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1章:韩玉卿

    “望月楼二楼十天的使用时间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奇葩的要求。

    陈老板皱起眉头,他不知道秦观想要做什么。要知道,这年头的所谓才子们,很多都是非常豪放的,什么五石散大会、无遮大会、兔子大会的。

    画面不要太刺激。

    如果真做出些浪荡事,那他望月楼的牌子就彻底砸了。

    “秦二公子要做什么?”陈老板虽然渴望那首词,但他更为自己的望月楼负责,如果对方做的出阁,他会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陈老板放心,不会做什么有损望月楼名声的事情,现在我只是有一些想法而已,是正经事,而且未必会施行,就算到时候用到望月楼,也会和陈老板商量的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正经事?”

    秦观点头:“绝对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最后陈老板选择相信秦观。

    再说了,秦观不是答应最后和他商量吗,如果秦观要乱来他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上楼又给陈老板写了一遍鹊桥仙,三人这才下楼,此时时间还不算晚,街道上依旧人流如织热闹非常,男男女女在湖边放灯游玩。

    郑达问道:“1000贯,就换了个使用望月楼二楼十次,而且还酒水另算,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:“不亏。”

    他脑子里有一个计划,不过只是一个还不算成熟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那你包了二楼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包一层,静静的品酒看西湖景色,不是挺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静静就值一千贯?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,有钱难买静静啊!”

    回到家已经是深夜,秦观又喝了一些酒,芸香伺候着洗漱之后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进入系统。

    “强筋壮骨丹,为低级丹药,可小幅度增强体质。”

    秦观现在想的是,要不要拿出来吃掉呢。

    想了又想,最后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药不能乱吃,谁知道吃了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再说自己现在身体好着呢,棒棒哒,不吃也没事儿,就先留着吧,以后如果用到的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随后退出系统,美美睡去。

    七夕虽然过去,但秦观的那首“鹊桥仙”却以恐怖的速度向外传播,只是短短时间,全杭州的所有读书人,都在传唱鹊桥仙,人们也知道了,有一位秦观秦少游公子。

    这几日,秦观的风头甚至盖过了沈逸辰那个杭州第一才子。

    随着“七夕词文汇”的出版,随着各种渠道不断的向外传播,秦观的大名,更有向着整个江南地区蔓延的趋势。

    当初柳肃想要捧杀秦观,而传播出去的‘小诗仙’名头,却真的被坐实了,现在就已经有人在喊秦观为小诗仙。

    杭州,韩家。

    后院练武场中,一名女子正在练剑。

    满头乌丝秀发扎成马尾,干净利落,脸容清丽绝美中带着几分英气,一身劲装勾勒出曼妙身材。手中一柄利剑,出手如电上下翻飞,剑光过处犹如闪电划过天空,剑法虽然凌厉,但被这位女子使出来,却带着无限美感。

    劈空一斩,只见练武场边的一个硬木靶子,上半截从中滑下跌落地面,却是被斩了个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一套剑法结束,韩玉卿停下动作,呼吸不乱,一旁伺候的小霜赶紧递过手巾,韩玉卿摇了摇手,将手中宝剑往外一丢,宝剑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,刷的一下,插进四五米外挂在兵器架上的剑鞘里,动作说不出的潇洒。

    小霜又端起茶杯递给自家小姐,韩玉卿接过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小霜看看小姐,说道:“小姐,这几天姑爷成了杭州城的名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喝茶的动作一顿,“他又做什么龌龊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霜呵呵一笑,“小姐,这次是真的出名,不是被人笑话,前天姑爷参加州府衙举办的七夕诗会,写了一首七夕词震惊了所有人,最后人们都不敢写诗了,弄得诗会草草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姑爷的那首诗词,已经在杭州被广为传唱人尽皆知,现在人们都喊姑爷叫‘小诗仙’呢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好奇,“什么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您念念,”说着从怀里抽出一张纸,将那首鹊桥仙念了出来,当韩玉卿听完这首诗后,也被这首词迷住了。

    那个只知道胡闹的家伙,竟然能写出这么美的诗词,还真让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与秦观的这场婚事,说的好听叫门当户对,说的难听,是武勋与文臣间的联姻,相互借力而已。

    那时两人都是孩子,不过十二三岁而已。哪知道那秦观长大后,却成了杭州最有名的纨绔,不学无术浪荡无迹。

    韩玉卿本是要强的性子,自然对秦观这种人很是看不上,可这人又偏偏是自己的未来的丈夫,所以心中对秦观恼恨的很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心态,那次妓院见面,见秦观那浪荡样,才忍不住出手打晕了秦观,实在是对秦观这个家伙气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日子,她却听了很多关于秦观的传闻,都不用刻意打听,坊间自有流传,却发现那秦观变化极大,竟然真的考中了秀才,还连续做了几首好诗词,名动杭州,成了有名的才子。

    这让韩玉卿感觉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浪子回头?

    韩玉卿哼了一声:“就算是会写诗词又如何,被人家一激就答应与人家打赌,考不中秀才就跳湖。虽然最后他考中了,但也能看出他性子是个不沉稳的,以后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小霜觉得自家小姐的要求太高了,说道:“小姐,我觉得姑爷已经改变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韩玉卿点点头,“这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秦蔚走进秦观的房间,秦观正在读书,看大哥过来,赶紧站起来:“大哥,是读书读累了吗,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秦蔚说道:“确实读书读累了,到前厅去转一转,刚好看到下人准备给你送来,我也正想看看你,就给你捎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扬了扬手中一摞请帖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七夕诗会之前,秦观可能一天会接到一两个诗会的邀请,还有加入某某文社的的邀请。

    可是在七夕诗会之后,每日最少有七八份请帖送到秦府,还有很多人前来拜访,甚至是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秦观还接待一番,可是人一多,秦观就感觉很是麻烦,最后干脆吩咐仆役,凡是有人来,就说自己在闭关读书,准备秋闱乡试,不参加诗会也不加入文社,更不见客。 发书一个整月,做个纪念。很多书友坚持每天投票,还有很多书友打赏,大雨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厚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