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56章:邹老求字

    寿宴开席,众人举杯庆祝老太太高寿。

    席间,众人免不了又谈论起秦观的书法,几位老人都对秦观的字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唐瑛刚刚和两个嫂子在厨房忙活,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,听到儿子给老太太的礼物,竟然是一副自己写的字,然后又当场演示,写了一首祝寿诗,而且还得到了书法家邹老的认可和夸赞,心中也是惊奇,忍不住放下筷子去看起秦观的书法。

    看过儿子的字后,唐瑛只有一个感觉,高兴。

    虽说秦家比较团结,从没有发生什么谁看不起谁的事情,可是唐瑛是个要强的性子,丈夫这一辈就算了,她和秦老三结婚的时候,就知道秦汉的性子。

    可大伯家的秦毅,年轻稳重,走了官场一道,继承了秦家资源,想来以后也应该有个好前程。二伯家虽说是个女孩,可秦月也算是乖巧伶俐的,进了浙省卫视。

    可秦观呢,却是继承了他老爸的性子,一直好玩闹,她以前总怕儿子一事无成,所以努力赚钱,希望给儿子留下一份家业。

    可是她现在才知道,儿子并不是一无是处,原来竟然可以写出这样漂亮的书法,而且还能得到邹老这样书法家的认可。

    这一刻,唐瑛只觉得心中无比满足幸福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看到儿子有本事,让母亲感到高兴的呢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两幅字是秦观专门写给老太太的,她都想直接拿回家。

    吃过饭,原本老人们应该告辞的,可是这时邹老却说道:“小观,邹爷爷想向你求一副字,你看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惊,赶紧说道:“邹爷爷,您是浙省有名的书法家,还看的上我的字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的字我自己清楚,那都是别人吹捧的,算不得好,到是你的字,我越看越喜欢,老姐姐这两幅字,我是不好抢的,所以邹爷爷想现在就向你求一副。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邹爷爷,您可别用求这个字,您如果看的上,我现在就给您写一副。”

    邹老笑了,当即起身对秦柏年道,“老秦,借你书房一用。”

    董老也起身,笑着说道:“正好再去看看小观写字,我刚刚在小观后面,看他一挥而就写出那副字,真是感觉美不胜收,感觉就是一种享受。”

    彭老和张老也跟着站起来,“正好消消食,找些娱乐也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两个都站起来,最后秦家人也一起跟着,呼啦啦,十几口人全到了书房,好在秦柏年的书房够大,要不然这些人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含糊,不就是一幅书法吗,自从得到系统书法技能后,他的思维就是书法大师,虽然想要达到手法合一,还要经过不屑的练习,达到如臂使指的效果,但是就现在来说,在现代时空,已经算是顶尖书法家行列了。

    只要勤加练习,估计用不了几年,必将成为一代书法大师,或许出一个秦体也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弄好笔墨,摊开宣纸,秦观只是略一沉吟,开始书写起来,

    只见秦观书写速度极快,刷刷刷几下,一行字就出现在纸上,众人惊讶,竟然是草书。

    秦柏年看了第一行字,忍不住念出声,“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,是“龟虽寿”,观观用这首诗送给老邹到是合适。”

    只见秦观下笔极快,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,纸上的字形笔意勾连,潇洒狂放,纵任奔逸,只是一分多钟时间,一副字就已经成型,还真是快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分多钟,其他人还好,邹老这个懂书法的人,却是看的入了迷,随着秦观笔走龙蛇,邹老的呼吸竟然越老越重,脸上神色紧张中带着兴奋,当秦观最后一笔结束时,邹老忍不住叫了一声好,兴奋的就像看到了最心爱的瑰宝一样,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好,真好,此生竟然能够看到如此绝妙草书,真是无憾了。”邹老兴奋的叫到。

    秦观被吓了一跳,看着兴奋不已的邹老,心说有必要这么兴奋吗,不就是一副字吗。

    好看欣赏就是了,有必要这么激动吗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觉得,秦观这字写的很好,可是没有深厚的书法功底,他们真的看不出秦观这字到底有多好。

    不同于他们,邹老一辈子浸**法,自然能看出秦观这笔书法的妙处。

    草书的特点就是‘惊若蛟龙’,讲究动感、流畅、多变、节奏、神采五功,若没有楷书的严谨,隶书的敦厚,篆书的细致,是写不好草书的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不知道秦观的草书好到什么地步,不过看邹老的兴奋劲,就知道秦观的书法应该是极好的,要不然邹老不会如此兴奋失态。

    这时彭爷爷走到秦观身边,说道:

    “小观啊,彭爷爷可是看着你长大的,没想到如今长出息了,你给彭爷爷也写一张吧。”不管兴奋的邹老,彭老过来老实不客气的对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一脸黑线,写字好累的好不好,需要全神贯注,精神气合一,才能写出一首好作品的,你以为是印刷呢。

    可是对这位彭爷爷,他可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立刻笑着说道:“彭爷爷,您想要什么字形的,什么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样的,看不懂,你就按照刚刚你给你奶奶写的那首诗那样的字体写就成,内容吗,就写一首主席的诗词吧,主席的诗词大气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不含糊,摊开纸,刷刷几笔干脆利落的写完,

    “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。

    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彭大将军!”

    “彭爷爷,这首诗送您正合适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彭老乐呵呵的拿着书法去旁边欣赏了,这时董老不干了,过来一巴掌拍在秦观肩膀上,说道:“小观,给董爷爷写一首,我要狂草的,要有气势一点的诗。”

    这位董爷爷更不客气。

    得,这几位他是一个也不好拒绝,再次摊开纸,一首《破阵子》跃然纸上,

    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

    八百里分麾下灸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

    沙场点秋兵。

    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

    了却君王天下事,嬴得生前身后名。

    可怜白发生!”

    “好,真好,真是好。”董老看到字,不住的叫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