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40章:革除功名杖责三十

    看到崔学政有些为难,秦观动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已经决定,今天必须将这钱茂打下去,要让他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钱茂一看秦观与他说话,到是有些高兴,他不怕对峙胡搅,就怕台上的学政大人直接判案。

    钱茂眼眉一挑,道:“你的卷子就摆在这里,字如狗爬,比七岁学童还不如,你还说你的字不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字,都能考中秀才,真是学子之耻。”

    秦观淡然一笑,说道:“钱兄,你说我的字很丑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非常丑。”钱茂道。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“其实我是故意如此写的。”

    钱茂一愣,不知道秦观玩的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观故意挺拔身子,双眼微微上抬35度角,下巴与脖子平齐,用一种凛然的语气说道:“考试前,我突然想到一事,如果我用书法显人,别人只看重我的书法,而不看重我的才学,那将是读书人的悲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提笔之时,我就决定,只用真才实学来考院试,不靠我的书法,所以我才故意将这些字写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说完,依旧保持姿势不变,神情中洒脱不羁带着几分落寞,狂放中带着几分执着,确实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钱茂看着秦观,冷声道:“秦观,你的意思是说,你的书法非常好,已经好到掩盖你的才学,所以你故意写的这些烂字,是这样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钱茂大笑出声,然后瞪着秦观冷冷说道:“你的学问怎样,以为我不知道吗,既然你说你书法超绝,那你敢不敢在这里,当场写一副字,让所有都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摇头,用有些悲伤的语气说道:“钱兄,我们好歹同窗一场,你诬告我舞弊,我知道你是不愿意履行赌约,钱兄,莫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,要知道,诬告是要反坐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大人承认个错误,然后去跳个湖,履行赌约,或许大人会从轻发落呢。”

    钱茂咬着牙:“秦观,莫要在这里说这些诓骗小孩子的话,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书法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观叹了一声,神情很是落寞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却是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转身对着台上提督学政崔大人和林知府道:“两位大人,本只是个玩笑,秦观不愿和钱兄闹得如此,可是钱兄不依不饶,学生实在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请两位大人允许秦观当场演示书法,以正吾身,并请两位大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秦观这家伙实在太坏,最后几句话,彻底将钱茂套死,如果他的字真的写的好,那钱茂也就在没有任何借口了。

    崔善福点了点头,“来人啊,搬来桌椅,备好笔墨纸砚。”

    东西准备齐全后,秦观站到桌前,也不坐下,站立持笔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在考试时,院试的帖题诗是六月西湖,当时学生想出了两首诗,最后因为那首‘别样红’更帖题,所以就用了那首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正好有机会,学生就将想到的另一首诗写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再看秦观,右手持笔,刷刷刷,一气呵成,写了一首七言绝句,放下笔,对着两位大人说道:“请两位大人评判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钱茂,笑着说道:“也请钱兄看一看秦观的拙字。”

    钱茂早已经没了规矩,立刻上前,可是当看到桌上的字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,最后只剩下一句话,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崔善福和林奇走过来,两人围着桌子看了一会,林奇率先开口道:“好诗,真是好诗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却摇了摇头,“云霞兄,我到是觉得秦观这字,却是已有神韵,又自成一家,真是好字,好字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位大人因为秦观的书法和诗文对峙起来,其他学子心里都急的如抓痒痒,都想进前一观,可是又不敢逾越,没看两边还有百十名衙役呢吗。

    崔善福和林奇最后也没有争执出是字好还是诗好,最后崔善福反应过来,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呢,他对着旁边的衙役说道:“抬着桌子,绕场一周,也让所有学子们看看,钱茂口中不学无术、一笔烂字的秦观,究竟写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衙役抬着桌子,走入人群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后,人群开始喧哗,

    “好诗,真是好诗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秦观的字吗,没想到秦观能写出如此好字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,念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有人高声念到: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

    诗词念完,有些才学的立刻能感觉到这首诗的意境之美,把西湖比西子,多贴切多生动啊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真好,写尽了西湖之美,绝对是西湖的绝顶之作。”

    一名好书法的秀才说道:“我觉得秦观的字好,笔走龙蛇、奔放洒脱,中锋饱满、畅快淋漓,已有大师风范,真是好字。”

    有秀才点了点头,“确实如此,难怪秦观会说出刚刚那话,如果用这样的字答卷子,考官只看书法,反而不会去看才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,这秦观确实是有才学的,要不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诗文,前有青杏小,后有别样红,现在又写出这首西子湖,我看他的诗才不输咱们杭州的沈大才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秦观此前没有学问,怎么突然之间学问大涨呢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真是道祖赐福,开了灵窍呢。”

    “秦观拿出这首诗,写出这幅字,足以说明其才学不俗,考一个秀才还不是手到擒来,我觉得,如果秦观愿意显露才学,拿到今科案首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如此觉得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人们对秦观的观感不似从前,可以说发生了极大的转变,以前的纨绔,突然成了才子,这也是被人津津乐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或许从此之后,秦观纨绔之名不再。

    而变成极富诗才的秦二秦公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惊堂木响。

    将所有人都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人们才意识到,眼前还有一场官司呢。

    堂上两位大人正襟危坐,崔善福冷着脸说道:“钱茂。”

    钱茂吓得身子一哆嗦,立刻躬身。

    “钱茂,你身为秀才,毫无真凭实据,却诬告同窗科举作弊,险些造成本省科举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堂木响。

    随后崔善福冷声说道:“我以本省学政之名,革除你秀才功名,永不的参与科考,令因你诬告,杖责三十,当场执行。” 看到不少老朋友过来,大雨感动,感谢咔嚓的掌门,至于老书,暂时只能如此,只能暂避锋芒,无奈。新书还粉嫩,要大家多关注多浇灌,才能茁壮起来,最后一句,今天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