起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也是纠结,他看过琉璃佩之后,喜欢的不得了,认定这枚琉璃佩绝对可以称之为一件宝贝,三千贯,不算贵,但是他的泰祥金玉楼规模算不得多大,如果一下子拿出3000贯,流动资金一下子就压住了,如果长时间卖不出去,可能就会影响泰祥金玉楼的正常生意。

    眼睛看向秦观腰间的琉璃佩,看到如此宝贝不入手,又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纠结啊。

    秦观看对方的表情,就能猜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秦观本想直接离开,可是他突然想到一事,自己从现代带来不少玻璃工艺品,如果想要换成钱,自己一件件出手,肯定是不合适的,既然现在有一个做珠宝生意的周泰祥出现,完全可以交个朋友,或许以后还用的到。

    “周老板,不知你是否真的诚心购买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周泰祥一愣,立刻道:“当然诚心,只不过,三千贯不是一笔小钱,一时间确实有些凑不齐。”

    秦观微微一笑道:“我到是有个办法,我呢,最近也想要购买一些玉石珠宝送人,不如这样,这枚琉璃佩卖给你,你给我开一张契约,我回头到你店里,拿一些看得上的玉石珠宝,如果凑不齐,再以现金付款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的话,周泰祥的眼睛就是一亮,这个主意好啊。

    类似于以物易物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里面,他赚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买了琉璃佩,卖出去可以赚一笔,以店里的商品对付,又可以赚一笔。

    周泰祥立刻道:“没问题,我同意秦公子这个提议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随后就在赌场写了一份简单的协议,秦观拿到一份三千贯的协议,周泰祥得到心爱的琉璃佩。

    周泰祥的脸也舒展开了,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知道秦公子喜欢什么样的玉石珠宝,我可以提前为秦公子准备,以供挑选。”

    秦观略一沉吟,说道:“就和田羊脂玉,极品翡翠,各类宝石这些吧,至于其他的,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是一朝被蛇咬,打定主意,绝不往回带什么古董字画这类东西。

    珠宝玉石这些就比较保险。

    而且要带,就要带精品的,普通的货色他看不上,现在有周泰祥给他准备,到是省了秦观的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周泰祥立刻应到:“没问题,我这就去备货,等备好货后,我派人通知秦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拱拱手走了,秦观让二宝收了协议,对着郑达说道:“走,消费去。”

    秦观赢了钱,高高兴兴去玩乐,而钱家兄弟却倒了霉。

    赌场将钱茂钱盛两兄弟关在后院一间屋里,另外派人去通知钱家,这间屋子简陋的很,连桌椅都没有,房间内还有一股浓重的霉味,两兄弟只能坐在矮炕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输了呢,锦袍大将军怎么就输了呢,它可是鸡王啊,百战百胜,秦观就弄了一只雏鸡,怎么可能斗得过锦袍大将军呢。”钱盛依旧不服气的不住嘟哝。

    “三千贯啊,咱们可是输了三千贯,这怎么还啊。”

    钱茂本来就烦,被钱盛一说,心里更烦,呵斥道:“别说了,还是想想以后吧。”

    钱盛脸上更加难看,“如果被咱爹知道,以他那守财的性格,绝对会打死咱们两个的,哥,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钱茂没好气的道:“我哪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那秦二一定是坑咱们了,他的鸡怎么可能斗得过锦袍大将军呢,他肯定作弊了,不行,咱们找赌场说,秦观作弊,这钱让秦观赔。”钱盛又嚷道。

    钱盛如此说,其实钱茂也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自从输了斗鸡,钱茂突然意识到,虽然从头到尾,都是他们兄弟在挑衅,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让那秦观变成了主动。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呢?

    嗯,就是从他拿出琉璃佩开始。

    而且秦观怂恿自己向赌场借贷,秦观还要求赌场做保,现在怎么想,都觉得是秦观在给自己下套呢。

    钱茂从来都自负算谋过人,没想到,今天竟然着了秦二的道,这让他心中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妈的,竟然输给了秦二那个没脑子的家伙,他怎么可能服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赌场方面肯定不会支持他们。

    钱茂心中烦躁,没好气的说道:“好了,别乱喊乱叫的了,还是想想怎么过咱爹那一关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哥哥如此说,钱盛一下就蔫了,脑袋耷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赌场的两个打手,拿着钱茂写的欠条,直接来到钱家,拍打大门,钱家门子嘟哝着出来,“拍什么拍,大门拍散了你赔钱啊。”

    打开大门,看到两个打手,更加没好气,“你们是谁,到钱家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个打手扬扬手中的欠条,大声说道:“我们是张家赌场的人,通知你们钱员外,钱大钱二在我们赌场输了2000贯,人已经被我们扣了,如果不拿钱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门子一听,不敢怠慢,赶紧进去通知老爷钱员外。

    钱员外正在和夫人管家商议今年的税收,商量是不是再给佃户加上一成租金,一听自己两个儿子竟然输了两千贯,气的呼的站起来,拍着桌子骂道:“那两个孽子,竟然敢如此豪赌,两千贯啊,他们竟然敢输掉两千贯,两千贯都可以在西湖边买一栋别院了,那两个败家子,我要打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钱夫人一听也急了,赶紧对管家说道:“钱忠,你赶紧去问清楚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管家钱忠出去,向两个打手问清原由,又看过借据,确实是大公子钱茂亲手所写,再说,这张家赌场在杭州城还是很有些名气的,断不会拿着假借据来蒙骗。

    赶紧回去禀报自己老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