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29章:乐极生悲秦少游

    听到秦观要讲笑话,郑达也不再看台上的美女芊芊,嚷道,“少游兄,什么笑话,赶快讲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那韩玉也看过来,被勾起了兴趣,一双大眼看向秦观。

    就连身后的小书童,也盯着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清了清嗓子:

    “话说,有个好色的贪官,想要讨个称心如意的小妾,差人东挑西选,弄得民心不安。后来,有一位智者出面,自荐说媒,问那贪官想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小妾,贪官说:“我要的是:樱桃小口杏核眼,月牙眉毛天仙脸,不讲吃喝不讲穿,四门不出少闲言。”,智者一听,笑道:“巧啦,俺村上就有这么一个女子。”当下商订了娶亲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迎亲那天,鞭炮齐鸣、锣鼓喧天好不热闹。花轿抬到贪官府邸,贪官喜滋滋上前,一把揭开新娘的花盖。看清之后大怒,原来花轿里竟然是一个穿着花衣裳的泥胎女菩萨。”

    “贪官怒问智者,你怎么给我抬一个泥胎塑像过来,是何道理。智者微微一笑,道:“大人请看,这不正是你要的‘樱桃小口杏核眼,月牙眉毛天仙脸,不讲吃喝不讲穿,四门不出少闲言’吗?”

    听完笑话,郑达哈哈大笑,对韩玉说:“韩兄,正是你要的樱桃小口杏核眼,你不会就是那贪官吧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韩玉根本就不搭理郑达。

    不过却深深看了秦观一眼,这笑话也不知道是以前就有,还是秦观现编的,如果是听了自己的话编的,那就说明这秦观却是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傻。

    台上,芊芊开始了才艺表演。

    吹箫。

    动作优雅妩媚。

    台下的观众不住鼓掌,气氛很是热烈,已经有人开始打赏。

    “刘老爷打赏二十朵兰花。”

    “朱秀才打赏十支梅花。”

    “王官人打赏二只玫瑰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很是热闹,人人都看好这个妖艳的芊芊姑娘。

    郑达也是鼓掌大声叫好,拍着桌子喊道:“小厮过来,打赏十朵玫瑰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厮提着花篮跑过来,郑达却不掏钱,随即转向秦观道,“少游兄,我是替你叫的,在芊芊姑娘那里留下印象,今晚就有机会一亲芳泽哦,掏钱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还能这么玩。

    不过是些钱而已,秦观赢了几千贯,这点小钱不会在乎,大手一挥道:“十朵玫瑰怎么配得上芊芊姑娘,伙计,打赏芊芊姑娘一百朵玫瑰。”

    潇洒的掏出一沓钱钞,抽出一张百贯的递给伙计。

    伙计笑着接过,大声喊道:“秦观秦公子,赏芊芊姑娘一百朵玫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大厅内的众人纷纷看过来,看是谁如此豪爽。

    台上,芊芊姑娘也停下吹奏,看向秦观这桌,对着秦观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,微微一揖,朱唇轻启:“谢秦公子抬爱。”

    郑达靠过来,在秦观耳边说:“秦兄,芊芊姑娘已经注意到你了,今晚努把力,或许可以做一回采花郎呢。”

    “郑兄难道没想法吗。”秦观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喜欢刚刚那个姑娘,我喜欢胸大的。”郑达说。

    秦观却摇头道,“鸽乳最妙,一手可掌握。”

    两个浪人竟堂而皇之的讨论起哪种女人的胸最漂亮,坐在一旁的韩玉脸色越来越寒,冷冷的看着秦观,眼神中甚至透露出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小书童,俏白的脸上却是染上了一丝红霞。

    “这芊芊姑娘身材高挑,可惜就是胸部娇小,不过看来正是少游兄的最爱,少游兄不可放过啊。”郑胖子怂恿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坐在同桌的韩玉开口说道:“秦兄,看你年纪,想来也是有婚约之人,你在外如此风流,对得起你的未婚妻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这什么意思,我有没有婚约,关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具身体的秦观,确实是有一门婚约在身的,古人订婚普遍较早,在秦观十二岁的时候就定下了一门亲事,好像对方还是一位将门女子,不过秦观却是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包办婚姻,来自现代的秦观自然不会喜欢。

    秦观大咧咧的说道:“盲婚哑嫁,也不知道对方是聋是哑,还是嘴歪眼斜,甚或是缺胳膊少腿的,没准还是个大麻子脸呢。没有感情没有交流,哪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秦观的话,韩玉的脸上好似要结成冰霜般,眼睛里冒着丝丝火星,随时有可能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韩兄没听说过一句话吗,人生如白驹过隙,倘不及时行乐,则老大徒伤悲也。”

    韩玉冷冷道:“这是谁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,”秦观大笑,“这是我说的。”秦观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秦观得意大笑之时,却见一个粉拳头在自己眼前越变越大,“嘭”的一声,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秦观的右眼上,秦观哎呀一声大叫,带着椅子一起扑倒在地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看韩玉,拳头还直直的伸出去,脸上满是怒色,嘴里喃喃道:“无耻败类。”

    郑达看到秦观被揍,大惊失色,站起来指着韩玉骂道:“你这泼厮,我们好心和你一桌,你却打我兄弟,我要找官府抓你坐牢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郑达还要再骂时,却见旁边的书童窜过来,身手矫健,一脚将郑达踹出去,郑达肥胖的身子,皮球一样咕噜噜滚出去两三米远,也晕了。

    兰芳苑厅内发生打斗,自然引起众人注意,台上芊芊姑娘的表演也暂停下来,有人捣乱,妓院的打手们往这边跑来,场内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韩玉看引起了麻烦,站起身,将折扇一收,带着书童大步往外走。妓院的打手们围在四周,有人喊道:“在这里打了人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韩玉负手而立,轻声道:“小蝶,动手。”

    小书童哪还有刚刚的腼腆样,立刻化身凶猛动物,三拳两脚,就将围过来的一众打手打的鬼哭狼嚎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韩玉冷哼一声,迈步出门。

    秦观晕了,这次是真的晕过去了,等他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,醒来后就看到二宝趴在房间中的书桌上睡着,秦观感觉脑海有些迷糊,自己好像去兰芳苑看赏花大赛来着,怎么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