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1章: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

    秦夫人早就起来,穿着一身华服,显得很是郑重,虽然对儿子能否考上不抱希望,但科举考试毕竟都是一件十分郑重的事情,不能轻慢。

    前几年大儿子秦蔚参加院试,秦夫人也是如此准备的。

    伺候着秦观吃了早饭,又给秦观准备了食盒,毕竟考试要考一天的,食盒里吃的喝的很是齐全,茶壶水杯,还有肉饼、卤菜、糕点、熟食、果脯,都是杭州城最好的铺子做的。

    另有一个单独的盒子,里面放着笔墨砚这些考试用具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秦观的考牌,是他参加考试的身份证明,类似于现代的准考证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秦夫人叮嘱道:“观儿,无需紧张,此次不中还有下次,就算长些经验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秦观偷偷翻白眼,看来老娘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别人去参加考试,都会说什么高中魁首这样的吉利话,到自己这里,直接就说来日方长,这是肯定自己过不去啊。

    告别老娘,秦观上了马车,秦喜赶车,二宝和芸香都跟在后面,一行人往考院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天才蒙蒙亮,可是街道上已经很多行人,越接近考院车马行人越多,到最后,已经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二宝撩开窗帘说道:“少爷,前面车马太多,已经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那就走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下车后,秦观发现确实人多,他听家里说过,今年杭州城参加院试的,应该不下三五百人。

    吩咐秦喜将马车靠边找个地方安顿好,秦观在前,二宝和芸香拿着东西跟在后面,往考院走去。

    临近考院,人越来越多,考试的学子,还有送人的家人仆人,将考院门前宽大的街道都堵满了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秦观过来,小声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看看,秦二还真来参加考试了,呵呵,听说他在府学都没怎么上过课,怎么可能考的上。”

    “考试还带着书童丫鬟,这是准备带进去给沏茶捶腿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秦二与钱家兄弟打赌,三年内考不中秀才,就要跳西湖,估计是被钱家兄弟给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秦二也不是傻子,我听说,秦二前些时候也坑了钱家兄弟一把,在赌场斗鸡赢了钱家兄弟三千贯钱,那钱家兄弟还在赌场借了高利贷,钱员外花钱将兄弟二人赎回去后,一顿好打,几天下不来床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贯,好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纨绔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人的议论,秦观也不去理会,等老子考中秀才,再让你们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秦观刚走到考院门口,就看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正是钱家兄弟。

    钱家兄弟恨恨的看着秦观,见秦观过来,钱盛一脸讥笑的说道:“秦观,没想到你还真敢来参加院试,怎么,准备交白卷吗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人,大多数都知道秦观与钱家兄弟的赌约和恩怨。

    人们都准备看热闹。

    秦观一笑,“哎呀,这不是两位钱兄吗,自从那天与你们分别之后,我就在家闭门苦读,听说你们被钱员外打的屁股开花,没有去看望两位,真是有些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两位的伤这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的话也是够损的,直接揭人伤疤。

    钱茂钱盛两人一脸气愤。

    钱茂道:“今天秦兄考试,我们兄弟怎么也要来给秦兄加油鼓劲一下,提前恭祝秦兄高中案首。”

    秦观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来恶心自己的,不过他不在乎,笑着拱拱手道:“钱兄真是客气,案首可不敢想,能考中秀才就好,到时候,两位钱兄一起跳湖,也会成为今年杭州城的一大盛事啊。”

    钱茂脸上更加阴沉:“我到是觉得,秦兄跳湖的可能性更大,只望秦兄到时候别把西湖水喝光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刀光剑影讥讽不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考院大门打开,一队衙役走出来,不下百人,表情严肃的开始维持考院外的秩序。

    有人站在台阶上大声喊道:“考生排队,验身入场,其他人等退避。”

    考生们开始呼啦啦的过去排队,秦观也拿着提篮过去。

    考院门口放着数张几案,每张桌案后都有两位身着衙门制服的官吏,点名甄别核对考生。

    轮到秦观时,秦观递上自己的考牌,又将提篮交给旁边的负责检查随行物品的衙役。

    考牌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衙役将提篮里的物品掏出来,一件件检查,肉饼被切开,糕点被掰开,就连卤菜、熟食、果脯都扒拉检查一遍,茶壶都打开盖子往里面看看。

    打开放有考试文具的盒子,笔墨砚都查看过,一个衙役拿起盒子里的两块黑乎乎的东西,翻来覆去的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将两个东西举到秦观面前问道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这是两个琉璃镇纸。”

    负责检查的衙役又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,又在桌子上磕了磕,听到发出当当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动作,秦观的眼角直跳。

    旁边的另一名衙役也接过去看了看,嘴里嘟哝了一句,“琉璃镇纸,还真是奢侈,好了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名衙役听到之后,这才将两个手机又放回提篮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秦观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。

    如果被他们玩坏了,自己也别考了,直接交白卷吧。

    进门,第二道手续。

    搜身。

    将提篮放下,上来两个衙役对着秦观就是一通乱摸。

    摸得秦观心里那个膈应啊。

    检查完,其中一个衙役还小声对着另一个衙役说道:“这秦二的身材不错,鸡儿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秦观身上一抖,一股寒意直窜后脖颈。

    提着篮子就往里跑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看到秦观的动作,哈哈哈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秦观听到笑声,才意识到,妈的,被两个衙役给逗弄了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依旧不是考院,所有考生都被放在一处院子,等待所有考生检查完毕。

    秦观估摸着,时间应该已经到了早上8点钟左右,这三五百考生才全部检查完毕。

    有衙役进去通报,从考院正殿里走出一众人。

    提督学政崔善福,杭州知府林奇,还有几名学政官员,提督学政先是一通训话,严令不得舞弊,然后带领学子祭拜了一下先师孔圣,随后领号牌入场,整个过程没有秦观想象中的繁琐,只用了几分钟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