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6章: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
    秦观、沈逸辰和崔健三人落座,诗会继续。

    他们坐的这桌,是专门给能够登上三楼的才子准备的,所以这一桌只有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秦观打开系统面板,发现之前发布的临时任务并没有完成,看来自己刚刚那一首词,还算不得扬名。

    没事,秦观还有大招。

    第二轮开始,限时两刻钟,也就是半个小时,时间很是充裕。

    酒宴也正式开始,撤下桌上的点心干果,摆上一道道精美菜肴,西湖醋鱼、龙井虾仁、爆鳝段、酱熬鸭、西湖莼菜汤。

    秦观尝了尝,这些菜的味道真心不错,不愧是杭州有名的酒楼,秦观晚饭还没吃呢,肚子早已经咕咕叫,不管其他,开始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席间,其他人也都在谈论诗词,举杯畅饮很是热闹,沈逸辰看秦观吃的卖力,轻笑了一下,举起酒杯说道:“秦兄,你我与崔兄三人同桌也是缘分,我们共同饮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崔健也道:“今年有幸登上三楼,与两位相识。”

    秦观放下筷子,“确实是缘分,干杯。”

    一口将杯中酒喝干,大赵的酒度数较低,味道有些寡淡,但是好酒的味道也不错,别有一番滋味,并不比后世的酒差。

    秦观对高度酒无爱,他平时喝酒也多是喝啤酒和葡萄酒,白酒很少沾。主要原因是他的酒量真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秦兄,第二轮开始,我看秦兄吃的尽兴,难道秦兄不准备再作一首诗吗。”沈逸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想法,不知道沈兄想好了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了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隐隐间有了相比较的意味,两人同时开口说道:“不如一起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崔健看看两人,他感觉又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秦观和沈逸辰同时起身,引起厅内众人的目光,看两名年轻才俊走到文案前,人们喧哗的声音都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袭白衣,同样文采斐然,就是不知道两人能否作出比之前更优秀的诗作,人们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早有打算,系统任务是“七夕诗会扬名”,他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想法,自然将最好的七夕词拿出来,提笔写下了那首流传千古的鹊桥仙。

    如今秦观的书法已经有了书法家的水平,字迹丰神俊逸,笔走龙蛇,只是几分钟时间,鹊桥仙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沈逸辰胸中早有腹稿,也是一蹴而就,写出了一首之前精心准备的诗词。

    两人背对着大厅写字,没有注意到,在两人写字时,已经有人悄悄来到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之前一首青杏小,已经让林奇十分喜欢,后来的两首七言诗,别样红和西子湖,也令林奇眼前一亮,今天秦观又写出了一首好词,所以林奇十分好奇,这秦观又会写出什么诗词出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秦观的情况比较特殊,之前是全杭州都知道的纨绔,一夕间,却成了杭州有名的才子,这更令人好奇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好奇心的,就算是林奇这样的高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林奇站在秦观身后,看着秦观写诗,当秦观写完第一句之后,林奇就知道这是一首词,词牌是鹊桥仙。而第一句,已经让林奇感觉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”

    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中变幻多端,天上的流星传递着相思的愁怨,遥远无垠的银河今夜我悄悄渡过。

    非常有味道。

    当秦观写完第二句的时候,林奇心里就是一震,不禁心中叫了一声妙。

    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
    在秋风白露的七夕相会,就胜过尘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。

    林奇知道,这一句绝对能够被称之为经典诗句。

    只看这上半阙,林奇就能感觉出,这应该是一首好词。林奇站在秦观身后,眼睛瞪得老大,生怕错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秦观再次动笔,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句,林奇激动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,强忍住没有上前打扰秦观。

    共诉相思,柔情似水,短暂的相会如梦如幻,分别之时不忍去看那鹊桥路。

    这一句,写的真美,写尽了分别时的情绪。从文字里看到感情,这不正是诗词之巧文字之妙吗,秦观的用词,已经赋予了这些文字以生命。

    秦观并没有观察到后面的情况,没有停顿,直接写出最后一句,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   只要两情至死不渝,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。

    林奇只感觉一股灵气,从天地间,从窗外的明月里流过来,直接灌入自己的全身,让他舒爽犹如成仙。

    林奇也是诗词大家,可是这一刻,他却被这首词深深震撼,他从没想到,竟然有人可以写出如此美妙的七夕词。

    在秦观放下毛笔的那一刻,林奇眼睛放光浑身颤抖,一下子扑了上去,嘴里大叫道:“好词,绝妙好词,我从没见过如此绝妙的七夕词,我敢说,从古至今,任何一首七夕词都比不过这一首。”

    林奇的一声吼,下了秦观一跳。

    随后就看到这位稳重的知府大人,已经扑到文案前,激动的欣赏起来,嘴里还不住的说着好词、妙词,整个人就差趴到秦观刚刚写的那首词上面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林知府这样,也好奇的围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有人过来,林知府的反应之快,超过所有人的思维,只见他迅速将文案上的诗词卷起来,直接塞到自己的袖子里。

    众人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怎么林知府也和崔学政一样,直接往袖子里藏啊。

    崔学政似乎想到了什么,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林兄,你总要让我们看看诗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短短时间,林知府已经恢复了往日稳重的状态,哪还有刚刚的失态,对崔学政说道:“这首词,我来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奇先是闭上眼睛,回想了一遍诗词,又酝酿了一下情绪,开口吟唱起来。

    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   林知府吟唱完,却发现厅内众人都是一副沉醉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