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57章:像她一样的女孩,在某个地方等着我

    到最后,不只是几位老爷子,就连大伯,二娘都分别要了一幅字,看老爸老妈那舒展的笑容,难得有给老妈争脸的时候,就算是再累也得写啊。

    离开奶奶家的时候,原本秦观准备自己一个人回小窝的,哪成想,母亲唐瑛却说:“我平时也没好好关心你,今天正好有时间,我们去你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“有什么好看的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哪拗得过唐瑛,一家三口开着两辆车来到秦观的小窝,进屋后,秦汉和唐瑛四处打量,唐瑛看屋里还算干净,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差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秦汉到是发现了好东西,客厅博古架上,放着一对高腰瓷瓶,他突然想到韩宏曾经和他说过的那件事情,想来这就是儿子拿去看的那对瓶子了,秦汉饶有兴趣的仔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唐瑛四处检查,来到书房,看到书桌上摆放的笔墨纸砚,唐瑛才知道,原来儿子在家真的有练字,难怪字写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在书桌上,唐瑛发现一本半扣的线装书,她好奇拿起来看看,封面上竟然写着“春秋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又看看旁边,还摆着几本书,“孟子”、“诗经”、“论语”,唐瑛心中骇然,问秦观:“你现在,看这些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观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的进去吗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进去,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唐瑛突然觉得,自己的儿子,好像变了好多,而自己竟然没有发现,之前都是叫儿子回家,吃一顿饭就走,两人很少交流,现在看来,那件事情对儿子的打击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“儿子,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眼神有一瞬间的飘忽,然后点了点头,“怎么可能忘得了”。

    唐瑛走到儿子身前,摸摸儿子的脸,爱怜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很喜欢她,可是事情已经发生,过去一年多了,你应该放下,我想,那个姑娘在天有灵,看到你为她伤心,也会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重新找一个姑娘,再谈一场恋爱,不是叫你忘记,而是叫你放下,有些事情,人不能背负一辈子。”唐瑛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妈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唐瑛知道,只凭劝两句起不到什么作用,知子莫若母,秦观平时看似大大咧咧,好像什么事情也不放在心上,还爱玩胡闹,性格开朗外向,可是她却知道,对于那段感情,他是投入了真心的,那个女孩子的死,对秦观的打击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清兰很不错的,我们两家又很熟,你们也谈得来,清兰的性子又那么好,而且她对你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秦观打断了唐瑛,这些话唐瑛说过好几遍了,秦观都快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清兰是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冲着老妈笑了笑,“妈你放心,我会放下的。我相信,肯定还会有一个像玉竹一样的女孩儿,在某个地方等着我,等到那一天,我会开启另一段恋爱。”

    感情的事情,谁也勉强不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唐瑛突然觉得,自己的儿子,已经成熟了很多。

    老爸老妈离开,临走的时候,秦汉对儿子说:“这两个瓷瓶不错,我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汉拿起儿子的东西还真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秦观能说什么,反正就是两个瓷瓶而已,都鉴定了说是假的,老爸喜欢拿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秦观又恢复了平常的生活状态,自从不去参加赛车,与那些朋友们胡闹的时候也少了,最多十天半个月联系一次,一起喝喝酒唱唱歌什么的,剩余的时间,秦观过的和所有人一样普普通通。

    上课,看四书五经,和同学聊天,感受最后的校园生活,成了他现在的生活主旋律。

    好似根本没有穿越,没有系统。

    秦观却不知道,秦汉拿走了他的两个瓷瓶,第二天就将韩宏叫到家,看到茶几上的那两个瓷瓶,韩宏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瓶子怎么在你手里,小观不是说不是他买的吗,怎么,终究还是受骗了,你没问问是谁出的货,把他揪出来,让他把骗的钱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宏到是挺为秦观着急的。

    “老韩你先坐下,前几天,你说小观在你那儿卖了两块田黄,卖了两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小观没和你说吗。”韩宏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其实这对瓷瓶的事情,小观也没和我说。”秦汉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对瓶子怎么到你手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去小观住的那里,看到这对瓶子就摆在架子上,成了装饰品,我当时就想,估计我儿子是交了一笔学费,而且还不少,我知道他前些时候还找人借钱来着,估计就是堵这个窟窿。”

    “小观这孩子够硬气的,自己扛下了,也不和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不好意思,不过也不知道他又从哪里弄到的田黄石,这次到是卖出去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将之前的坑填平。”秦汉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吧,那可是2000万呢。”

    “2000万,东西卖到你手里,能有多大赚头,我怕我儿子赚的还没你多呢。”

    韩宏那个气啊,指着秦汉道:“你说话能气死一条街你知道吗,我可没坑我侄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5万一克收的,也不是什么高价啊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两人关系确实铁,韩宏真想扭头就走,“你这是准备给小观找后账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和那没关系,其实我是觉得吧,这对瓷瓶,其实可以卖出去。”秦汉却突然话锋一转,让韩宏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继而瞪大眼对秦汉道:“你想作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行家,所以叫你过来,总不能让我儿子白白吃亏吧,对了,这件事情有几个人知道。”秦汉问道。

    韩宏没好气的道:“我哪知道有几个人知道,反正在富春,只有我和老陆见过这对瓶子,至于小观那里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成了,我知道你手艺好,你负责做旧,到时候,往地下拍卖会一送,估计能卖个好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准备坑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笨啊,到时候送去那种外国人多的地下拍卖会不就行了,这样的东西,日本人最喜欢了,估计最后会落到他们手里。”秦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韩宏点点头,又看向桌上的瓷瓶,说道:“我和你说,这对瓶子真是没话说,如果不是因为贼光,从器形和烧制工艺等方面来分析,绝对是一件精品哥窑瓷,挑不出其他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拿回去,用老牛皮擦一擦两个月,再用茶碱水煮一煮,然后埋地里个一年半载的,刨出来,你放心,故宫博物院的那些人都不一定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汉笑笑道:“那更好了,可以卖个高价。到时候,怎么也要把我儿子亏的钱补上。学费可以交,但吃了亏损失那么大,我这做爹的,怎么也要给我儿子找补回来,你说对吧。”

    秦汉的这种父爱方式,还真是奇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