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1章:乡试进行中......

    入厕后,那名衙役就那么死死盯着秦观,眼睛还不是瞟过秦观的那啥,让秦观很别扭。

    “这位衙差大哥,你这么盯着我,我很难拉出来。”秦观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衙役不屑的一笑:“拉不出来就是不憋得慌。就像有些人说,心情不好不想吃饭,要我说,那就是不饿。如果赶上饥荒,饿他三天,我估计给他一口狗屎他都能塞嘴里。”

    “瞅什么瞅,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秦观听完,感觉好有道理的样子,他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这些衙役职责所在,如果真的有人作弊,对他们的处罚也非常重,所以就算是入厕,他们也会瞪大眼睛瞅着,绝不给你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看就看吧,又不是没被人看过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只要不嫌臭,随你便。

    努力解决完,用冰棍签字刮了屁屁,提起裤子重新回到考场。秦观也没在答题,正是晌午十分,天气也有些热了,秦观答了一上午,也感觉很累。

    将东西收拾好,将薄毯铺开,放上枕头躺下,考房狭窄秦观伸不开腿,只能蜷缩着,慢慢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科举考试,原则上来说,只要你不抄袭作弊,考生在考房里做什么,巡查官吏都是不管的。

    一觉好睡,醒来发现天色已经暗了,有的考生已经点上了油灯蜡烛,这是准备挑灯夜战的架势。

    秦观从提盒里拿出两个烛台,将蜡烛插好点上,考房内顿时明亮起来,不管其他,先吃饭再说。

    秦观再次拉响铃铛,和衙役要了一壶开水,吃了老娘准备的饭菜,喝了几口茶,觉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全黑,外面十分寂静,只剩下蜡烛燃烧发出轻微的噼啪声,还有其他学子写字发出的嚓嚓声。

    先不管诗赋卷子,秦观先打开了经义卷子。

    经义总共五题,何为经义,简单来说就是以经书中文句为题,应试者作文阐明其义理。如果说的明白写,后世发展到大成的八股文,就是从经义来的,经义可以说是其前身。

    打开试卷第一题,“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”。

    这句话秦观还真有印象,好像是出自《中庸》。

    左手拇指飞起,不到三秒答案出来。

    确实是出自《中庸》的一句话,原文是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,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;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心里有喜怒哀乐却不表现出来,被称作中;表现出来却能够有所节制,被称作和。中,是稳定天下之本;和,是为人处世之道。”

    这道题的经义答案不少,有四五个。

    呵呵,还有谁,还有谁有咱这么阔绰,吃一个丢两个,都还有剩余的。

    挑选了一个出自宋朝某会元的答案,秦观提笔开始答题。

    “揭性之德于中,而原其未发之情焉。夫喜怒哀乐,情之具于性者也”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过去,一篇经义完成,洋洋洒洒四百余字,写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休息十分钟,继续答题,第二题,“子曰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。

    这一题答案有,不过却是明朝某次乡试的答题。

    而且答题用的八股文模式,秦观没得选择,反正八股文也是经义的一种,不管其他,先抄了再说

    夜间也有巡场,不过要比白天次数少很多,夜渐渐深了,天气也有了一丝凉意,在答完第四题时,秦观停下笔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到了晚上11点钟,他也确实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还剩最后一题,剩下的就是诗赋,可以说秦观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考题,他抬头往外看了看,现外面依旧有很多考生的考房亮着灯光。

    三年一次的大比,没有人敢懈怠,可以说,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过,则荣耀加身!

    败,则又将蹉跎三年,或许此生都将无望官场。

    秦观喝了一口茶水,他有如此好的条件,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,摊开经义第五题的答案看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完这道题后,秦观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手机APP竟然给出了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第五题的题目是:“夫志至焉,气次焉。持其志,无暴其气。”出自《孟子·公孙丑》一文。

    大意是“志,是气的统帅;气充塞在人体全身。志朝向哪里,气就跟随到哪里。所以说:“要做到不动心,一定要坚守这个志,同时不要扰乱了气!”

    如果按照字面意思,还以为是修仙小说的练气秘籍呢,其实不是,应该理解为,一个人的心志直接影响个人的气节,而气节是支撑一个身体的东西。因此一个人的心志是最重要的,而气节在心志的后面。所以说:只要掌握了一个人的心志,就会不让气节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有哲学味道。

    其实古代儒家典籍,大多都可以归类于哲学范畴。

    没毛病。

    以上,都他娘子的不是重点,重点是在秦观手机里的那份答案上。

    这道题,秦观手机里的答案只有一份,可是这份答案,竟然是这次秦观带回去的,大赵国科举经义集锦里的一道题。

    以前出现过的一道考题,今天又出现在江南乡试的试卷里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秦观应该怎么答。

    让他自己答,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,如果弄一篇白话文的还可以,写一篇古文的经义,他现在还真没有那个水平。

    秦观皱眉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了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不算最坏的结果,最起码还有一个答案不是,如果一个答案也没有呢,那他只能抓瞎。

    这一刻,秦观对科举考试的危机感越发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这次自己可以考中乡试,按照系统的规律,后面的主线任务八成就是会试、殿试,自己又该如何过。

    手机也不是万能的,而且有些时候,也不允许自己抄袭,比如殿试就在大殿之中,一百多个考生,却有十几个监场,而且还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,又该如何作弊。

    好吧,后面的事情以后再说,可是眼前又该怎么办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