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45章:不敢置信的秦彰

    秦观指着一套首饰说道:“这些很漂亮,应该是一套吧,有什么说法吗。”

    周泰祥说道:“这是一套头饰,共分七件,分别是笄、簪、钗、华胜、步摇、篦、钿。”

    然后周泰祥稍稍压低声音道:“这一套金饰,是按照我大赵国公主的规格打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公主规格打造,这不是逾制吗,官府不管吗。”秦观微微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泰祥笑笑:“有些小小的改动,比如九尾凤凰钗,改成三尾,比如上面镶嵌的珍珠,改成蓝宝石之类的,而且官家亲民,对这一块管理的也不严,官府也不会多管,再说,这是大婚时候用的,女人一辈子可能就带一次,也就没人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解释,秦观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套首饰确实非常漂亮,秦观就想着,买回去送给徐清兰。

    徐清兰借给自己的钱,是千辛万苦从她老爸那里骗来的,秦观记得这份人情,不能只还钱了事,必须给准备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套首饰就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套首饰多少钱?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六百八十八贯。”

    “钱数还挺吉利的,给我弄一个好些的箱子装好,钱在账上扣吧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周泰祥满脸堆笑应了,他现在不怕秦观拿东西,卖出去的都是赚的。

    秦观又让周泰祥将每只手镯单独装盒,都是用的那种精品檀木盒子,周泰祥以为是为了送人方便。

    那套首饰也单独装了一个小箱子,很精致的檀木首饰箱。

    东西弄好,秦观和周泰祥下楼,二宝一直在楼下等秦观,看到少爷下来,赶紧迎过来。

    周泰祥叫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护院,负责送秦观回去,今天在这里拿的东西,可是价值三四千贯呢,他怕万一路上在出点闪失。

    护院抱着大箱子,二宝抱着首饰箱,秦观摇着折扇,告别周泰祥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处文房四宝店的时候,秦观想起来,自己回到现代,如果想写字,还要去买笔墨纸砚,反正这次带的东西不多,不如在这里买了带回去,而且他觉得,古代的笔墨纸砚,好像比现代的还要好用。

    秦观在街上最好的一家文房斋,挑选了一块歙砚,四大名砚之一,秦观也听说过,湖笔一套,上等松烟墨五块,精品宣纸两刀。

    要不说学文不易呢,就这点东西,就花了秦观近200贯,真不便宜。

    其实主要是那块歙砚比较贵,老板说是极品歙砚,要价180贯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,就有下人送来几份请帖。

    秦观好奇是谁送给自己的请帖,打开一看,原来都是一些同窗,或者相熟的书生秀才,邀请自己参加什么诗会的请柬。

    还有邀请自己加入某某学社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秦观,可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,以往想往文人圈子里凑,都要找一两个相熟的人带着才好进去,哪像现在,已经有人开始送请帖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一点,秦观现在在杭州城已经有些名气了。

    他那三首诗的作用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他纨绔的名声,也有了很大改观。

    其实古往今来,浪荡之人多得是,像柳永柳三变,科举不成,整日泡在烟花柳巷,靠女人养活,照样成为一代诗词大家,在当时也被很多人追捧。

    所以说,有学问的人,不怕你浪,那叫文人风雅、放荡不羁。

    没本事的人去浪,那就是不学无术、眠花宿柳、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在古代,才名诗名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就算别人不认识你,可是知道你的诗作,自然会奉为上宾。

    到哪里都吃香,而且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比现代的明星还要牛逼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却打定主意,不会轻易参加这些诗会,主要是他自家知自家事,虽然他手机里有很多后世诗词,可是这些诗会都变态的很,没准就来一个出题诗、接题诗、连题诗。

    或者别人出上半句,让你接下半句,这都是文人间的游戏方式,可是秦观却真的玩不来。

    秦观吩咐:“这些帖子回复时,就说少爷我准备参加八月秋闱,正在闭关苦读,没有时间参加诗会,十分抱歉。如果以后还有人送这种请帖的,就直接这么回。”

    下人赶紧应了。

    当秦夫人知道秦观这个答复后,也是高兴的很,双手合十连连敬拜,口中念道:“真是感谢道祖,观儿这是真的开窍懂事了,都知道自己用功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过两天还要去一趟抱朴道观,再给道祖供奉一份香火钱。”

    此时,远在金陵城的秦彰,也接到了家中的来信。

    当他打开书信看完之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,又仔细看了看字迹,确实是自家夫人所写,秦彰喃喃道:“观儿怎么可能考得上秀才,莫非夫人也得了失心疯不成。”

    秦彰高声吩咐一名下人,“去将秦喜叫来,再派人将大少爷请来。”

    秦蔚前脚进屋,还没有问父亲叫他何事,秦喜后脚就来了,行礼后问道:“老爷,叫小的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秦彰板着脸,“我且问你,家中可一切安好,老太太,夫人和二公子身体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喜赶紧回道:“回老爷,老太太好着呢,每天还能在院子里走几回,大夫人和二夫人都挺好的,二公子身体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彰皱着眉,“这封信是大夫人亲手交给你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大夫人亲手交给小的。”

    秦蔚看向父亲,觉得今天父亲怪怪的,怎么总问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,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,他也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,秦彰实在忍不住问道:“观儿参加科举,可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喜的脸上立刻现出喜色,说道:“老爷,二少爷高中秀才,秦喜已经给大夫人磕过头,讨过喜钱了。”

    秦彰脸色神采变换,一会儿是高兴,一会儿是不敢置信,最后再次问道:“那夫人信中说,观儿考中了秀才,是真的喽。”

    秦喜道:“当然是真的,那天还是我赶车去送少爷看榜的,您不知道,那天可热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