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54章:好字如美玉,灼灼放光华

    秦观的爷爷奶奶住在秦家老宅。

    青瓦白墙,大青石铺地,典型的杭州古典老宅,里外三进,十几个房间,中间还有一个小花园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套宅子也有大几十多年历史了,这里是秦家老宅,解放前就买下了,当时秦家就是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解放后,这栋老宅曾一度被没收,特殊年代过去后,老宅又回到了秦家手里,从此以后,爷爷就一直住在这里,后来几经修缮,如今看上去也不显陈旧。

    其实秦观的童年,就是在这里度过的,所以对这里有很深的印象,就是到现在,秦观也非常喜欢这种南方民居式样的房子。

    听说云大大在西湖边买了一套宅子,占地4亩多,花了11个亿,秦家宅子自然没法和云大大的比,不过这套宅子,如果对外出售的话,也不会低于一个亿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可是秦家祖宅,秦家人是绝对不会卖的。

    秦观到老宅的时候,这里已经有很多人,秦观刚进到院子,就看到大哥秦毅刚刚放下电话,秦观上前喊了声大哥,大哥秦毅今年31岁,也在政府某部门上班,一副老成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毅笑着说道:“小观,有半年没见你了,看起来沉稳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秦家三代总共就三个人,其中一个还是女孩,虽然平时来往的少,不过几个人的关系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秦观笑笑:“大伯和二伯已经来了吗,我爸妈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和三叔在里面陪着老爷子们喝茶呢,我妈和二婶、三婶在张罗饭。二伯没来,今年县里忙,临近选举,二叔有望提一提。对了,秦月来了,刚刚还问你呢。”秦毅道。

    秦月就是二伯家的孩子,秦观的姐姐,今年23岁,已经毕业,进了浙省卫视上班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秦观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应该最受宠,其实不然,秦家阳盛阴衰,二代三个儿子,三代两个孙子,好不容易出个女孩,自然是最受宠了。

    秦观的地位,那是明显不如秦月的。

    “小豆豆来了吗?”

    豆豆是大哥的儿子,秦家第四代,长子长孙来着,唉,又是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幼儿园还没下课,你嫂子去接了,估计也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进去先看看爷爷奶奶,你忙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我忙完了,一起进去吧。”说着哥俩一起往里走。

    12月的杭州,花草已经凋零,小花园内的那株老桂花树,叶子已经变的枯黄,穿过花园来到正厅,客厅内一张大木桌,已经围聚了很多人。秦观的爷爷秦柏年和奶奶、大伯老爸,还有爷爷奶奶的几位老友,正聚在桌旁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秦观不敢怠慢,赶紧上前见礼喊人,“爷爷奶奶,大伯,张爷爷,董爷爷、彭爷爷,邹爷爷,姚奶奶。”

    这些老人,秦观都认识,都是爷爷奶奶几十年的老朋友了,其中邹爷爷姚奶奶是一家人,姚奶奶和秦观奶奶那可以称之为是一生的闺蜜了。

    秦月就陪在秦观奶奶旁边,她最喜欢逗弄秦观,笑着说道:“小观观,你可是来的最晚,对了,你给你奶奶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这个姐姐,问道:“月姐,你准备的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秦月道:“我早就准备了,前天我陪着奶奶逛街,给奶奶买了一身衣服,就是奶奶现在穿的这身,看看怎么样,漂亮吧。”

    秦观立刻点头,“好看,最少衬托的奶奶年轻10岁。”

    秦月不放过秦观,继续追问,“那你的礼物呢,呈上来,要是没心意,我就帮奶奶拒收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姐姐,秦观是真惹不起。

    送上手里的卷轴,对奶奶说道:“奶奶,您大寿,孙儿给您写了一副字,祝您福如东海福寿绵长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着拉过秦观,活到现在,子孙满堂,已经见到第四代人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

    听到秦观说是自己写的一副字,秦月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我说观观,你给奶奶写字,你会写毛笔字吗,不会是随便涂鸦的吧,要不要这么没心意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立刻道:“老姐,确实是我自己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要看看了,看看你能写成什么样。正好,邹爷爷也在这里,可以让邹爷爷给你指点指点。”秦月说着,就打开了秦观的卷轴。

    对孩子们之间的调笑,老人们只当是一个乐趣,老人,不就是图一个团团圆圆、热热闹闹吗。

    打开秦观的卷轴,秦月看了几眼,发现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涂鸦,这些字还真的很漂亮,至于其他她就说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卷轴这一展开,倒是吸引了老人们的目光。

    秦观的爷爷秦柏年,虽然身居高位,当年那也是文化人出身,60年代的大学生,文化水平很高,后来也练过毛笔字,对书法一道还是有些见识的。

    他笑看孙辈玩闹,可是当看到打开卷轴里的字后,只是无意扫了一眼,就被这幅字所吸引,好字就像美玉,自然而然放着灼灼光华,掩藏都掩藏不住。

    这时一直不在意的邹爷爷说话了,对秦月说道:“小月,将卷轴摊开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观不明所以,不过赶紧照办,将卷轴摊在桌上。

    几位老人都围拢过来,开始默默欣赏这幅字,这到是让秦月感到惊讶,大伯看了秦观一眼,又转头看起字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篇心经,这没什么奇怪的,老太太信佛,送一篇佛经也很合适。

    老人们围着这幅字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,张老说道:“这字风格秀劲而不失婉丽,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,真是好字。”

    董老点点头:“我觉得这幅字,写的很有风骨,外柔内刚,不知道是那位名家的手笔,老邹,你能看出这是谁的字吗,你看像不像顾长明的字。”

    彭老摇摇头道:“不像,顾长明的字稍显狂放,没有这种秀丽,我看到有几分沈鹏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秦观爷爷秦柏年摇了摇头,“我见过沈鹏写字,这字也不像沈鹏。”

    老人们对猜出这是谁的字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至于落款的那一行字,“孙儿秦观祝奶奶九如天宝、福寿绵长。”已经自动被老人们忽略了,因为他们没人觉得这幅字是秦观写的,这种笔锋,没有在书法世界沉浸几十年的功力,没有一定的天赋灵性,是绝对写不出如此好字的。

    最后,人们的眼神都看向了邹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