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52章:那个如精灵般的女孩

    秦观现在也知道,如今田黄石受到追捧,价值极高,所以吴师傅如此说,秦观也没有太过惊讶。

    “吴师傅,你还是告诉我这两件田黄石的价格吧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吴师傅赶紧说道:“好的,现在田黄石的价格也比较透明,您这件略小的田黄冻石,我估价2400万港币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件大的银裹金,虽然每克的单价略低,但是由于体积大,我估价3500万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价格,秦观的心也是怦怦跳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底价,拍卖价肯定会更高。

    他真的没想到,最不起眼的几块田黄石,一时心起从周泰祥那里拿来,没花一文钱,竟然是自己带回这批珠宝玉石里价值最高的。

    秦观立刻打定主意,等回到古代位面,一定要派人去寿山,先将那里搜刮一遍,将能够收购的田黄石全部弄到手。

    章经理笑吟吟的拿出一份合同,对秦观道:“秦先生,这是我们拍卖会的合同文本,如果您没有不同意见,我们可以按照鉴定师的价格定底价,然后我们就可以准备后面的拍卖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这几件拍卖品,都是精品,正好参加下个月的玉石拍卖专场,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加大宣传力度,相信您的拍品一定能拍出一个高价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看合同,是拍卖公司的固定拍卖合同,其他都没什么问题,不过秦观却指着其中一项说道:“我对贵公司抽取的佣金比例不是很满意,我希望能够降低佣金比例。”

    合同上写的佣金比例是10%,就算按照秦观这些拍品的底价算,都要被扣800多万,到时候拍卖成交价肯定比这多,秦观单单佣金就要掏出去不少于千万。

    章经理开始给秦观耐心的解释,“秦先生,10%的佣金,是拍卖行的惯例价格,各大拍卖公司都是这个价,不好更改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,您将宝贝交到我们手上,我们可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,要负责保管、投保、送到专业机构鉴定评估,开具证书,还有就是组织宣传,到电视台、网络、杂志上打广告,我们拍卖公司的投入也是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我们的宣传运作,您的拍品会卖出一个更高的价格,其实最终受益的还是您,您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章经理巧舌如簧,秦观却不为所动,这可都是钱啊。

    秦观摊摊手:“如果你们不降低佣金,那我只能换一家了,我相信以我的这些宝贝,不愁找不到愿意接手的拍卖公司,比如苏富比、保利。”

    章经理看说不动秦观,只能无奈说道:“好吧,我请示一下我的主管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名高级主管过来,了解情况后,继续说服秦观,从佳士得的规模扯到品牌,然后又说往年的业绩,总之就是说他们佳士得是最好的,秦观拿出这10%绝对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可是秦观一口咬定,如果不降佣金就换别家,也是他的这几件东西实在太过吸引人,主管没办法,又不想失去这个绝佳的客户,最后只得将佣金降到了6%,这已经是他们的底线了。

    签订合同,宝贝被送入宝库。

    秦观拿着一纸合同离开佳士得,章经理亲自送到门口,恭敬的递上名片,并对秦观说:“我们的玉石专场拍卖会定于下个月18号举行,距离现在还有33天,届时秦先生可以凭借您手里的合同,领取一张参观入场券,目睹人们争抢你的宝贝,那种看着价格节节攀升的感觉也是很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如果到时候有时间,我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入住了维多利亚酒店,晚饭后,华灯初上,他独自一人走在维多利亚湾的海边路上,看着海湾的夜景,不时有渡轮驶过,对面的中银大厦、国际金融中心大厦灯光璀璨,倒映在海水里,随着轻轻的波浪变成一片细碎的光斑。

    这里的场景是如此的熟悉,一年多以前,他还曾经来领略过,不过那时候,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抱着那个如精灵般的女孩儿,两人靠在栏杆上有说有笑,指着对面的大厦,一个个叫出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秦观陷入深深的回忆,哀伤从他心底泛起,

    在那细碎的波纹里,好似升起了一个女孩子的身影,正露出灿烂的笑,看着秦观。

    他口中喃喃了一句,“玉竹。”

    海风吹过,让秦观感觉无比寒冷。

    原来11月的香港,海风也是如此透骨冰寒,尤其是对一个孤独的人来说。

    秦观只在香港过了一夜,第二天就返回杭州,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等到拍卖会那一天,他会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刚回到杭州,秦观就接到了浪潮科技林铁生的电话,告诉他前几天秦观拿去的那批书册,已经全部弄成文字版,录入APP软件资料库了。

    秦观随时可以去将那些书册拿回去。

    再次开车来到浪潮科技,秦观拿回那一箱古籍,又交了20万定金,就等两个月后看他们的成果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秦观无聊打开书箱,从里面随意抽出一本书,他根本没有在意是什么书,只是随手一翻,书页哗啦啦响过,在一页停下,突然一行字映入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

    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    这句话直击心灵,让秦观再也挪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我的伊人,是否也在水的一方,等我呢。

    秦观认真的看起来,

    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,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    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”

    ‘芦苇茂密水边长,深秋白露结成霜。我心思念的那人,就在河水那一方。逆流而上去追寻,道路崎岖又漫长。顺流而下去追寻,仿佛就在水中央。’

    读完这首诗,秦观竟然有种心灵恬静飘然出尘的感觉,让他这几天因为思念玉竹而低沉的心,都感觉被安抚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秦观突然对手里的典籍升起了极大的兴趣,虽然他学问一般,可也知道这是诗经里的一首诗《蒹葭》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经典的力量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