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38章:科举舞弊大案

    钱茂听秦观这么说,也有些胆怯,看向柳肃,柳肃冷着脸,对着钱茂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钱茂狠了狠心,他知道,如果不掀翻秦观,他们兄弟二人今天就要跳湖,颜面丢尽,可能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柳肃点头,好像有了主心骨,立刻道:“以你才学,必然不中,我怀疑你就是抄袭。”

    秦观冷冷一笑,“钱茂,赌输了就用这种方式来耍赖吗。我劝你,不要随便耍贱,会伤到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秦观你心虚了吗,总要到提督学政大人那里说上一说。”钱茂气势愈加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考院前的骚乱,自然有官员看到,这时就有人过来呵斥,考院重地不得喧哗,钱茂立刻上前道:“大人,我要告今次科举有人舞弊,请大人上报学政大人。”

    那名官员一听就愣了,告科举舞弊,这可是天大的事,不敢做主,问清钱茂的情况,冷着脸说了一句,“都在这里等着,不得继续喧闹。”

    立刻跑近考院通知提督学政崔善福。

    崔善福此刻刚刚起来,脸上倦意未消,可是听到下边人汇报外面的情况后,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状告舞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名叫钱茂的秀才,状告今科院试最后一名秦观。”官吏道。

    崔善福一听,秦观,知道啊。

    别的考生他或许印象不深,但是对这个秦观他却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昨天与林知府看过秦观的卷子之后,崔善福气恼秦观有才学,但不努力练字,最后在秦观的卷子上批了一行字,

    “只作最后一名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说,不管今科收录多少秀才,评分如何,哪怕不如秦观的,秦观也只能是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可见对秦观这笔字,也是深恶痛绝了。

    可崔善福转念一想,心中却升起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如果是状告案首不符,还有可能,可是告最后一名,这叫钱茂的秀才是不是有病啊。

    穿好官服,带着一众官员衙役出了考院大门,人们看到提督学政大人出来,自动后退,嘈杂的场面为之一肃。

    崔善福不怒而威,扫视了一下外面黑压压的人群,朗声道:“是谁要状告科举舞弊,进到前来。”

    钱茂此刻也有些手脚发虚,可事到如今已经不能退缩,走过来对着崔学政深深一揖,“学生钱茂。”

    钱茂也不知道,为何会弄到这一步,他心里虚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状告何事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钱茂只能咬咬牙,硬着头皮说道:“学生状告秦观舞弊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皱眉问道:“你可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钱茂一窒,“学生,学生知道那秦观不学无术,虽是杭州府学学生,但从没好好上过学,今次考试却中了秀才,必然是他舞弊抄袭而来,请学政大人明查。”

    还好钱茂没有作死说是崔善福徇私,只说秦观自己抄袭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崔善福冷冷一笑,“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吗。”

    钱茂听出学政语气不善,低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当官的怕出乱子,平平安安最好,院试开榜,就喧嚷着舞弊,这里围观的群众有一两千人,这可不是小事。如果这钱茂有真凭实据还好,只凭主观臆测就敢告人,还弄出这么大动静,崔善福心中已经是恼了这钱茂。

    崔善福对左右官吏说道:“来人啊,请杭州知府过来,再叫人摆上桌案,今天本官就在这考院外公开审一审这科举舞弊大案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一项比较注重官声,这里又有几百名今科考生,无数有秀才功名的书生,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状告舞弊,绝对是大案,崔善福心中无愧,准备来一个公开审理,快刀斩乱麻,所以弄出了一个考院外现场审案。

    摆好桌案,打开场子,两班衙役分作两边站好,弄得和衙门大堂没有什么区别。弄好这一切,林奇林知府也过来了,在路上,他也已经问清了原由,直接坐到另一侧。

    审案现场外围,是不下两千人的杭州书生和百姓,人头攒动,这次的事情,真是弄大了。

    崔善福一拍惊堂木,喝到:“钱茂,你状告秦观科举舞弊,现在由我和林知府审理此案,你可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钱茂此刻已经额头满是汗珠,深深一揖后说道:“学生没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将你状告的事情说一遍。”崔善福道。

    钱茂深吸了一口气,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道:“今次院试,杭州府学子秦观秦少游也参加了考试,并中了秀才最后一名。我与那秦观曾经是同窗,知道这秦观平日里浪荡成性,根本就不曾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授业老师也说过,秦观此子顽劣不堪,朽木不可雕也,但是他这次却考中了秀才,所以学生认为,这秦观绝对是通过舞弊手段,通过的考试,请大人明查。”

    听完钱茂的话,坐在堂上的林奇也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崔善福不再理会钱茂,再次一拍惊堂木,“带秦观上堂对峙。”

    秦观知道,该自己出场了。

    虽然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,心里既新鲜又带着几分忐忑,但是他却保持神色镇定,大步走出人群。

    “学生秦观,见过两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和林奇都是第一次见秦观,看这秦观,年岁不大,但长的却很是俊秀,看到两人没有表现出一点畏缩,到是有几分气度,在加上之前的诗词,两人对秦观的第一观感还不错。

    崔善福开口道:“秦观,你的同窗钱茂告你舞弊,你可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没有作弊。”

    秦观回答的干脆利落,这就完了。

    让林奇和崔善福也都是一愣,崔善福问道:“钱茂告你,你就没什么可自辩的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脸上正气凛然的说道:“清者自清浊者自浊,我心中无愧,不怕别人告。”

    反正没有被抓住,谁也奈何不得他,秦观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众人以为他说完了,可秦观却又开口了,“大人,其实钱茂告我舞弊,我能够理解,我们之前有过一个赌约,如果我考中秀才,他钱茂钱盛两兄弟就要去西湖跳湖,考不中,那就是我秦观跳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