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5章:字太烂,评卷不过!!!

    教不严,师之惰。

    这话没错。

    可秦观又不是老实孩子,从不肯好好用功。

    只能说,

    秦观的老师,何其无辜。

    虽然穿越来的秦观断断续续练了两个多月的字,可绝对算不上刻苦,那一笔字依旧是烂的一逼,顶天算得上能看清字体,却是没有一点美感可言。

    “崔兄,你觉得此卷应该怎么判。”林奇问道。

    崔善福想了想道:“就判个乙下吧。”

    林奇叹了一声,道:“如果字好一些,哪怕算得上工整,也可列为上等,甚至案首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林奇为这名考生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崔善福点头,“是啊,不过考生的字也在考核范围之内,这位考生的字,确实差的太多,不录取都不为过,给一个乙下,还是看在答题和这首诗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古代科举考试,除了答题正确外,卷面是否整洁、字体的好坏,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评判标准。

    崔善福说的没错,以秦观这笔字,没有被初审官丢在一边,已经算是幸运了,估计也是看在这名考生的答题和诗赋上的不俗。

    林奇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:“崔兄,不如我们判他不过,你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?云霞兄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奇放下秦观的卷子,说道:“此子功课很扎实,文采也是不俗,虽然不知道是哪家书院的学子,不过看的出来,却是一个读书的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认可的点点头:“确实如此”。

    如果秦观听到两位主考大人对他的评价,说他是读书种子,没准会笑的仰倒过去。

    林奇继续说:“既然他有这学问,却被一笔烂字拉下评级,着实可惜,不如不过。我们可以把他叫来,教导一番,让他好好练字,明年必定能高中一个案首,此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奇的出发点,确实是为了这名考生好。

    一个案首和一个中下游,虽然只是秀才,但也没法比,案首会让考生扬名,对以后的考试也有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秦观此刻正睡的舒坦,他不知道,自己可能因答得太好被林大人看重惜才,又因一笔烂字而不被录取秀才,估计秦观会哭死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与钱家兄弟的打赌也会输,

    明天秦观就要跳西湖了。

    听了林奇的话,崔善福也有些意动,可是想了想后,他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云霞兄,我知你是为了这名考生好,想让他明年夺一个案首,可是这对此考生却有些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今年是三年一次的大比之年,八月乡试秋闱,明年二月会试春闱,如果今年不录,这名考生就要等上三年,有可能就会耽误了此考生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一说,林奇也意识到这点,如果平常年份还好,可今年却不行。

    院试每年都有,可是大比之年却三年一次,如果今年不录,会白白耽误人家三年时间,三年时间不短,世事变迁,或许就会蹉跎一个考生的一辈子,一个院试案首,确实不值等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崔善福拿起朱笔,在秦观的考卷上写上了评判,“乙下。”

    林奇对这名考生,依旧心存惋惜,想了想对崔善福说道:“崔兄既已评卷,那我们揭开此考生的糊名,看一看到底是谁,如果以后有机会,也好当面教导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不破坏规矩,崔善福也好奇,叫来小吏,将糊名打开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名字后,崔善福到是没什么反应,可林奇却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随即林奇摇头苦笑起来,嘴里喃喃道:“怎么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看到林奇的表情和话语,心中好奇心大起,问道:“云霞兄,莫非认识此考生。”

    林奇苦笑着点点头,“确实认识,秦观,真没想到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此考生与林兄有何渊源吗。”崔善福问道。

    林奇道:“要说渊源吗,确实有些,崔兄或许也认识此子的父亲,户部郎中秦彰。”

    “秦彰,到是有过几面之缘。如果我没记错,前年院试,录取了一名叫秦蔚的考生,也是秦彰的儿子。”崔善福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林奇道:“崔兄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拿起茶杯,也不嫌弃茶已凉,抿了一口道:“看来这秦彰的教育不错,两个儿子都读书成才了。”

    林奇却摇了摇头,是开口说道:“或许那秦蔚还不错,但这秦观,却是杭州城有名的纨绔,传闻很多,被称为杭州城最不学无术之人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听了之后,差点没有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
    指了指桌上的卷子道:“这样的功课,这样的诗文,还被称为杭州城最不学无术之人,难道杭州如此人才济济了吗。”

    林奇微微一笑,开始讲起秦观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秦观纨绔之名由来已久,后来我打听过,好像牵扯到秦家与御史柳家的恩怨,这些不说。后来秦观与他人打赌,说要考中秀才,如果考不上,就去跳西湖游上岸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秦观报名之时,已经过了推介期,秦彰亲自给我写了一封信,希望此子能够参加今科院试,你也知道,我与秦彰乃是同年,也就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林奇到是磊落,直接将这些事情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官场,照顾同年同窗,实属正常,林奇推介秦观这件事情,没人会当作是什么徇私舞弊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听说过这秦观纨绔之名,本不想推介,可是却听说了那秦观的一首词,却是打动了我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问道:“云霞你也是诗词大家,文坛扬名,什么词能够打动你。”

    当即林奇将那首‘蝶恋花.花褪残红青杏小’读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首词,林奇初时听到就觉得美妙无比,之后越品味越觉得有味道,甚为喜欢。

    至于传言这首词是秦观买的,林奇却是不大信,这样一首可以流传后世的好词,可以让人瞬间扬名,身价百倍,谁舍得卖,莫非傻了不成。

    崔善福也是进士出身,对诗词一道造诣也不浅,又是提督学政,主管教育,看的诗词千千万,一听之下也顿时觉得这首词绝对是一首可以流芳后世的佳作。

    “能写出这首蝶恋花,难怪能够写出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诗句,看来此子在诗词一道上,颇有造诣。”崔善福夸奖道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桌上卷子上那些歪七扭八的字迹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连崔善福也有了评判秦观不过的心思,这样的才学,可是却写的一手烂字,真是令人气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