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0章:千贯求诗

    诗会结束,几位大人离开前,对学子们又勉励了一番。

    在望月楼门口,秦观这位今晚的诗魁站在首位,躬身送诸位大人、博士、宿老们离开。

    几位大人看向秦观的眼神都和善了很多,甚至都带着欣赏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秦观啊,你已经取得秀才功名,今科乡试,希望你能有一个好的发挥。”崔善福勉励道。

    “秦观啊,你也是府学学子,如果学问上有问题,随时可以回来向先生们请教。”闫博士和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观,我与你父是同年,你应该叫我一声伯伯,以后有时间,可以到府衙来坐坐。”林奇林知府确实对秦观生出爱才之心,对秦观邀请道。

    到府衙坐坐,这几个词听的秦观感觉慎得慌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忙不迭的躬身行礼:“等伯伯什么时间空暇,小侄前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其他学子见到这一幕,心里生出无限的羡慕、羡慕、羡慕。

    几位大人满意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对秦观如此和煦,与他的家世才学不无关系,当然,他们怀里每人一份的诗词书法,也是加分项。

    大人们离开,秦观和秦蔚、郑达也准备离开,可这时却有一个胖大的身子拦在了秦观面前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这是何意,不会找我们要饭钱吧。”秦观笑着对拦在面前的望月楼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陈老板满脸堆笑,“哪敢哪敢,这次诗会是府衙包场,费用自然是由府衙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拦我们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老板搓搓手,“是这样,秦公子的一首鹊桥仙,夺得今晚魁首,这也是我们望月楼的荣幸,我想请秦公子给望月楼留下墨宝。”

    听陈老板这么说,秦观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现代位面,就有四大名楼之说,黄鹤楼、鹳雀楼、岳阳楼和滕王阁。这四大名楼是怎么出名的,不是因为他们建筑有多么豪华,全都是因为文人的诗词而闻名天下。

    鹳雀楼因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而闻名,滕王阁因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而闻名,黄鹤楼因崔颢的《黄鹤楼》诗而闻名,岳阳楼因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而闻名。

    在大赵国,情形也大致如此。

    大赵国的几处名楼,也全都是因为诗作而闻名。

    这望月楼,自身条件不差,三层木楼,装修典雅。地理位置不差,就在西湖边,风景绝佳。历史不差,前后也有六十年时间了。

    所差的,就是名气。

    虽然在望月楼也出过一些名家诗作,可是这些诗作也只能说好,却绝达不到千古流传那种级别。

    这望月楼的陈老板也不是个粗人,也曾经上过学考取过秀才身份,可惜才学也就到顶了,最后接手了家里的望月楼,却将望月楼打理的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陈老板有一个心愿,就是将望月楼变成天下闻名的名楼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成为名楼,那望月楼将成为陈家千年不败的依仗。就算是这间酒楼烧了毁了,重新建起来照样还是望月楼,是天下名楼。

    秦观笑着看向陈老板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老板神色一窒,心里就是一突,看来这秦二公子不好糊弄啊。他之前还想着,自己只要一开口,可以给他诗作扬名,估计这秦观会很高兴的留下墨宝。

    最后自己拿出几十贯润笔费意思一下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,我愿意付200贯润笔费,只求“鹊桥仙”墨宝一幅,您看如何。”陈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秦蔚一听200贯,真不少了,他一个月的零用也不过20贯而已。

    秦观却摇了摇头,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老板狠了狠心,“500贯。”

    秦观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1000贯。”说这话时,陈老板已经是咬着牙在说了。

    郑达见陈老板竟然因为一首诗词,开到了1000贯的价格,对秦观羡慕的说道:“少游兄,你的墨宝现在竟然值1000贯了,哪天你没钱了,随随便写几幅字就够花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轻笑说道:“不是这么算的,陈老板之所以出这么高的价格,是有深意的,我说的对吧陈老板。”

    陈老板的胖脸挤出一个笑容,“没深意,没深意。”

    听秦观这么说,秦蔚和郑达都来了兴趣。“秦观,你觉得陈老板这样做有什么深意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了陈老板一眼,对着两人说道:“简单来说,就是陈老板正在打造一个品牌。我猜测,陈老板是准备将望月楼打造成大赵国名楼之一,我说的对吗陈老板。”

    陈老板定定的看着秦观,他不知道秦观怎么会如此准确的猜出他心底的想法。“秦二公子,您是怎么猜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很简单,如今的杭州诗会,规格最高的就是望月楼诗会,每年的七夕,中秋,上元三大诗会也都在望月楼举办,可以说,望月楼已经是杭州的魁首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这三大诗会,陈老板都只收很少的费用,大哥你想想我们用的饭菜,按照以往望月楼的价格,一桌最少十几贯,可知府衙门总共才付了100贯费用,陈老板肯定是赔本的。”

    “赔本的生意没人会做,如果不为赚钱,那就是为了赚名声,所以陈老板的意图不难猜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老板笑了笑,“秦二公子好心智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秦二公子的一首“鹊桥仙”可谓惊才绝艳,我想不出半月,这首词必然在江南流传开,半年后,这首词必然全国闻名,到时候秦二公子“小诗仙”的名头必然人尽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秦二公子出名,鹊桥仙出名,我们望月楼作为写出鹊桥仙的地方,自然也会跟着沾光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陈老板道:“所以你想留下我的墨宝,如果客人来到望月楼,看到鹊桥仙,望月楼的名气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陈老板笑笑。

    秦观继续道:“如果客人来了看不到鹊桥仙诗作,必然会很失望,这对望月楼来说,绝不是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秦公子有什么条件。”陈老板擦了擦汗。

    秦观看陈老板的样子一笑,说道:“陈老板放心,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,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秦公子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望月楼二楼十天的使用时间。”秦观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