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2章:出手都是大神的作品

    怎么办,凉拌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没能力写,总不能交白卷吧。

    顾不了许多了,写上再说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老师教的那样,卷面不要留空白的地方,一定要写满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秦观不再迟疑,将神宗年间的那篇文章,一字不落的抄上。不管好不好,五道经义题算是全部做完了。

    此时时间已经过了午夜。外面漆黑如墨,就连秋虫儿都已经歇了嘴,外面显得如此寂静。

    秦观再抬头看看外面,亮灯的考房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秦观将经义卷子收好放在一边,又打开诗赋卷。

    诗赋总共只有两题,秦观仔细看起来,第一题是以“虚、象、生、在、天、地、之、始”为韵脚做一篇赋。

    又看第二题,以“秋”为题,写一首诗词,其他不限。

    一篇赋,一首诗词,赋看的是格律功底,诗词看的却是才情。

    此时秦观眼皮打架,决定先睡觉,明天还有一白天时间,收拾好东西,在长凳上铺上薄毯,吹熄蜡烛,躺好后将另一条薄毯盖在身上,将头也盖上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在被窝里亮起。

    搜索相对应的诗词歌赋,为明天做准备,以秋为题的诗词太多了,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几十首来,柳永的,曲调太郁闷,李清照的,太女人气,最后秦观终于选中了一首词。

    这首词可以说是千古名篇,用他肯定错不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首赋,秦观也找到了一首对应的,简直完美,而且那首赋还非常有名气,可以说也是一首名篇。

    在看看时间,已经凌晨一点多,秦观闭上眼睛,立刻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秦观醒来一看时间,竟然已经到了早上8点多钟,天色大亮日头充足,秦观起床,先是用布巾沾着水擦了擦手脸,然后拉响了铃铛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。”衙役问道。

    “入厕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衙役面无表情的说道,很显然这一早上不知道多少考生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解决完后,秦观又要了一壶开水,就着点心和卤菜吃了一些,此时外面的考生,大多数已经进入考试状态,再次埋头书写之中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那两首诗赋他已经选定,到是少了很多麻烦,等巡场过去,秦观立刻开始答题。

    诗赋题目《有物混成赋》。

    “妙物难模,先天有诸。著自无名之始,生乎立极之初,不缩不盈,赋象宁穷于广狭。匪雕匪琢,流形罔滞于盈虚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首赋总计有200来字,共九段,也是出自一位名人之手,王曾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位王曾,或许很多人不知道,可要说到‘大三元’,很多人应该知道这个名词。

    乡试、会试、殿试的头名,分别是解元、会元和状元,古往今来,科举历经千多年,一人能拿三元者也不过区区13人,这位王曾就是一个。

    绝对是一名科举考生中的战斗机,高手高手高高手。

    这首《有物混成赋》就是他的作品。

    写完赋,就剩下一首词,这个就更简单了,秦观喝了一口茶休息一下,润笔之后再次写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几分钟时间,一首诗次一挥而就。

    “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山映斜阳天接水。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    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明月楼高休独倚。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”

    这首诗可是来历不凡,是出自“范文正公”之手,千古名篇。上半阙写的秋景秋色,短短几句,就勾勒出一幅极为辽阔而多彩的秋色图。

    下半阙写的旅人思乡愁绪,与上半阙情景相合,更入情怀。

    终于全部答完了。

    秦观放下笔,伸了伸有些累的腰。

    将所有试卷拿出来再次检查了一遍,书法字形完美,没有污迹错漏,没有漏题,名字也写好了,perfet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这才刚刚到11点。

    而其他学子们,都还在紧张的答题中。

    幸福是什么,幸福就是你们还在饿肚子,而我吃饱了,幸福就是你们还在苦逼答题,而我答完了。

    幸福指数,从来都是对比出来的。

    秦观现在就感觉很幸福。

    收好试卷,小心的放好,有在桌上摊开两张草稿纸做样子,静待考试结束。

    吃过中午饭,秦观又睡了一觉,路过的巡场看看秦观的样子,只是微微摇头,这样的学子他见多了,估计是已经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想不出来,应该怎么答,应该怎么答。”

    外面一阵喧哗,将秦观惊醒,秦观做起来,就看到几名衙役从自己前面快步跑过去,不多时,那名大喊大叫的考生,被人用破布堵住嘴巴,直接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路过秦观考房前,秦观看到那名考生应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,鬓角已经有了白发,被几名衙役拖行在石板地上,还在不断挣扎,嘴里呜咽似乎想要喊什么。

    秦观发现,那人的眼神已经变得浑浊,没了正常人的清明。

    秦观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又一个被科举逼疯的人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这样的事情太多了,就算是现代社会,不是依旧有无数高考学子,在巨大的压力下直接奔溃甚至自杀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申时尾,铜锣敲响,考官衙役走来,大声喊道:“时辰已到,所有考生停笔,如有再答者,按照作弊论处。”

    这是就听有人突然喊道,“等一等,等一等,我就还有一道题,已经打好草稿,誊抄上去就好,我今年必中的。”

    “赶快停笔。”有人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再给我半个时辰就好。”考生哀求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将他拉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大哭,“不要啊,我今年必中的,必中的。”声音渐行渐远,显然是被拖走了。

    一名考官带着两名衙役来到秦观这房,只是看了秦观一眼,然后糊名收卷,一名衙役说道:“收拾东西离场。”

    秦观早就收拾好东西,拿起自己的提盒,腋下夹着薄被直接离场。刚出了考场,就看到在门口等待的二宝和秦喜,二宝看自己少爷出来,赶紧上前接过东西,“少爷,这两天辛苦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呢,出来了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还没出来。”二宝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在这里等等大哥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秦观看到一个熟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