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27章:打的屁股开花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不是输了两千贯,是三千贯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借赌场的高利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混蛋,孽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个儿子竟然输了三千贯,钱员外就像被挖了一块肉一样,心疼的身子直颤,呼吸不畅,只感觉眼前一黑,就坐到了椅子上,嘴里还在不停的骂着孽子孽子。

    钱夫人赶紧给钱老爷抚背顺气,说道:“老爷,先别气了,还是让钱忠跟去看看,将老大老二赎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钱员外大手一挥,怒声道,“不管他们,他们敢赌,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还钱,就让赌场关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不还钱,利滚利,明天还钱更多。”钱夫人道。

    钱员外一听也是,立刻吩咐道:“钱忠,你跟着那些人去看看,找两个孽子问问是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管家问道:“如果确有此事呢。”

    钱员外骂道:“你笨啊,自然是回家拿钱赎人了,快去。”

    钱忠去得快回来的也快,他见了钱茂钱盛两兄弟,确认之后,回来禀报钱员外,钱员外看着夫人拿出去老厚一沓钱钞,心里那个疼啊。

    钱茂钱盛被管家钱忠领回来,刚一进门,就听钱员外喝到,“给我把大门关上,钱忠,请家法,我要打死这两个孽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请家法,

    钱茂钱盛哥俩的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下人搬来两个长条凳,将钱茂钱盛的裤子扒掉,露出白生生的屁股蛋,钱员外拿着家法藤条,气呼呼的说道:“我今天才知道,原来你们两个的胆子竟然这么大,敢拿出三千贯来赌,真是长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粗大的藤条一下下抽打在两人的屁股上,疼的钱茂钱盛哇哇直叫。

    “爹,我们再也不敢了,绕了我们这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们是被秦二给坑了,不怨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钱员外更气,“不怨你们,还有脸说,连秦二都能坑你们,你们的脑子那里去了,如果以后放你们去做生意,早晚将钱家败光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”

    钱茂钱盛被老爹打的鬼哭狼嚎,哭的那叫一个凄惨,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淌。可是却没人敢劝,就连钱夫人现在也不好出面。

    这两个孩子,一次输掉三千贯,也确实应该给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终于,钱员外打累了也骂累了,坐到旁边的椅子上,呼呼的直喘气。

    再看钱茂钱盛两人,的屁股,一溜溜一条条的紫痕,触目惊心,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估计两人半个月内,只能趴着睡觉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钱员外想到那三千贯钱,还是气不打一处来,将家法交给钱忠,气呼呼的吩咐道:“把他们抬到祠堂去,今晚不许吃饭。”

    今天,是钱家兄弟的受难日。

    秦观和郑达走到大街上,郑达还没有从刚刚的兴奋中缓过来,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以为你输定了,哪想到,最后竟然赢了,少游兄,莫非你真的被道祖赐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个琉璃佩是从那里来的,以前从没听你说过啊,莫不是秦大人新进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赶紧打断他,“郑兄,今天赢了钱高兴,我请客,地方你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,少游兄,今天兰芳苑有三月一度的赏花大赛,我们不如去凑凑热闹如何。”郑达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兰芳苑不是什么花圃。

    赏花大赛也不是花草比赛。

    兰芳苑是杭州城里最有名的一处妓院,每隔三个月,兰芳苑就会邀请杭州城里各楼的姑娘,来一场赏花大赛。

    别以为古代就会无聊,其实古人的休闲生活是非常丰富的,花样也是繁多,只要肯花钱敢花钱,或许比现代还要疯狂。

    每次赏花大赛,各楼都会将准备入阁的一批姑娘,推送到兰芳苑来比赛,这些姑娘都是清官人,如果能够拿一个前十,自然身价大增,如果能够摘得本度花魁,那身价就会打着滚的往上翻。

    做妓,也是需要名气的。

    秦观也是眼前一亮,“兰芳苑的赏花大赛吗,好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就听二宝在后面喊道:“少爷,你快看看大黑鸡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转头看过去,发现二宝怀里抱着的大黑鸡,此时已经没了刚刚的兴奋劲,眼皮打架,脑袋也变得有些耷拉,看上去十分萎靡。

    大黑鸡自从赢了比斗后,二宝就一直抱着它,当宝贝一样,现在发现大黑鸡如此萎靡,生怕大黑鸡会就此死掉。

    秦观却是知道,这是大黑鸡吃了兴奋剂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或许已经耗光了它全部的能量,没准以后再也上不了战场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大黑鸡怎么说也是功臣,帮自己赢了3000贯钱,“二宝,你把大黑鸡送回家,让后院好生养着,好水好谷子的喂,不能怠慢了大黑鸡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把那张协议书也放到屋里,然后再去兰芳苑找我。”

    二宝听了吩咐,抱着大黑鸡跑了。

    秦观和郑达激情勃发,大步向着兰芳苑走去,此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中的样子,街道上人流如织,各种叫卖的都有,显示出一派繁荣景象。

    秦观和郑达边走边笑呵呵的谈论,这次会有什么漂亮姑娘出阁,又邀请了那位名妓来助阵表演,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前走。

    此时在一处折扇摊前,却有两个青年站在那里挑选扇子,这明显是一对主仆,一做书生打扮,一做书童装束。

    那书童正好看到郑达和秦观从身旁走过,仔细瞅了两眼,然后在书生耳边说道:“少爷,我刚刚看到秦观了。”

    书生拿着折扇的手一顿,顺着书童的目光看向秦观和郑达的背影。

    看到秦观和郑达两人边走边谈笑的浪荡样。

    眼睛眯了眯。

    丢下一张钱钞,买了折扇拿在手里,说道:“我们跟上去,看看他们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此时秦观和郑达只顾着谈笑,哪知道却被人跟踪了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兰芳苑门口,就看到这里已经停了很多马车,人来人往好不热闹,门口还站着一群衣着华丽暴露的女人,不停的招呼着来人,张大爷李大爷的叫着,好不热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