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68章:满城皆闻“鹊桥仙”

    知府衙门举办的诗会,邀请杭州最有身份、有名声的举人秀才学子,是规格最高的诗会,自然备受关注。

    诗会上如果出了佳作,会第一时间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西湖之上,一艘艘画舫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在一艘华丽的三层画舫上,也正在举办一场诗会。

    一众学子们高谈阔论、吟诗作赋,再叫来杭州有名的清官美人作陪,这里的气氛比望月楼诗会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“蒋兄这首词写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今晚你这首佳作,怕是要摘得头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蒋兄这首词,恐怕就是参加望月楼诗会的那些学子,也未必写的出。”

    “望月楼诗会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我们在这里痛快,西湖画舫美人在侧,更能激发灵感,蒋兄这首词,如果那些大人听到,必定被蒋兄的文采所震惊折服。”

    那名被众人夸奖吹捧的蒋才子,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之色,却假作谦虚连连摇手道:“望月楼诗会邀请的都是杭州有大才的俊杰,必定会写出很多佳作,哪里是我能比的,我不及矣不及矣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蒋兄这首词写的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艘小舟划过来,船夫递上一张纸,很快有侍女拿着这张纸进了画舫花厅,“望月楼最新诗作,据说是秦观秦少游公子所做,已经被林知府点名传唱。”

    众人来了兴趣,

    “哦,那秦观又写了一首诗吗,刚刚那首鹧鸪天就不错,不知道这首能否超过刚刚那首鹧鸪天。”

    “能出一首就已经难得,好诗词又怎么可能信手拈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奇怪,我与那秦观是同窗,之前从没见他好好学过功课,可怎么突然之间就满身文采了呢。”

    蒋才子嗤笑道:“我与纯元兄交好,纯元兄告诉我,那秦观在科举的时候,肯定是舞弊了,要不然他绝对考不上,只不过有人维护,钱家两兄弟倒霉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秦观的诗词,少不得是买来的,至于他说的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,只不过是掩人耳目,难道他还真的被道祖赐福不成。”

    蒋才子看向第一个接过诗稿的人,说道:“张芝,给大家读一读,看这次秦观又拿出什么诗作糊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芝”

    “张芝”

    叫了两声,那个叫张芝的学子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张芝拿到诗作,只看了几眼就被这首词深深的吸引了,沉醉其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喊他,张芝脸上满是兴奋的站起来说道:“这首词写的太好了,除了那些先贤大诗人,我从没有见过这样令我沉醉的诗词,我敢说,这是我见过最好的诗词。”

    有个喝多了的家伙不屑的说道:“难道还能超过李杜吗,如果他真能写出一首比肩李杜的诗词来,我就直接跳湖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大家念念,你们自己品味,”张芝也不争辩,开始念起秦观的那首鹊桥仙。

    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   一首词念完,再看画舫大厅内,众人都痴愣愣的,好似没了魂魄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入水声,将众人惊醒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何兄怎么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捞人啊。”

    画舫的奴仆下水捞人,很快将何书生捞上来,这何书生本来就会水,所以根本淹不着。

    何书生回来,一身是水的站在花厅,身上还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水,有人赞道:“何兄真是个信人,说跳水就跳水。”

    何书生悠悠说道,“这首词写的绝,深入人心,我看以后七夕将再无七夕词。”

    有人跟着感叹道:“是啊,从此以后,恐怕再无人作七夕词了,而且以后的七夕,这首鹊桥仙必将被人拿出来传唱。”

    杭州城谢燕街,绫兰诗社。

    绫兰诗社是杭州最大的女子诗社,今天七夕,很多女才子、大家闺秀聚在这里一起过节。

    大赵国的女子,远不像后世明清时候那样,被限制的死死的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大赵国继承唐风,女子相对来说要开放自由很多,一些大家族的女子,也会如男子般学习学问诗文。

    大赵国可没有什么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说法。礼教大防也远没有明清那般严格死板。

    在大赵国,女子从事教习、医者、经商者不在少数,甚至从军者也有之。

    此时诗社内莺莺燕燕,一群女子们赏月饮酒论诗,比那些小诗会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门口一名丫鬟接了外面传来的诗文,走进诗社内,将手里的诗稿递给绫兰的诗社林诗霜,小声说道:“小姐,这是刚刚从望月楼诗会传来的诗作。”

    林诗霜一开始并没在意,可是打开后只看了一眼,就被手里的这首诗吸引。

    “诗霜姐姐,是望月楼诗会最新的诗作吗。”

    “诗霜姐姐在发什么呆。”

    叫了两三声林诗霜才醒来,随即神情激动的说道:“刚刚接到望月楼的诗词,我看了一眼,真是一首绝妙好词,我给姐妹们念一念。”

    随即,将那首“鹊桥仙”读了一遍。

    刚刚念完,顿时有无数女子叫好,

    “这首词真是美到了极处。”

    “听了这首词,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,好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如此,现在我的心还砰砰砰的跳呢。”

    林诗霜说道: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这两句词揭示了爱情的真谛,爱情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,只要彼此相爱,即使终年天各一方,一年只见一次,都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贵得多。”

    有女子问道:“姐姐,这首词写的真好,不知道是出自哪位才子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是沈逸辰,他可是杭州第一才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猜测是沈逸辰。”

    “望月楼诗会汇聚了杭州有名的才子,别人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没准还是那秦观呢,之前传来的诗词,他不也是写出了一首好词吗。”

    “秦观就是一个纨绔子,之前的那首词只是侥幸而已。这首鹊桥仙如此绝妙,怎么可能是秦观所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