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7章:高中秀才最后一名

    科举舞弊历来不绝。

    “通关节”、“走后门”可以说是舞弊中最常见的一种,通过贿赂考官或与考官拉关系,使其抬高卷子评高分,金榜题名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枪替、冒籍、夹带这些小手段。

    秦观的父亲是户部郎中,与提督学政疏通一下关系,让秦观考中秀才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秀才还算不得官身,只是一个进身之阶,提督学政一言而决的事情,不大可能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钱茂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脸色变得愈加难看起来,他之前对赢秦观可以说有十足把握,可是现在想来,秦观如果通过疏通关系拿到一个秀才身份,也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柳兄,我们应该怎么办。”钱茂问道。

    柳肃想了想,脸色不善的说道:“朗朗乾坤,岂能容小人猖獗,如果那秦观不中则罢,如果真的考中,必然是舞弊得来的,到时候我们就闹上一闹,自然有人顶不住压力。”

    柳肃的父亲就是监察御史,柳肃耳闻目染,对这一套告人的本事到是学了几分。

    钱茂的心又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咣!咣!咣!”

    三声铜锣响。

    考院大门打开,一群衙役出来,将张榜台围住,避免人们太过靠近,一名学政官员走出来,站在台阶上高声喊道:“巳时一到,张贴今科杭州府院试录取名单。”

    有人搬来高凳,刷了糨糊,学政官员将帖子张贴上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榜单,有的神情紧张,有的神情激动,有一位老大爷,胡子都白了,看着榜单贴出来,呼吸急促,一看就是紧张的不行。

    可惜,现在他们什么也看不到,因为上面还覆着一张明黄纸呢。

    “通!通!通!”

    三声炮响,学政官员高声喊道:“开榜”。

    人们的眼睛都瞪得滚圆,看着官员小心翼翼的解开明黄纸,露出第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头甲第一名,徐长友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有人发出一阵惊喜的大叫,“案首,我是案首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徐兄高中案首,今后必定一路通途,高中状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恭喜长友兄。”

    徐长友稳了稳心神,将搭在肩上的发带往后一甩,很有几分潇洒劲的说道:“今天观月楼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如此,必须尽兴。”

    不管这边的热闹,榜单继续往下开,第二名孟凡通,人群中又是一阵喧闹庆贺之声。

    然后一路开下去。

    秦观此刻也变得紧张起来,虽然有几分把握,但是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秦观的眼神很好,虽然隔着四五米远,可是榜单上的名字却看的清清楚楚,榜单一路开下去,始终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,秦观也开始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此刻秦观的心也忍不住突突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中,接下来可就要丢大人了。

    榜单已经接近尾声,始终没有秦观的名字,柳肃和钱茂对视一眼,两人都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,钱盛还不忘讽刺秦观一句:“秦观,已到榜尾,看来你今天注定要跳湖游水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秦观沉着脸,也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第五十二名,高沅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十三名,秦观。”

    榜单揭到最后,秦观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他也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是最后一名,可是也上榜了不是吗。

    咱现在也是秀才了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观脑海里传来系统提示因,“宿主完成第一个系统主线任务,考取秀才功名,获得系统奖励,请查收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生狂喜,赶紧查看起系统面板。

    名字:秦观。

    级别:凡人。

    技能:书法。

    装备:无。

    宠物:无。

    奖励物品:呕吐符。

    秦观看到自己的系统面板上,技能栏多了一个书法,就是一愣,这就是对自己的奖励吗。

    心神点了一下书法技能,出现大量信息,一会后,被秦观大脑吸收,秦观觉得,自己现在就是一名书法大师,能够写出很多优美的毛笔书法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秦观还是有些悻悻然。

    书法啊,这个有毛用。

    千辛万苦,提心吊胆,花了好几百万才得到的系统奖励,就是一个书法,他觉得不值。

    他觉得,怎么也要给自己一个超级拉风的技能才好啊,

    飞天遁地什么的,就可以。

    刚要呼唤系统,就听外面有人喊叫起来,秦观只得退出系统,准备等清静的时候在查看。

    当秦观的成绩出来,

    再看不远处的柳肃和钱家兄弟,刚刚还说说笑笑,在看到榜单最后一名的时候,突然好像被卡住,呆立不动了。

    钱盛大声叫起来,“怎么可能,秦观怎么可能考中秀才。”

    郑达和一群好友也看到了秦观的名字,高声欢呼起来,郑达大声喊道:“少游兄,少游兄你真的中了秀才,虽然是最后一名,可也是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秦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兄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恭贺,秦观也高兴的回礼。

    榜单已开完,以往人们就应该逐渐散去,可是此时,人们却没几个离开的,因为还有一场大戏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秦观冲着钱茂钱盛两兄弟拱拱手,说道:“两位钱兄,秦观愚钝,但也中了今科的秀才。两位不是说已经在西湖租了画舫吗,正好,我们现在就移师西湖,好一观两位钱兄跳水的英姿。”

    此刻钱茂钱盛两人脸色难看至极,柳肃也是神色阴郁,钱茂被秦观讽刺,呼吸急促的说道:“秦观,以你的学问,肯定是考不中的,你这秀才,必然是舞弊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原本还围在钱家兄弟跟前的人,立刻往外散开。

    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这种话可不能乱说,直言秦观舞弊,那不就是说负责考试的提督学政舞弊吗,这话可不能乱说,他们这些**可不想参与。

    秦观一听,立刻板起脸说道:“钱茂,这种话你也敢乱说,你可有真凭实据,如果没有,那就是诬告,诬告可是要反坐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说我舞弊,我找谁舞弊的,如何舞弊的,你可有证据,钱茂,乱说话也是要负责人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开始拉虎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