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5章:人生大事,买房置地

    牙行其实就是中介,类似于现在的协会,不过比现在的协会更有束缚力。大赵国有规定,“如是产业、人口、畜乘交易,须凭牙保。如有故违,关联人押行科断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?如果有谁买卖房屋、奴隶、牲口,必须让中介经手,谁敢违反这个规定,就让中介把他送到相关的中介协会去接受处罚。

    牛逼吧。

    房屋土地买卖的中介叫“庄宅牙行”;奴隶买卖的中介叫“生口牙行”;牲口买卖的中介叫“五畜牙行”。

    就算买卖双方私下里沟通好,也需要到牙行办理手续才能作数,才受官府保护,如若不然出现纠纷,官府是不管的,甚至先处罚双方再说。

    赵律有规定:“田宅交易,须凭牙保,违者准盗论。”

    大赵国法律规定,买卖房子和土地,必须让中介经手,不然就按处罚盗贼的相关法律处理。

    处罚盗贼的相关法律是怎么写的呢,在没有造成人身伤害的情况下,一般是按赃计罪,也就是你偷的东西越值钱,给你定的罪越重。在大赵初年,偷的东西如果值一尺布,打六十大板;如果值50尺布,劳改一年。您想想,一套房子值多少钱?几百尺几千尺布也有了,按照这种法律,如果谁在赵国卖一套房没找中介经手的话,打板子能把屁股打烂,坐牢能把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牙行手里的资源多,想要买房买奴隶买牲口,找他们正合适。

    秦观刚走进牙行,就有牙子上前招呼,态度十分恭敬:“这位公子,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小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牙行的牙子固定收入很少,主要看提成,买卖越大提成越高,他们赚钱主要指着客户,又怎么可能态度不好呢。

    “我想买一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牙子脸上堆笑,说道,“不知道公子想要什么样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买一套别院,不能太小,最好是在西湖边。”

    秦观有一个愿望,就是在西湖边拥有一套别墅,不过现代也只能想想,就算是他家也买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愿望,在这里却可以实现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买卖,牙子赶紧说道:“公子请里面详谈,还没请教公子贵姓。”

    秦观还没说话,旁边的二宝略带傲气的说道:“我家公子就是秦观秦少游。”

    牙子的腰更弯了,脸上甚至都带出了崇敬的神情,“原来是秦二公子,恕小的没眼力价,如今秦公子的大名,咱们杭州谁人不知,您要买房子,小的绝对给您挑一套最称心如意的。”

    安坐,奉茶。

    牙子搬来一摞书册开始翻阅,好一会儿之后对秦观道:“公子,给您挑了三套,我给您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观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桌上摊开一张简单的城市地图,牙子指着一地说道:“按照您的要求,这三处地方都在西湖边,您看这里,这套宅子占地一亩六,紧靠西湖边,建成只有十年,作为别院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一亩六分地的别院可是不小了,如果放在后世,这套房子最少几个亿。

    “这套房子什么来历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套宅子以前是马员外的别院,去年马家做生意亏了钱,从钱行借贷了一笔钱,用这处别院做抵押,可是后来生意一直惨淡,无力偿还借贷,超过时间后,这套宅子就归到了牙行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不着急做决定,秦观点点头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套宅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牙子指了指地图上的另一个地方,在城南。

    “这套宅子占地两亩半,建成只有五年,前堂后寝,里外四进,房屋三十九间,还有前后两个小花园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着有些心动,问道,“这套宅子有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牙子不敢隐瞒:“这里之前是咱杭州府宋押司的宅子,后来宋押司犯了案子,被查出贪污钱粮,判了个流放三千里,宋家败了,举家迁回老家居住,这套宅子就挂到了牙行出售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听‘宋押司’这三个字,脑海里立刻显现出那个黑脸贼像的宋江来,不过转念一想,押司只是个官职,负责案卷整理和文秘工作的吏员,每个州县都有押司。

    再说这是另一位面的大赵国,不是大宋,而且那宋江是郓城县押司,这里是杭州,肯定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套宅子挂了有多久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牙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有两年半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那为何至今没有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牙子讪讪一笑:“宋家卖的不便宜,是正常市价。更主要是宋家败了,那宋押司被判流放,人们觉得这宅子晦气,所以愿意购买的人寥寥。”

    没住两年就出事了,人们自然觉得晦气呢。

    晦气还不便宜,难怪没人买。如果按正常价卖,别人干脆自己在西湖建一处别院好了,反正现在西湖边的地很便宜,干嘛要你住过的房子。

    “说说另一处。”秦观喝了一口茶道。

    牙子不敢怠慢,又在地图上指了一地,道:“这处宅子是前漕司转运使的一处别院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听,打断道:“不会又是犯了事情被拿下,宅子放到你这里售卖的吧。”

    牙子咧嘴尴尬一笑:“别的宅子,也配不上秦二公子您的身份啊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继续说吧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这处宅子到不是售卖,而是被官府扣押抄没后,州府衙门在这里寄售的。”说道这里,牙子压低声音道:“咱们林知府刚刚上任,查的第一个案子,就是这漕司转运使刘大人,那位宋押司,也是被此案牵连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到这里,才从脑海里翻找出一段模糊的记忆,不过对那件事情,他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那位林奇林知府,一上任就展开了一场官场风暴,着实查了几个人,即整肃了官场也立了威,很是展现了一番手段。

    “这套别院规格不小,足足有6亩,房屋四十五间、假山、廊院、池塘一应俱全。还是请名家专门设计的,引来西湖之水,布局典雅别具风格,外面还有一个小码头,出门就可以登船游湖,绝对是一套好宅子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当年那位刘大人,光花在这套宅院上的钱,就不下四万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