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5章:先下手为强

    “被几位大人争抢的诗作”,这话自然引起学子们极大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优秀的诗作,才会引得大人么争抢。

    望月楼一楼大厅内有上百人,但很是安静,都看着站在中间的小吏。

    这名小吏显然专门练过吟唱,念起诗词抑扬顿挫,很是有几分韵味。

    “当日佳期鹊误传。至今犹作断肠仙。桥成汉渚星波外,人在鸾歌凤舞前;”

    “欢尽夜,别经年。别多欢少奈何天。情知此会无长计,咫尺凉蟾亦未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,厅内先是一静,继而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首词写的确实绝妙,将牛郎织女的那份别离情绪刻画的入木三分,引人叹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首词,应该是今晚最好的。”这位估计是不怕得罪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作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厅内众人的视线开始巡游起来,寻找诗作的主人,看谁会站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月白书生袍,头扎紫色逍遥巾的俊朗书生站了起来,对着小吏说道:“这首词是本人所做,小生秦观。”

    顿时,厅内炸锅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秦观秦少游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界传他小诗仙的名头,虽然过了,但我觉得今天这首词写的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比沈逸辰和崔健那两首诗词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刚刚柳肃还笑话人家不能登上二楼,如今秦观直上三楼,你看柳肃的脸色有多难看。”

    郑达一脸惊喜表情,高声说道:“少游兄这首词,绝对是今年最好的七夕词,就应该直上三楼。”说完,看向柳肃,挑衅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柳肃的脸色很难看,他没想到,秦观竟然能做出这么好的诗词,还被三楼的大人们评判为优秀。

    他刚刚还有些沾沾自喜,能够登上二楼,现在竟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柳肃的脸上不自觉带上了几分阴郁。

    沈逸辰回味了一下秦观的那首诗词,顿时觉得非常有味道,感觉比自己做的那首词还要好上一分,心里不禁对秦观生出了好奇之心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秦观,并非如所传言的那般,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,这秦观还是有些才学的,以前外界对这秦观的那些评价,有人恶意抹黑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逸辰看向身边的柳肃,以前还有几分亲近的柳纯元,如今看来,心中隐隐生出几分腻歪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蔚看到秦观站起来时,心中顿时生出欣喜之情。

    之前他也投了一首诗词,不过并没有被选中,正如他自己预想的那样,他的诗词,确实缺了几分灵性,读起来很是生硬,没有被取也属于正常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秦观的诗词评优,可以直上三楼,秦蔚那一丝丝的失落顿去,只剩下高兴,替自己的弟弟高兴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对秦蔚好奇问道:“秦兄,少游的这首诗词真是一首妙词。我发现,秦观从今年才开始展露文采,只是之前怎么没有见他有过诗作呢。”

    同桌的人也都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秦蔚呵呵一笑,“以前他还小,心性不定只知道玩闹,其实小观的灵性,一直是超过我的,如今他知道用功了,自然显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众人恍然。

    郑达为自己兄弟高兴,见秦观可以直上三楼,对秦观感叹道:“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,你有这样的才情,可以做出如此有灵性的诗词呢,难道真是磕那一下,脑子开窍了,我要不要也试一试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知道郑达是开玩笑,笑着说道:“记住,要在门槛那里。对了,你们家的未必好使,不如去我家那里。”

    郑达叹息了一声,“这次,估计我又是连二楼都登不上去了。””

    秦观道:“不是还有第二轮吗,照样可以登楼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送上去的那首词,是我准备的两首词里最好的,剩下的这一首,更没有希望。”郑达沮丧道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附耳在郑达耳边念了一首诗词。

    郑达听完,愣愣的看着秦观。

    秦观拍拍他的肩膀,小声说:“这首词送给你了,用不用随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与哥哥秦蔚告辞,和沈逸辰和崔健二人一起,直接登楼。在楼梯口,三人见礼,沈逸辰现在对秦观很有兴趣,拱拱手道:“秦兄,初次见面,我叫沈逸辰。”

    秦观回礼,“秦观,秦少游,沈兄第一才子的大名早就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秦兄如今在杭州也是大名鼎鼎。”沈逸辰意味深长的回道。

    崔健被遗忘在角落。

    秦观三人登上三楼,引得厅内的诸位大人、博士、宿老看过来。三人赶紧见礼,恭恭敬敬的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林奇对沈逸辰自然是认识的,杭州第一才子,去年也曾经登上三楼,最后还一举夺得诗魁的名头,自然熟悉。至于那名叫崔健的秀才,到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秦观时,却是微微感到惊讶。他不是第一次见秦观,那日在考场门口的一场舞弊案,秦观就是主角,而且之前他也听闻过秦观的轶事,甚至这次秦观科举,还是他开的推介信,自然有很深印象。

    三人自我介绍完毕,林奇开口道:“我杭州文风鼎盛,人才辈出,你们三人的诗作写的很好,当可入三楼,与我等一起共度七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观心里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后世,谁不是搂着姑娘过七夕节。要不是因为系统任务,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一群大老爷们聚在一起过七夕。

    还举办什么诗会,古人的爱好也是奇葩。

    在三人身上巡视了一圈,林奇问道:“那首‘当日佳期鹊误传。至今犹作断肠仙’,是你们谁做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站出来,躬身行礼,“是学生所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林奇现在明白崔学政为何不顾威仪,直接将秦观的诗作纳入袖中了。

    林奇看向崔学政,笑着说道:“看来崔兄是极喜欢秦观的书法,所以才做出将诗作直接塞入袖中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崔学政露出得意之色,“群狼四顾,我也只是先下手为强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