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2章:原来考试也可以这么爽

    终于进了考院。

    秦观看看手中的考号。

    “甲申。”

    有小吏上前,看过号牌后,领着秦观来到一间考房。

    看到考房,秦观的第一个感觉就是,这是土地庙吗。

    联排的考房,里面十分简陋,站起来就能摸到房顶,里面一张长条桌,后面一个宽长条凳,下面放着一个马桶,其他全无。

    其他三面都是墙壁,对着外面这一侧,却是空的,随时供衙役官员检查有无作弊行为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知道,这个条件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。

    有些府县考院试,还有好多没有考房,直接露天考试的呢,这大六月的,顶着一个大太阳,一会儿就是一身汗,别说考试,不中暑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杭州是省城,到时候乡试也会在考院进行,杭州考院试的学子占便宜,在考乡试前,可以用一用考院。

    院试每年都会举行,由本省提督学政主持考试,选拔人才,考中者成为秀才,才有资格参加后面的正式科举考试。

    考生都是从府县学馆,还有一些官方承认的大书院选拔上来的优秀学子,经过县令、知府推介,才有资格参加院试。

    此时的秀才考,与后世明清的秀才考试,又有很大区别。没有所谓的县试府试,直接院试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就听有人喊道:“入场完毕,闭门落锁,全场肃静,准备考试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有衙役提着一个大竹篮过来,里面是一卷卷的纸卷,每过一个考房,就直接丢下一卷。

    秦观有些激动的接过考卷,厚厚的一卷。

    摊开纸卷用手机压好。

    又拿出砚台,倒上少许水,用上好的松脂油烟墨轻轻磨墨,拿出一只狼毫,沾水晕开毛笔。

    “开始答卷!”

    少顷后,又是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考试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别看院试只有帖经、墨义和诗赋三项,可题量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帖经五十题,墨义五题,诗赋一题。

    秦观拿起狼毫笔,饱蘸墨汁,眼睛余光却看着外面的巡场官员,等巡场官员只剩下背影之后,左手拿起手机,熟练的开机,大拇指动作如飞,单指全拼刷的飞起。

    “曲肱而枕之。”

    刷,屏幕出现一行字。

    原来是出自论语的一句话,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

    赶紧写上。

    帖经第四题,“君子有三乐。”

    继续搜。

    瞬间,答案出来,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父母俱在,兄弟无故,一乐也;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,二乐也;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”

    出自《孟子》的一句话,写上。

    帖经第十题,“信,德之固也”。

    搜搜搜。

    原来是五经春秋里的一句话,“忠,德之正也;信,德之固也;卑让,德之基也”

    再写上。

    秦观感觉这样的考试好爽啊。

    心中豪情顿生,真想吼一句,手机在手,天下我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脚步声,秦观身子一顿,左手偷偷一按旁边的电源键,手机顿时黑屏,顺势将手机在略带卷曲的卷子上压了压,而手中的毛笔,也放到了砚台里,磨磨蹭蹭的沾墨汁。

    学政官员扫视了一眼,见秦观已经答了几道题,没有在意,直接走过去。

    等巡场官走远,秦观怦怦跳的心这才安稳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继续抄,发动大拇指一指禅神通,搜题,“恭敬而温文。”

    嗯,礼记‘文王世子’里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写上。

    一边查一边写,不知不觉竟然写到最后一题。

    五十到帖经填空题,竟然一句不落的全写上了,秦观放下笔,揉了揉有些痛的手腕,对自己的成果都感觉佩服了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过去两个多小时,已经快11点了,一坐两个多小时,腰酸背痛手腕累,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,他准备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将答完的帖经卷子收起来,空出桌子,拿出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上好的龙井茶,可惜凉了,算了,天热,正好当凉茶喝。

    休息了十分钟,在巡场考官再次路过之后,秦观又摊开墨义试卷,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墨义共五题,有些类似简答题,是一种简单的对经义的回答,只要熟读经书和各类注释文字就能回答上来。

    第一题:

    子曰:“父母其顺矣乎!”

    啥米东西,不懂,查手机。

    在科举APP上搜索一下,立刻给出答案,而且还是分墨义题答案、论题答案和策问题答案。

    咱这300万可不是白花的。

    将答案轻松抄上,继续搜索下一题,这样考试就是爽,虽然写毛笔字写到手腕疼,可还是忍不住答下去。

    五道墨义题终于答完,秦观大大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累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手腕子要折了,不行,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此时日当正午,外面知了傻傻的叫着,小小的考房内也是暑气难当,秦观拿出一个白纸折扇,用力给自己扇起来。

    倒一杯凉茶,一口干掉。

    古代就这点不好,除非在家里,要不然不管多热的天,也要穿着一身长袍,里面还有一身衬衣。

    此刻秦观十分想念他的汗衫大裤衩,空调房和按摩椅。

    偷偷看一下手机时间,已经下午一点了。

    刚刚紧张答题,他竟然没有感觉肚子饿,可能是紧张刺激的原因,现在放松下来,立刻感觉肚子咕咕叫。

    拿出食盒,从里面拿出一样样吃食,开始大吃起来。全都是凉的,远没有平时在家里芸香伺候着吃饭舒服,不过考试中间,你还能强求什么。

    吃过之后,又偷偷尿了一泡尿。

    天气闷热,味道实在不好闻。

    捏着鼻子,伸脚悄悄将尿桶从桌下推到外面,这才感觉好一些。这时旁边却传来两声重重的咳嗽声,似乎是在抗议。

    秦观偷偷笑了一声,也不去管那位受到他熏陶的仁兄,这时候,谁也顾不上谁了。

    这古代考试还真是受罪,

    其实院试还算好的,只有一天时间而已,如果是乡试、会试,那才是对考生真正的考验呢,一连考三四天的都有,有的分开,有的甚至是连考,绝对是身心两方面的双重考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