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48章:极品田黄冻石

    通过观察系统发布的这两个主线任务,秦观算是明白了,系统绝对是准备让他将科举进行到底。

    估计乡试完了还有会试,会试完了还有殿试。

    要想完成任务,他现在就必须多做准备,广撒网多捕鱼,如果真的考不过,那他就真的只能做一个古人了。

    作古,作古。

    那不就是死了吗。

    秦观告诉林铁生,这次要下大力气搜集考题和答案,这次给他们两个半月时间,到时候不管收集多少,必须截止,然后将资料库装到原先的资料库里。

    对于秦观的要求,看在钱的面子上,林铁生欣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当秦观离开后,林铁生和朱策划对视一眼,林铁生撇撇嘴道,“这样的脑子,家里有多少钱也得败光喽。”

    朱策划拍拍黄檀木箱子,笑着说道:“人家这是执着,懂吗,和那些‘为艺术现身’的人一样,情操高尚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信吗!”

    朱策划摊摊手,“我是不信啊,可是说这些话的人,他们自己信。”

    离开浪潮科技,看看时间下午三点,秦观想了想,又给富春拍卖行的老板韩宏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韩叔,我是秦观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秦观的电话,韩宏很是热情,“小观啊,怎么有时间给叔叔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叔,我有些东西想要您给掌掌眼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韩宏就是一窒,试探着问道:“小观啊,不会又是古董吧。”

    上次拿两个假瓷瓶过去鉴定,韩宏还为秦观担心了一把,最后还是给秦汉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看着老友的孩子被骗不打声招呼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通过上次的古董,韩宏对秦观玩古玩的水平也有了认识,韩宏的建议就是,最好别玩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回道:“我不玩那个了,这次是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在拍卖行呢,你过来吧,我看看是什么石头。”韩宏也没仔细问,见面再说。

    秦观开车回了一趟家,打开装着宝物的檀木箱子,从里面挑了两块较小的田黄石,避免磕碰,想用些东西包裹一下,可左右找不到合适的东西,最后干脆用‘心相印’一包了事,直接装进兜里。

    开车来到富春拍卖行,熟门熟路的来到韩宏的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韩叔。”

    韩宏站起来,“小观来了,来坐,这次带了什么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不客气,伸手在衣兜里一掏,掏出来两个纸团放在桌上,韩宏愣愣的看着两团皱巴巴的卫生纸,嘴角有些抽搐。

    要不是老朋友的儿子,没准直接给轰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。”看那两个像是用过的卫生纸团,韩宏都失去了打开的欲望。

    可是可恨的是,秦观并没有伸手打开,而是做好看着韩宏,嘴里还说道:“韩叔,我觉得是好东西,你自己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韩宏微皱着眉头,伸出两指捏住两头,慢慢拉开卫生纸团,里面出现的东西,却瞬间让他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,田黄石。”

    韩宏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东西的来历。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。

    韩宏又急不可耐的打开另外一个纸团,里面同样是一块田黄石,看这两块田黄石,一块鸭蛋大小,一块鹅蛋大小,全石通体明透,似凝固的蜂蜜,润泽无比。

    韩宏也是鉴定师出身,眼力自然不差,只是一扫就能看出,这两块都是田黄冻石,田黄石里的最顶级品。现在田黄石备受追捧,这样的田黄冻,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个漂亮的小家伙,韩宏都有些微微激动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盒子,将两块田黄石放到里面,将那两团卫生纸嫌恶的丢到纸篓里。

    按下桌上的电话,“叫陆老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回道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陆老敲门进来,看到一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,陆老虽然上了岁数,但是记性不错,一眼就看出,这是上次拿着两个新瓷瓶过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心说,这小家伙不会又拿什么新货来考验自己的眼力了吧。

    “陆老,你来,看看这两件东西的成色。”韩宏有些兴奋的叫陆老。

    陆老走到办公桌前,一眼看去也是眼前一亮,身子不自觉的趴近,仔细观察起来,然后上手拿起一个,细细摩挲感受,好一会儿后又拿起另外一个,同样感受一翻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陆老才将石头放下,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:“入手滑润,有一种侵油的感觉,色泽明黄,如同蜜汁,真是两个好物件,极品田冻。虽然做不了摆件,却是做印章的绝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?”韩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老肯定的点点头,“肯定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陆老离开前,又看了秦观一眼,看来,这两件东西又是这个小家伙拿来的。

    陆老离开,韩宏笑呵呵的走到秦观身边,说道:“小观,你这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的,让我帮忙问问。”秦观直接扯谎。

    韩宏也不以为意,他做这一行,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,来拍卖的,很多还都是说帮别人代卖的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朋友有没有说过,他准备怎么处理这两样东西啊?”这才是韩宏最关心的。

    秦观略一沉吟,“还是准备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韩宏一拍首长,笑呵呵的说道:“要说拍卖,我的富春拍卖行虽然在全国不算什么,在江南也不是最大的,不过在杭州,却是能排进前三,还是有些实力的,如果你朋友想要拍卖,完全可以放在我们富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他想去别的地方拍卖,我们也可以给他介绍,苏富比、佳士得、瀚海这些,我们也都有往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推销上了。

    韩宏在秦观对面坐下,将手里的盒子放下,拿起其中一块慢慢摩挲,很是喜欢的样子,说道:“我还有个提议,如果你朋友同意,我希望以个人名义收购这两块田黄石,小观你看能否和你朋友说说,出来见个面商量一下,如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