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79章:你就是写鹊桥仙那个秦少游

    一名身穿绿袍的官员,站在台阶上高声喊道:“所有考生上前列队接受检查,其他人等皆数后退,凡扰乱考场者,以重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科举考试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最大的几件事情之一,如果真有人敢捣乱,起步就是流放,充军,最重者可以判斩立决。

    对穷凶极恶之徒,这里的军士甚至有当场格杀之权,这些军队,就是为了保护考场秩序的。

    这名官员一说,现场更加安静了,甚至有那想咳嗽的人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考生们出列排队,三千名考生站在一起还是很壮观的,而且还都是大包小包的,就像逃难的一样。随后又出来很多衙役,摆了桌案,将考生分作三排,开始检查包裹和搜身工作,每一桌都有一名绿袍官员负责。

    乡试与院试不同,乡试是国家正式考试,正副主考都是由京里派来,江南历来是科举大省,最首重视,今年主持江南乡试的,是翰林学士谢名堂,副考是礼部侍郎陈尧。

    崔善福这位江南学政,也只同考官之一,江南考院共有四名同考官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监临官、提调官、监视官、收掌官,总之要比院试正规严格无数倍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选官之考,考中举人者,就已经算是官员了,如果不想继续往上考,可以在吏部报到补缺任官的。

    检查开始,秦观远远看到,这次的检查确实要严格很多,拿来的东西,全部都要翻检一遍,毯子全部摊开,如果是有双层的那种,衙役甚至会拿出尖子,直接从旁边划开,将里面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“大人,有人夹带。”

    在安静的会场中,突然有人高声说道,人们的视线刷的一下全都集中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衙役拿着一本不足巴掌大的小册子,正呈给监临官,而旁边一名学子,此刻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监临官面沉如水,翻看了一下手里的小册子,看向那名考生道:“你还有何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,学生只是一时不慎,才将小册遗落在备考之物里面。”那名考生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那名监临官目光锐利的盯着这名考生,大声斥道:“一时不慎,如果不是有心作弊,这等专门用来考场舞弊的小册,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无心遗落,无心遗落会遗落在薄被的最里层吗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说的考生哑口无言,监临官不再与他废话,喝道:“来人啊,将这么舞弊考生压下去,待到考试结束,再交由府衙处理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两名衙役上来,就像是抓小鸡一样,将那名考生按住就往外托,那名考生依旧不死心,一边挣扎一边哭嚎:“大人,我真不是想要作弊,我是无心的,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让在场的学子无不动容,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人们知道,那名考生完了,不止以后禁了科举之路,就连如今的秀才身份肯定也会被革除。这对于一个想要通过科举之路上进的人来说,他的后半生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。

    一声轻响传如秦观耳中。

    秦观低头一看,发现脚下多了一本小册子。就跟刚刚那个考生被搜出来的小册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秦观一惊转头看去,就发现身后一名学子,正目光游弋不住望天,好像要告诉所有人,地上那东西与他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秦观心中腹诽,“就这表演水平也太差了,最多就是个乡村红白喜事大舞台水平的。”

    检查继续,这下衙役检查的更仔细了,而现场也变得更加安静。

    三千人,虽然分三组检查,可是依旧动作缓慢,队伍就像龟爬一样前行。突然,秦观觉得背后一阵恶意传来,他转头看去,就发现在另一个队伍里,正由一对充满怨毒的双眼盯着他。

    秦观这一转头,两人正好对视上,是柳肃柳纯元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有十多米远,而且中间还隔着一队人,但是秦观依旧能感觉到对方深深的恶意。

    我靠,我是杀你老爹了还是奸你老母了,要不要这么恨我。之前都是一直你坑老子的,来自这还没反击呢,你到是先恨起老子了。

    难怪圣人说“小人长气气”估计说的就是柳肃这种人,没事就自己生气,就不怕未老先衰。

    秦观对着柳肃,递上一个蔑视而充满挑衅意味的微笑,对对方进行了一番无言的隔空嘲讽,随即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和他逗闷子没意思,等找到机会,一次性艹翻你。

    站了将近一个时辰,终于轮到秦观,秦观将考牌递给监临官验看,提箱和包裹交给衙役检查。

    “秦观,十八岁,杭州府人士,面白无须,身高五尺七寸,体态中等。”

    监临官看完考牌,看向秦观说道:“秦观,可是那个写了‘鹊桥仙’的秦观秦少游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躬身,“正是学生。”

    监临官的脸色变得和缓了许多,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其他,就将考牌还给了秦观。

    这就是名声的好处,就连考官都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一名衙役上前,开始搜身。

    两名衙役将秦观提盒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一样样的检查,食物分开,盒子打开,检查的无比仔细。反而是秦观最在意的那两只手机,两名衙役只是上手检查了一下,没发现什么一样,就又放回了笔墨砚那个盒子里,没在再多关注。

    这也让秦观紧绷的心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观的那两条薄毯遭了殃,直接从侧面划开一条大口子,对着里面仔细检查,就差没把里面的棉絮给掏出来了。

    终于检查完毕,秦观收拾好东西准备入场。突然他又想起什么,转身看向依旧在队伍里的大哥秦蔚,喊道:“大哥,我进去考试了,大哥你要加油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秦蔚一直在看着秦观,秦蔚笑着说道:“二弟,你也要用心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刚说了这两句,立刻有衙役斥责道:“不得喧哗,赶紧入场。”

    秦观赶紧抱着薄被提着盒子进了考院大门,进去后,另有衙役引领着来到考舍,依旧是那熟悉的小土地庙鸽子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