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3章:交白卷乎

    此刻秦观答完帖经和墨义,只剩最后一题。

    “诗赋。”

    休息的差不多了,秦观打开试卷。

    说起来,诗赋这一课考试有难有易,如果是乡试的诗赋,绝对给你出大招,有韵律要求,升调或者降调,甚至还有规定必须用到哪些字的。

    这样作诗,对考生绝对是一大考验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来说,也限制了考生的自由发挥,很少能出什么灵气逼人的好诗词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这次只是院试,学政大人没有太过为难这帮学子,只是出了一个考题。

    “写六月西湖,五言、七言、词皆可。”

    这个题目学政大人出的也是讨巧,这里是杭州,如今也正是六月天,出这个题目也算应景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学政大人出题随意,每年他都要到各府参加主持院试,哪有那么多题目好出,太刁钻的题目,如果这些考生都答不上来,那也是他这个全省主管教育的学政的失职不是。

    这个题目写出诗词不难,但写好,就未必容易了。

    秦观这次都不用查手机,脑子里就出现一首诗。不过他忘记是哪个年代哪位诗人写的了,又用手机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呵呵,太好了,是南宋的一位诗人,不是唐以前的就好。这首诗又应景又简单,还有名气,用它绝对不差。

    摊好试卷,用手机压上,狼毫笔沾了墨汁,刷刷刷写出一首七言绝句。

    “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,

    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    写完,收工,秦观心里那个畅快,这次的秀才,自己拿定了,钱家兄弟,就等着跳湖吧。

    终于考完了,秦观只感觉浑身疲累,他还真的很少如此用心努力做一件事情,今天也算是头一遭了。

    看看名字写的不差,其他地方没有疏漏,秦观将卷子卷好,放在一旁,考院有规定,没有火灾等重大事故,不得开锁,考生就算答完,也要等到开闸的那一刻。提前交卷,可以,不过要在偏殿等着,等所有人考完,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秦观觉得,出去等还不如在考房等呢,往长条凳上一躺,开始迷糊起来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只觉得有人喊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位考生,醒醒了,要交卷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迷糊着醒过来,张开眼睛就看到考房外站着两个小吏,手里拿着竹篮,里面已经放着好多试卷。

    秦观将试卷递过去,其中一个小吏打开秦观的试卷,拿出一张白纸,四周仔细抹好浆糊,然后将秦观的名字糊住。

    秦观心想,这就是糊名了吧。

    秦观听郑达介绍过考场规矩,因为前些年有人举报过主考官舞弊,朝廷对科举考试做了限制,有了糊名一说,以避免主考官偏袒自己人和收受贿赂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却想到,只糊名有什么用,照样可以从笔画字迹上看出端倪,后世还有誊录呢,直接让人将考生的卷子重新抄一遍,那才厉害,不过好像也避免不了舞弊。

    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终于考完了,睡在板凳上,咯得骨头疼,浑身黏糊糊的好难受,赶紧回家洗个澡,而且还是让芸香给搓背的那种,呵呵呵。

    秦观麻溜的收拾了东西,随着人流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一出来,秦观就听到二宝在外面喊:“少爷,少爷我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在接人的人群里看到了二宝略显瘦弱的身子,二宝卖力挤过来,赶紧接过秦观手里的箱子。

    芸香也赶紧上前,手里还提着一个木盒,在秦观面前打开,里面泛起丝丝白气,一股凉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芸香从里面拿出一个茶壶,给秦观倒了一碗,立刻端给秦观,“少爷,喝一碗冰镇酸梅汤解解暑气,夫人知道少爷酉时出来,掐算着时间遣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二宝还在一旁关心道:“少爷,累了吧,我以前去考场看过,都是一个个的鸽笼小窝,少爷在里面蜗了一天,这么热的天,又没有冷饮又没有芸香打扇,肯定受罪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接过酸梅汤,入手冰冷,一口喝下去,只感觉浑身都舒爽了,在考场闷热了一天的燥气也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喝了酸梅汤,芸香又递过一条毛巾,秦观用毛巾擦了手脸,感觉清爽多了。

    “走,回家。”

    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转身往外走,刚走出去十几步远,前面就看到一群人。

    柳肃柳纯元,钱家兄弟钱茂钱盛,还有几位书生,这些人的目光都看向秦观这边,秦观就知道,这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大才子秦观秦公子吗,少游兄,在考院枯坐一天,是不是感觉很难受啊,尤其是那种面对卷子,却一字也写不出的情况下。”钱盛直接开口讽刺。

    “秦兄不会是交了白卷吧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他们兄弟被打,两人与秦观的仇恨基本上就已经摆在明面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钱茂嘴角勾着笑意说道:“哎,我觉得秦兄不会交白卷,最起码也要写上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大笑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还记得我们与秦兄有过赌约呢,没有考中就跳湖游水,秦兄啊,可惜要三年以后,不过秦兄,我看你也是考不中的,不如今年就跳了吧,这两天天气实在是热的很,也好趁机落得凉快。”钱盛继续嘲讽。

    秦观脸色不变的扫视了一圈这几个人,最后在柳肃身上定格了一下,柳纯元一袭白色儒生袍,头戴秀才帽,手中一把折扇,上面隐约可见一首诗词,看向秦观的眼神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可是秦观在他眼中看到的,却全都是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好像秦观在他眼中,就是一个随意揉捏的对象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柳肃始终没开口,也没有说一句嘲讽的话,可是秦观知道,这群人都是柳肃的狗腿,他们堵在考院门口来嘲讽秦观,必然是柳肃的授意。

    秦观淡淡一笑,说道:“两位钱兄,你就如此肯定我不能考中秀才吗。”

    “秦观,如果你能考中,那这杭州城,我想谁都能考中。”钱盛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明日就会开榜,到时候一看便知。就怕到时候我考中了,两位钱兄不履行赌约啊。”秦观摊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秦兄的意思,如果今科考不中,就要履行赌约喽。”钱茂又开始套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