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7章:一条珍珠项链换一套别院

    秦观一听先是一愣,随即就明白过来,这肯定是那王二狗使的手段。

    鬼宅,也亏他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秦观买宅子那天,二宝就在当下,这小家伙心思活络的很,在秦观耳边说道:“少爷,您说这是不是那牙子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秦观屈指敲敲二宝的脑子,疼得二宝一缩脖子,“什么也别说,什么也别管,和咱们无关,不得对外透露任何消息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二宝笑笑,“我知道的少爷。”

    还有半个月就要秋闱乡试,这些日子,秦蔚每日都是闭关读书,也就是吃饭的时候,秦观才能偶尔看到大哥,大多时候,秦蔚都是直接在自己房里吃,连来前厅的时间都没有,这才是真正的用功苦读。

    自从二宝知道了鬼宅传闻后,就特别关注这件事情,经常给秦观传递外界消息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关于刘宅闹鬼的传闻越来越多,也越传越广,甚至达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,那里原本就不好卖,这下子更是无人问津了。

    一晃十天过去,这日有人给秦府递信,王二狗在酒楼约见秦二公子,秦观一听,就知道好事成了。

    带着二宝,在一处酒楼与王二狗见面,包厢内只有王二狗一人,看到秦观进来,王二狗立刻站起来,恭敬的请秦观上座。

    酒菜上桌,等伙计出去,王二狗才低声说道:“秦公子,事情成了,总计一万八千贯,这个价格您还满意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听,也被这个价格惊到了。

    原价三万八,最后竟然压到了一万八千,这家伙也太狠了。原本他以为,能便宜个两三千贯就不错了。而且从这件事情的操作来看,这件事情,很可能不是王二狗一个人在参与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不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格我很满意,只不过,我现在没有这么多现钱。”这话让王二狗一愣,心说这位爷是在逗自己吗,没钱你之前说的那么言之凿凿的。

    秦观继续到,“我知道你们牙行,也有收押典当的业务,我手里有一些珍珠想要售卖换成银两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王二狗又笑了,珍珠不就是钱吗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个小的就能办,一定给您定最高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秦观来之前就有准备,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,递给王二狗道:“那好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王二狗接过盒子,打开看了一眼,就被惊在当场,“这珍珠好漂亮啊,竟然是金色的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串金色的南阳珠,大小有花生豆大小,在阳光下闪着熠熠金辉,王二狗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花了。

    秦观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,问道:“这串项链价值几何。”

    王二狗颤抖着说道:“秦公子,我,我是做庄宅牙行的,对这些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懂行的看一看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王二狗一听,就站了起来,“好好,我现在就去。”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,可是刚走几步,又停了下来,看着秦观道:“公子,要不您派个人跟我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还没傻到家,秦观笑笑,对二宝道:“二宝,你随他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宝一惊道,“少爷,我,我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信任你,去吧。”这样的珍珠,秦观的箱子里有几十串,他根本不在乎,有二宝跟着就够了。

    项链到了二宝手里,二宝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,跟着王二狗去了,秦观安心的吃起饭菜,还别说,虽然这处酒楼不算大,不过饭菜的味道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秦观一顿饭还没吃完,二宝和王二狗就回来了,两人脸上都带着红晕,显然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一进包厢,二宝就说道:“少爷,您知道典压行开价多少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放下筷子,问道:“看来是不少,给少爷说说。”

    二宝兴奋的说道:“典压行开价两万七千贯。”说完这个数字,二宝的脸色更红了,显然是兴奋的,这小家伙从来没接触过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秦观也感到吃惊,他也没想到,这串珍珠竟然值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珍珠在古代值钱吗。

    答案是很值钱。

    古人将珍珠分为九品,以形态浑圆、色泽莹润为美,而珍珠的颗粒越大,圆美光洁,能发出七彩的虹光,就越值钱,也就是所谓的“一分圆一分钱”。

    明代有文记载,一颗大如龙眼,无瑕疵的珍珠,要价是两万两银子。花生豆大小的一串圆润无暇的白珍珠,价格在七八千两银子左右。

    秦观拿出的这串珍珠,绝对圆润无暇,更重要的是,这是一串金珍珠,古代能够找到带色珍珠十分难得,别说是这么大的金珍珠,而且还是一串的,绝对是宝贝。

    所以典压行才会开出这么高的价格。

    秦观心想,原本只是拿来看看,问下价格,看需要拿出多少珍珠才能换这套别院,可现在的情况是,一串就够了,而且还有剩余。

    原来两串几百块钱一条的项链,就可以换了那套宅子,早知如此,何必弄那么多手脚,直接甩给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秦观有两大提箱呢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很是简单,秦观只是露了一面,将金珍珠典压,换了两万七千贯钱,然后又花了一万八千贯,拿到了刘宅房契,这可是经过牙行和官府备案的,具有绝对的法律效力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那里将成为秦观的别院,不能再叫刘宅了,应该叫秦宅。

    至于王二狗,秦观自然履行承诺,私下里给了他两千贯,乐的这家伙不住道谢,嘴里不住说,如果以后秦公子还想要买东西,一定找他,肯定给办的妥妥帖帖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一件事让你去办”。秦观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您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那套宅子现在归我了,但里面却没有下人,你也知道,过几天乡试我要参加考试,没有时间亲自处理,如果你有空,能否帮我买几个丫鬟仆役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一块我熟,保准给您安排最好的丫鬟仆役。”王二狗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相信王二狗的眼光比自己贼,也就没有跟着去挑人,带着二宝再次来到别院。

    走进别院,前厅后院又转了一遍,秦观真是越看越喜欢。在现代想要拥有这样一套风景如画的宅子,想也不要想,可是这个梦想却在这里实现了,以后这里将完全属于他秦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