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8章:乡试开考

    约莫过去半个时辰,王二狗带着人来了。

    一共有四男十女,王二狗谄笑着上前说道:“秦公子,四个奴仆,负责门子、里外跑腿。六个仆妇,两个厨娘,六个负责浆洗和庭院洒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二狗靠近一些声音放小,笑着说道:“专门给您挑选了两个俏丽的贴身丫鬟,都是十六岁年纪,长相清丽。都是签的死契,秦公子可随意使弄。”

    看他那贱贱的样子,秦观哪还不知道王二狗的意思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看,那两个丫鬟长相确实不错,虽不说是绝色,但也绝对算得上小美人两枚。

    秦观很满意,让二宝付了钱拿过卖身契,又赏了5贯钱,王二狗拜谢后离开。

    秦观对身边的二宝说道:“二宝,少爷给你个任务,你以后就是这别院的大管家了,这里的一切事物,全部由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二宝一愣,有些惶恐的说道:“少爷,我,我也不是很懂啊。”

    秦观拍拍他的肩膀,“不懂就学,再说,这边也没什么事情,顶多当一个休闲的住所,我平时还是住在家里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如果现在敢搬出来,估计他娘会立马告诉他爹秦彰,没准秦彰就会从金陵跑回来,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爹娘在敢分家,大不孝,打断腿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二宝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其他仆人都去忙活收拾,二宝指挥着干活,还真有几分大管家的样子,秦观来到后院,坐在凉亭里,欣赏着莲叶荷花,微风掠过,吹皱半池春水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端来茶水,秦观没动,问道:“你们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个俏丽小丫鬟齐齐行礼,那个个子高些的先开口,“少爷,奴婢的名字叫屏儿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个子矮一些的丫头更显腼腆,小声说道:“奴婢**梅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了名字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难道老子要改名叫西门大官人吗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现在改名字了,你以后叫书香,你叫墨韵。”从此以后,高个丫鬟改名书香,腼腆丫鬟改名墨韵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秦观没有在别院多呆,回了秦府。

    别院房中,两个小丫鬟偷偷聊起了秦观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咱们少爷今晚会住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书香姐姐思春了。”

    书香拍打了墨韵一下,“哪有,不过我觉得,少爷和传闻中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一样,以前外界都说少爷是纨绔,现在看却不像,而且现在少爷是杭州有名的大才子,他的诗文被整个杭州传唱呢,我最喜欢那首鹊桥仙。”

    “墨韵,以后咱们要好好伺候少爷,能跟着少爷,也算咱们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书香姐姐。”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瞬即过,已经进入八月,秋闱乡试开考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钟,秦观就被叫醒,外面还是漆黑一片,秦观迷蒙着眼睛,让芸香伺候着穿衣梳头。

    洗脸时被凉水一激,才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才发现老娘和大哥、二娘、小妹也都在,整个秦府估计就他起的最晚。

    秦夫人看着两个儿子,心中很是高兴,大儿子一直懂事听话,学问友好,在科举这条路上很有可能有所发展,小儿子以前是顽劣,可突然变了许多,知道读书上进了,还考上了秀才,如今更是在诗文上有了不小的名声。

    大儿子曾经和她说过,观儿那几首诗词,都是可以流传百世千年的佳作,或许以后,他们秦家能够留名史册的,还要看秦观。

    有这样两个儿子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

    秦夫人招呼着两个儿子吃饭,又吩咐下人准备东西,这次准备的更是齐全。

    乡试不同于院试,这次考试要靠两天一夜,中间不得出考院,甚至就连上茅厕都有专人跟着,吃喝拉撒都在考院内。

    睡觉的地方,只能是那个小考间不能出来。不管你是官宦子弟还是寒门士子,都是如此没有优待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只是八月,天气还算合适,如果安排在11月,没准一场考试下来,那些身体不好的,还真不一定熬得下来。

    腊肉卤菜、干果点心、茶壶水杯、笔墨纸砚,总之秦观想到想不到的,秦夫人都想到了,弄了满满一大提盒,甚至还准备了两条薄毯一个枕头。而且这些东西,都是秦夫人亲手一样样的放到提盒里,这是当娘的一份关爱,也是怕经别人手出现纰漏,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儿子终身的大事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下人起了歹心,随便在里面夹带一个带字的纸片,没准就毁了儿子的一生。

    院试夹带还有机会参与考试,可是乡试的时候如果夹带,那下场要眼中的多,轻者终身不得参与科举,重者可能要被判刑流放。

    吃完饭,秦蔚和秦彰又来到奶奶房里,老太太也已经起来,见两个孙子磕了头,慈祥的说道:“男儿最荣光的那一刻,就是金榜题名时。”

    “我秦家耕读传家也有几代,当年你们太爷爷,读书二十载考中秀才。你们的爷爷学文三十年,最后考中举人,补了官缺做到了安溪县县尉之职。你爹读书用功,学文十六年就高中进士,那一刻,我们秦家是多么荣光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们已经成年,是秦家的未来,是秦家的希望,走上科举之路,你们就要拿出全部的精力,去搏一个锦绣前程,将秦家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番话,说的秦蔚和秦观两人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,浑身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别看平时老太太很是慈祥,根本不插手家中事物,可是能亲手教导出秦彰这样一位进士,又怎么可能是普通老太太。

    两兄弟再次拜过老太太,秦喜赶着车送两位少爷去考院,后面还跟着二宝等好几个仆人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考院前,就看到这里已经人山人海,堆满了前来应试的考生和家人奴仆,虽然现在才凌晨5点中,可是秦观估计,这里已经不下三千人了,而且还有人在陆陆续续的赶来。

    秦观在人群里找了找,没有发现郑达的身影。今年郑达也会参加此次乡试,考前又被他老爹关起来闭关,除了七夕诗会,秦观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人头嘈杂,却是不好找人,看来只能考试之后再聊了。

    在天边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,考院大门打开,走出一排府兵分列两旁,人数足有三四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全身铠甲手持长枪往那里一站,顿时让原本乱哄哄的考院操场为之一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