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7章:整个诗会的光华都被秦观夺去了

    一首鹊桥仙,将牛郎织女的故事,淋淋尽致的表露无遗,诉说着离别之苦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出现过无数的七夕佳句,可是这首词,却有些不同,离别之后却奇峰突转,一改往常,无怨无恨,从立意上就高出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美的句子吗。

    听了就让人心醉。

    “好!!!”

    突然有人高声叫了出来,把沉浸在诗词里的众人惊醒。

    厅内顿时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激动的说道:“这首词,真是写的荡气回肠感人肺腑,这首词写尽了七夕之美,写尽了情爱之巅,真是好词。”

    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。美,真美,美到令人心醉!”

    崔学政感叹道:“刚刚秦观那首‘鹧鸪天’,我已经觉得是七夕词的巅峰,可是这首鹊桥仙一出,就如月放光华耀耀生辉。我敢说,这首词一出,以后每年的七夕诗会,都少不了被人拿出来吟唱一番,这是一首可以流传千古的名篇啊。”

    崔学政走到林奇身边,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奇道:“林兄,将秦观的诗稿拿出来,让大家都欣赏下原文诗作吧。”

    林奇瞅了瞅那些看过来的灼热眼神,脸色一正道:“本次诗会,由杭州府衙举办,我准备将此次的诗作,全部留存在府衙,为了避免有损失,还是由我保管吧。”

    崔学政见自己的心思被识破,不甘示弱的说道:“秦观乃秀才学子,他的诗作,理应由我学政衙门保管。”

    这时闫博士也赶来凑热闹:“秦观是府学学子,他的诗作,自然应当存放在杭州府学,以供后进学子学习瞻仰。”

    为了一篇诗稿,一群大人竟然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沈逸辰刚刚写完,手里拿着诗稿想给众位大人看,可是厅内风云突变,林知府直接将秦观的诗作收走,然后当堂吟唱出来。

    这首鹊桥仙一出,沈逸辰当时听的也是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秦观的这首鹊桥仙,简直太好了,听完这首词,瞬间被打动,沈逸辰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看到大人们争抢秦观的诗作,在看看自己手里的这首诗,沈逸辰抬起手,将手里的诗直接撕碎。

    崔健站在沈逸辰旁边,看到沈逸辰的动作就是一愣,问道:“沈兄,你怎么把写好的诗文给撕了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看了看秦观,又看了看依旧在为那首鹊桥仙争执的几位大人,感叹道:“这首鹊桥仙一出,其他的七夕词,都已经没了意义,从此以后,将无人可以超越,我又何必拿出来献丑呢。”

    崔健点点头,“还好我刚才就打定主意不再献丑,能上三楼我已经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沈逸辰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厅内众人竟然没人关注他,杭州第一才子的光芒隐去。

    就好像刚刚的崔健一样,被忽略了。

    林知府、崔学政、闫博士还在争论那首诗应该归谁,就听李通判说道:“秦观就在这里,再让他写一遍不就可以了吗,何必争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恍然,目光都看向秦观。

    这灼灼的目光,让秦观想起奶奶过寿时邹老、董老他们的眼神,好吧,看来今晚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林知府招来一名小吏,“抄写一份秦观的七夕词,给学子们吟唱,让他们也欣赏一下这首佳作。”

    小吏抄了诗词下去。

    楼下众学子们,有的在饮酒,有的在聊天,有人在琢磨新的诗作,小吏来到二楼,大声说道:“三楼出了一首佳作,众位大人让与诸位一起分享。”

    厅内众人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小吏将这首鹊桥仙读完,厅内学子顿时有人轰然叫好,

    “这首词真是写的好,爱情观超越了之前的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悲哀中有欢乐,欢乐中有悲哀,悲欢离合,跌宕起伏,真是妙到豪巅。”

    “我竟然有种落泪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问道:“不知道这首绝妙好词,是那位大人所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是林大人,林大人可是咱们大赵文坛有名的大词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究竟是谁作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好奇,小吏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说道:“不是诸位大人写的,这首词,是秦观秦少游公子所做。”

    厅内的人一听,就是一愣,没想到竟然是秦观写的,所有人都知道,这首词一出,秦观的大名,恐怕不只是在杭州流传了。

    这时就有人用略带戏谑的眼神看向柳肃,之前柳肃还曾经说过,秦观连二楼都登不上来,可是人家一首鹧鸪天,直接登上三楼,现在又写出这样的一首词,看来今晚的魁首,非秦观莫属了。

    柳肃刚刚还夸了一句这首词好,可是听到竟然是秦观所作,顿时被憋在那里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着,秦观那个纨绔,肯定会在这次诗会上露出马脚,可是没想到,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写出好词。

    柳肃真是不能接受,心中咬牙切齿的想到:“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抄来的诗词,早晚有一天拆穿你。”随后端起一碗酒水,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也许是喝的有些急了,有酒水进了气嗓,柳肃猛烈的咳嗽起来,整张脸都涨红了,弄得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小吏来到一楼,将秦观的诗词再次吟唱一遍,又是引起一阵叫好声。

    这里的学子,不见得有多高的诗才,可是欣赏诗词好坏的水平还是有的,这首诗一出,就知道这绝对是一首绝妙好辞,可以流传千年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人们知道这首词竟然是秦观所作时,郑达哈哈大小起来,大声说道:“看看,我就知道秦观一定能写出好诗词,这首诗一出,我看今晚的诗魁非少游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秦观送给郑达一首词,郑达还在考虑是不是用这首词登上二楼,至于作弊的羞耻感,郑达是不会考虑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首词一出,他顿时觉得,就算登上二楼又如何,今晚整个七夕诗会的光华,必将完全被秦观夺去。

    秦蔚听到这首词是秦观写的,也是感到非常惊讶,虽然知道了秦观有些诗才,可是他也没想到,秦观竟然能写出这样的好诗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秦蔚竟然想到,或许他们秦家,今后会有一人被史书记载言传百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