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0章:神器再逞威

    好在已经进入八月,不像院试时那样炎热,秋高气爽正是好时节,秦观将提盒和薄毯在角落放好,又重新打量了一下这间考房,这里就将是他这两天一夜战斗的地方。

    巳时已到,考生全部入场,关门落锁。

    这两天,没有水火天灾、皇帝御旨,考院的大门是不会打开的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有人胆敢冲击考院,不管什么理由,都会遭到官兵的攻击,就算被杀了,你都没地方说理去。

    科举考试这两天,大赵国的一切都要让路。

    比后世的高考还要厉害许多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考试开始。

    小吏衙役们提着竹篮,开始分发试卷、草稿纸,秦观接过考卷,能明显感觉出其厚度,要比院试时厚的多,这也说明题量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乡试的内容有帖经、墨义和诗赋,这三项与院试一样,不过却多了一项经义题。

    秦观打开试卷先看了一下,总计有帖经50道,墨义50道,诗赋两首,经义5道。

    这个题量其实已经很大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义,考官出题目,写一篇合乎标准的经义其实很难,比后世写作文还要麻烦。

    有学问的考生自然不怕,可天纵奇才又有几人。普通学子要斟字酌句,其实是十分烧脑累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两天一夜的时间,并不算很长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帖经、墨义题,秦观有些看着眼熟,读书的时候应该是见过,可有些确实太过生僻,脑子里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四书五经各部经典,总计不下几十万字,碰到这种掐头去尾只留几个字的题目,除非将书背的滚瓜烂熟,否则肯定懵逼。

    不过

    这拿不住咱们的秦二公子。

    两名巡场官员过去之后,秦观的左手就摸像了手机,按下电源键屏幕亮起,熟练无比的进入科举APP,单指输入溜得飞起,在搜索栏里输入第一道帖经题。

    “礼有大有小,有显有微。大者不可损,小者不可益,显者不可掩,微者不可大也”

    搜索

    答案立刻出现,这题出自《礼记》,里面的原文显现。秦观不得不感叹,咱终究还是个现代人,离不开手机啊。

    现代人,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就是摸手机,上厕所手不离机,等车时手不离机,走路时手不离机,和同事、朋友、同学吃饭时照样手不离机,和女朋友约会时,两人也都扛着手机,就连啪啪到一半来了微信,都要停下腰部动作打开看看,而晚上睡前,最后一件事是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废话真多,赶紧答题才是正经事。

    答案搜索出来,秦观右手毛笔刷刷刷的写个不停,这次可不像院试时,毛笔字烂成一坨一坨的,如今他有书法技能在手,运笔如飞,考卷上出现了一个个如印刷一样的台阁体。

    啥是台阁体,台阁体形成在明朝初年,明朝书法家沈度的楷书清秀婉丽,深受明成祖喜爱,并誉为“我朝王羲之”。朝廷的重要典籍皆委任沈度书写,于是当时的读书人纷纷效仿以迎合帝王的喜好。甚至当时的“台阁重臣”如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为皇帝起草昭告时,亦采用这种字体,号称“博大昌明体”,因为他们位居台阁,这种书体亦称为“台阁体”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就是朝廷公文的标准楷书书体,强调书写字形、大小、粗细的统一,字体乌黑、方正、光洁。简单来说就是既漂亮又整洁还具有很高的实用性。

    而台阁体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诞生呢,绝对算是一种新书法字体,而且其字体本身就匀圆丰满、清秀婉丽,要不然也不会被朝廷采用,绝对是一种极好的书法字体。

    一口气写了十道题,畅通无阻,正是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“擦擦擦”

    远处想起脚步声,秦观赶紧按下电源键,屏幕变黑,顺手将手机在考卷上压了压,伸手拿起墨锭在砚台上细细研磨起来。

    两名巡场考官带着两名衙役从前面的走廊过去,只是随意瞅了秦观一眼,并没有太过关注,就去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继续。

    “公家之利,知无不为,忠也。”

    搜搜搜

    左手拇指急若闪电快若奔雷。

    原来是出自左传,僖公·僖公九年的一段,还真是生僻。

    不过这难不倒咱。

    就这样,50题帖经题,秦观用了两个小时答完。之后是50道墨义题,和帖经题一样,也是两个小时答完。

    上次秦观回去,将所有可能考到的经典,全部重新录入了一遍,还真的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    经过千年的演变,就算是一些经文都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偏差,甚或是后人加以改编,在秦观搜索某些题是,就会出现几个答案,而这些答案就有差别。

    上次对带回去的经典录入,秦观邀请做了备注加了后缀,答题时,秦观全部写的是大赵国典籍内容。

    等这些题目做完,秦观就感觉到一阵疲惫感袭来,而且肚子也饿的咕咕叫。

    秦观点了一下手机,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半了,难怪这么饿。

    将笔放下,考卷小心的卷起来,在一旁放好,千万不能弄毁,如果污了毁了再重新答一遍,到那个时候估计死的心都的有。

    打开食盒,里面准备的东西很多,毕竟这可是两天的饭,考院可不提供伙食,顶多给你一些开水而已。

    打开食盒,扬州炒饭加卤肉,还有一叠小咸菜,秦观吃的那叫一个香,吃完饭,又喝了两杯凉白开,感觉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。”

    秦观拉响铃铛。

    不多时有巡场衙役过来,站在走廊问道:“是谁拉铃儿。”

    秦观探出半个脑袋,“是我,我要入厕。”

    吃喝拉撒,人生大事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就算是穿越者,也挡不住人有三急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走过两名衙役,一人原地看守,一人带着秦观去茅厕,走到考院一角时,秦观远远就闻到了一股屎尿味儿,再看附近考房的那些考生,全都皱眉掩鼻,低头答卷。

    秦观心里偷笑了一声,这些家伙真是待命。

    不过马上秦观就笑不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