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3章:优,必须评优

    林奇脸含微笑,看了一圈厅内的学子,随后对提督学政说道:“崔兄,你来致辞吧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摇手道:“我今天是客,这诗会由你杭州府举办,自然由你这个父母官来致辞。”

    林奇不再推辞,对着厅内学子勉励一番,希望今天能够出几首佳作,还勉励今科参加乡试的学子,希望能有个好成绩,随后宣布诗会开始。

    一众官员上楼,厅内学子此刻已经不下百人,熙熙攘攘好不热闹,不多时,一名官员下来,站在厅中对着众学子朗声说道:“诗会开始,参与者有一刻钟时间,交上诗词由诸位大人评判,评佳者,可入二楼,如有评优者,可直入三楼。”

    秦观发现,很多人直接从怀里掏出早已经准备的诗文,呈给那名官员。

    看来很多人还真的是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现场作诗,秦观发现那沈逸辰并没有从怀里掏诗,却是站起来走到文案前,那里早已经准备了文房四宝,沈逸辰略一沉吟,写了一首诗,随后交到官员手里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最后人们都将视线看向秦观。

    如今秦观在杭州城也算有了些才名,尤其是这些天,外界还有人传扬什么“小诗仙”的名头,很多人都想看看,这次他会拿出什么诗作,可人们发现到现在秦观还没动,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郑达暗暗为朋友着急,见秦观不动,以为他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诗词,就在秦观耳边悄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兄,如果没有准备,不如不写,胡乱写一首,连二楼都上不去,到时候更丢人。不写的话,你可以说今天才思不佳,也算有个托词。”

    秦观洒然一笑,对郑达道:“郑兄放心,我还是有些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站起来,走到文案前,提笔写下一首词,送到那名官员手里,官员点点头,接过秦观诗词,对厅内众人又问了一遍,“还有人要交稿吗,如果没有,那我就交给楼上众位大人评鉴了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不语,这名官员拿着一摞诗稿上楼了。

    厅中学子又渐渐聊起来,不过很显然,已经没了刚刚的轻松。

    看来众人对评选的结果,还是非常在意的。

    望月楼,三楼。

    一众官员拿着学子们的诗词相互传阅品评,突然,程博士说道:“这首词真好,我给诸位读一读。”说完就朗声念起来。

    “东飞乌鹊西飞燕。盈盈一水经年见。急雨洗香车。天回河汉斜。离愁千载上。相远长相望。终不似人间。回头万里山。”

    一首词念完,众人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“好,整首词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开题那句‘东飞乌鹊西飞燕。盈盈一水经年见’,直接点题,算得上是七夕词里的佳句了。”

    “经年不见,只能隔河对泣;此时相逢,相见自然恨晚。写出了七夕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首词,应该可以评优。”

    林知府和崔学政是这次诗会的主持人,两人对这首词也很喜欢,林奇拿过诗词又看了一遍,提笔直接评了个优。

    诗词评判有两种结果,评佳者,可入二楼,评优者,可直接上三楼。而能够评优者,往年都寥寥无几,可见其难度之高。至于不评的,连上二楼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都是读书人,而崔学政、林知府这样的人,又都是进士出身,素善诗词,嘴巴叼得很,不是真正的好诗词,入不了这些人的法眼。

    这首词众人还没回味结束,李博士又说道:“我这里也有一首词,我觉得不下刚刚那首,甚至更佳。”

    众人来了兴趣,“快读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佳期鹊误传。至今犹作断肠仙。桥成汉渚星波外,人在鸾歌凤舞前;欢尽夜,别经年。别多欢少奈何天。情知此会无长计,咫尺凉蟾亦未圆。”

    李博士刚刚念完,就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这首鹧鸪天,把牛郎织女称作“断肠仙”,还真是巧妙,贴切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感叹道:““欢尽夜,别经年。别多欢少奈何天”!牛郎织女盼望一年,方可一夕相逢,七夕之夜纵然可以尽情欢乐,也抵挡不了三百六十四天的离别相思之苦,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首词入情入景,确实是一首难得的好词。”

    “与刚刚那一首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不相伯仲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觉得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诗词送到崔学政那里,崔学政看完后眼前就是一亮,然后不动声色的将诗词原稿卷好,在众人惊奇的眼神中,往袖子里一塞。

    林知府就坐在崔学政旁边,看到他这个动作就是一愣,“崔兄,这是何意。”

    崔学政根本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,大义凛然道,“呵呵,我觉的这首词不错,书法我很喜欢,所以准备留下,回去好好品鉴一番。”

    刚刚看过这首词的李通判,有些懊恼的说道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直接收起来呢,这首词写的好,但那幅书法却是更佳,唉,让崔兄抢先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看到这首词的李博士也说道:“我刚刚看到这首词的时候,也有过直接收入囊中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看几人失落的表情,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文人的这点事情,不会有人认为是龌龊,只会当作是风雅。

    “那这首词,当如何评判。”林奇虽然疑惑,可也不好跟崔善福争论这个,直接问他对这首诗的评判意见。

    “优,必须是评优。”崔善福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评判继续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有一首七言诗被挑出来,“未会牵牛意若何,须邀织女弄金梭。年年乞与人间巧,不道人间巧已多。”

    众人评判,虽然不及刚刚那两首词,却也写的很好,可以评优。

    这次共收了114份诗词,不过评优的,也只有这三首,其余另有36份诗文,被评为佳作,这些是可以登上二楼的。

    评判结束,林奇吩咐:“当场宣读三首优秀诗词,请三位学子上三楼,另外三十六人可登上二楼。”

    那些留在一楼的,也不是说没有机会,照样可以写诗,只要写的好,照样可以投稿,在下一轮中登上二楼,甚至直上三楼都可以,只不过这样的例子真的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