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4章:引得几位大人争抢

    官员整理诗稿准备下去叫人,可是却发现,那一首鹧鸪天的词稿不在,却是被崔学政给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林奇打趣说道:“崔兄,不如让他们拿了诗稿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却是说道:“原稿不给,我重新写一遍好了,其实不用以诗找人,我现在就能猜出写这首词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林知府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诗会的规矩,投卷者不能写名字,纯靠诗文评判。

    等评出优秀者,下去以诗找人。

    一次评选出三个优秀,三十六篇佳作,就算脑子再好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首诗。

    对于崔善福说能猜出那首词的作者是谁,林知府很好奇,“崔兄竟然认识,究竟是哪位学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林兄也认识,不过我先卖个关子,等一会儿他上来,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崔善福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好奇,但是崔善福就是闭口不说,这里他官职又最高,别人也不敢逼问。

    随后崔善福起身,在摆有文房四宝的文案前,将刚刚那首鹧鸪天默写下来,交给官员。

    小吏拿着诗稿来到一楼,楼下的学子们,都用祈盼的目光盯着他,都在希望他能够念到自己的诗。

    小吏抽出一张,朗声念到:“露蛩初响,机杼还催织。婺星为情慵懒,伫立明河侧这首词是哪位公子所写。”

    这时人群中有一人站起来,脸上难掩笑意,拱拱手说道:“这首词是小生所写,小生鲁南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鲁公子,鲁公子的诗作被评为佳作,可上二楼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露出羡慕甚至嫉妒的神色。

    小吏一首首的念下去,被念到之人站起来认领自己的诗文,自然面露喜色。一共念了三十六人才结束,这其中,就有秦观的老熟人柳肃。

    柳肃看能够登上二楼的三十六人里,没有秦观,心里生出喜意,眼睛看向秦观,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戏谑和鄙夷的神色,他打定主意,等今晚七夕诗会结束,一定要让全杭州的人都知道,秦观就是一个无耻纨绔,之前的一切,都是靠着作弊得来的,如今终于露陷了。

    秦观感觉有人看自己,扭头看过去,看到是柳肃,本不想搭理他,可这时柳肃却用假意关心的语气说道:“秦兄,好像没你的诗文啊,你可是被誉为杭州“小诗仙”的,怎么现在连二楼都不入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秦观赫然一笑,“多谢柳兄关心,其实诗会吗,不过是个消遣娱乐而已,图个高兴,何必纠结太多,如你这般在意,就太过功利了些。”

    秦观才不惯着你,直接开讽刺技能。

    而且也帮着其他没入选的人说了话,到是让柳肃弄了个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柳肃被秦观说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“秦兄,你可是小诗仙,你之前可是写出过好诗词,怎能不过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柳肃身旁坐着的沈逸辰。“你旁边的沈逸辰沈公子,还是杭州第一才子呢,刚刚那三十六人里,不是也没他吗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到是老神在在,喝着茶水看两人斗嘴。杭州城,估计没人不知道秦柳两家的矛盾了。

    柳肃脸色露出讥笑表情:“行之兄那肯定是直上三楼的,难道你以为你能和行之兄比吗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不能比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名小吏读了三十六首诗词,有些口干喝了一口茶,这时再次开口朗声说道:“本次除了评出三十六篇佳作外,还评出了三首优秀诗作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将注意视线转移到小吏身上,评优的诗作,可以算作是今晚诗作的顶尖作品了,不知道是谁写的。

    下面有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,“三首评优,我记得去年第一轮,只有两人评优的,今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谁可以直接评优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其中之一,必有沈逸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必然,如果杭州第一才子都不能入,那还有谁能入,去年沈逸辰的诗作,就是直上三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更关心另外两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祝连山和朋越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祝连山,另外一人,我觉得应该是姜凌远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不管下面小声议论,小吏拿出一首诗词,朗声念起来:“东飞乌鹊西飞燕。盈盈一水经年见。急雨洗香车。天回河汉斜。离愁千载上。相远长相望。终不似人间。回头万里山。”

    这首词刚刚念完,就有人忍不住赞这首词做得好。

    下面的学子更是议论纷纷,讨论起诗词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词,是哪位公子所做?”小吏喊道,众人的目光也在人群中寻找。

    此时沈逸辰站了起来,用很是恬淡的语气说道:“这是本人所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沈公子,难怪能写出如此好词,沈公子诗词评优,可直上三楼,与诸位大人、博士、宿老同席饮酒。”小吏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沈逸辰只是淡淡回了一句,对这种事情,并没有表现出有多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沈逸辰必然直上三楼的,他这首词写的真好,看来沈逸辰的文采又增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七夕诗会的魁首,或许又要被沈逸辰夺得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年就是魁首,这是准备连续夺魁吗。”

    不管众人议论,小吏再次念起诗词,“未会牵牛意若何,须邀织女弄金梭。年年乞与人间巧,不道人间巧已多。这首诗作是哪位公子所做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站起一人,此人方面大耳,给人一种很是敦厚的感觉,却并不木讷,秦观却是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生的诗作,小生崔健。”

    崔健刚说完,他旁边座的几位就喧哗起来,“崔兄,没想到你的诗竟然评优了,真是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此前想要看你的诗作,你还不好意思拿出来,原来是准备来个一鸣惊人啊。”

    崔健瑶瑶头,“昨天晚上突然有了灵感,写出这首诗,哪成想被几位大人看中,我也有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小吏轻咳一声,将所有人的视线拉回来。

    扬了扬手中诗稿道,“这最后一首评优诗,被学政崔大人、通判李大人、闫博士几位大人争抢,我现在念一念。”

    众人十分震惊,究竟是什么样的诗作竟然引得几位大人争抢,不知道又是谁人所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