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49章:友情价,就两千万吧

    秦观看韩宏的样子,看来是真的喜欢这两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韩叔,这两块田黄石,大概价值多少啊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韩宏沉吟了一下,将手里的田黄石摆好,给秦观讲解起来:“田黄石归类于寿山石的一种,自古有‘石帝’之称,也早有‘易金三倍’之说,被几位清帝追捧,加之出产的地方,只有寿山村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地方才有出产,经过数百年来的连续掘采,寿山村的水田已被翻掘了无数次,目前已开采殆尽,所以市场上田黄石的价格很高,极品田黄更是烫手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田黄也分好坏,田黄冻就是田黄石里面最好的,此外还有银裹金、白田石、金裹银、鸡油黄、橘皮黄、黑皮黄等等,越杂价格越低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块,就是正宗的田黄冻石,田黄石里面的极品,自然价格也是最高的,外面有乱炒价格的,说十万一克,不过真正的市场价格,大概一克在5万元左右。”

    听到每克五万的价格,就算是秦观也有些咋舌。

    秦观之前对田黄石的了解并不多,只知道这东西价格很高,但是也没想到有这么高,以前是‘易金三倍’,现在来说,这都黄金的200倍了。

    韩宏继续道:“叔是真的挺喜欢这两块田黄石,极品啊,可遇不可求,怎么样小观,帮叔叔问问对方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韩叔,不用问了,这两块石头我就可以做主,如果你想要,我可以做主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韩宏大喜,“真的小观,不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开玩笑,既然我能拿来,自然就能做主。”秦观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韩宏一想确实是这样,没准这两块石头就是秦观的,要不然秦观也不会独自拿到他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韩宏小心翼翼的捧着盒子,来到楼上的检验区,让工作人员称重,那块小点的,重142克。那块大点的,重263克。

    两人算了一下,总重405克,按照5万一克计算,总价是2025万。秦观笑着对韩红说,“韩叔,给你一个友情价,就2000万吧。”

    韩宏还就得呈这个情,毕竟人家卖给你了,韩宏放着投资,以后绝对赚,就算是现在运作一下,上拍卖的话,没准都能多赚个三五百万。

    当然,秦观其实也不亏,

    五万这个价格,在市场上不算低,而且他还省了等待拍卖的时间,还不用缴纳拍卖费用,省去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两千万到手,看到银行提示,那一长串的零,秦观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随手在泰祥金玉楼拿到几块最不起眼的石头,就卖了2000万,那自己家里的和田玉手镯呢、翡翠手镯呢、红宝石呢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自己背后的位面呢。

    原来最赚钱的,不是毒品、不是军火、也不是互联网公司,是位面走私啊。

    秦观突然想到,等回到古代位面,自己要不要派人,将福健寿山村溪边的那几百亩地给买下来,然后自己一个人慢慢挖,做一个全中国最大的田黄石大亨。

    自己囤积大量田黄石,然后回来继续炒作,抬高价格,然后再通过各种途径放出去,从而大赚其财。

    想想都兴奋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还不算太晚,秦观给徐清兰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传来徐清兰高兴的声音,“二哥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呢清兰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呢。”徐清兰说的家,是她在学校外的房子,她与闺蜜安易一起住这里。

    秦观道:“是这样,借你的那笔钱回来了,我一会儿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不急用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用完了,谢谢你清兰。”秦观感谢道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徐清兰还撅着嘴,似乎对秦观这么快还钱还有些不高兴,不过接下来秦观的一句话,徐清兰立马变得高兴起来。“对了,为了感谢你,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还有礼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帮我,当然要感谢你了,我现在给你送过去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徐清兰直接跳起来,跑到客厅对着安易叫道:“安易,赶紧收拾房间,一会儿秦观哥哥要过来,如果看到屋子这么乱,那就丢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安易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看到徐清兰跳过来,咯咯笑着说道:“真实的才是最美的,我觉得很温馨啊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把你也塞到垃圾桶里。”徐清兰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看你着急的,不知道你紧张什么。”安易只好起身,帮着一起收拾房间。

    秦观开车回家,拿了礼物开车前往徐清兰住的小区,按响门铃,房门迅速打开,露出徐清兰带着甜美笑容的俏脸,“二哥,你来啦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看鞋,“我要不要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徐清兰拉着秦观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看到客厅的安易,秦观打招呼道:“安易你好。”作为徐清兰的闺蜜和室友,秦观也见过安易几次,是个知性美女。

    “秦观你好。”安易说完,给了徐清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转身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二哥你坐,喝点什么。”徐清兰高兴的将秦观按在沙发上,问道。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不用了,还有事待不住,就是过来给你送个礼物。”说着,将手里的小檀木箱子放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徐清兰看看桌上这个古香古色的木盒,好奇问道:“是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笑,“一会儿自己打开看。对了,钱收到了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短信了。”徐清兰道。

    秦观站起来,“那好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女人窝里,秦观不愿意多待。更主要的是,秦观知道徐清兰对自己有意,可现在秦观对徐清兰并没有男女方面的想法,他不想过多招惹徐清兰。

    作为朋友,人家帮了自己,自己送上礼物感谢,这很正常,至于说其他的,秦观暂时不想。

    徐清兰将秦观送上电梯,看到电梯门关上,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,撅了撅嘴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家,徐清兰就看到安易正在客厅,围着秦观放在茶几上的木盒打转,而且一只手已经伸向了木盒。

    “住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