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3章:2.0加强版秦观

    “少游兄、少游兄,终于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郑达一出来就看到秦观,将手里的东西丢给下人,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观也笑了,“郑兄,考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就让还有些兴奋的郑达蔫了,叹了一口气:“今年的考题太难了,我恐怕是很难考中。”

    秦观拍拍郑达宽厚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三千多人只取六七十人,考不中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郑达心宽的很,立马笑着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反正有少游兄陪着我呢,三年后再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严重鄙视这个胖子,连问都不问,就判定自己考不中,交友不慎啊。

    郑达凑上来,小声道:“这些日子在家闭关苦读,可憋死我了,等过几日,一定要出去好好乐一乐,到时候我去叫秦兄。”

    出去散散心也好,秦观点点头。

    远处,有几人围在一人身前,神情很是热络的攀谈着,而中间那人却只是很淡然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,那人远远看到秦观,对着周围的人拱拱手道:“看到一位熟人,我过去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秦观和郑达两人正聊天等人的时候,有一人向着秦观这边走来。秦观注意到时,那人已经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秦兄,又见面了。”沈逸辰对着秦观拱了拱手,很是相熟的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沈兄,这是刚刚出考院吗。”秦观也和对方拱手为礼。

    “是啊,秦兄,这次乡试感觉如何,可有希望通过。”沈逸辰问道。

    秦观摇摇头,“感觉有些难,不过全都答上了,至于过不过那就是考官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刚想说话的时候,旁边一个带着嘲讽语气的声音响起:“如果一个平时连书都不读的人也能考中乡试,那这大赵国的举人也太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是刺耳,一听就是冲着秦观来的,秦观不用回头,就能听出身后说话的人是柳肃。

    沈逸辰听了柳肃的话,眉头不禁皱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觉得柳肃很有几分潇洒味道,可是最近接触,愈发觉得柳肃这人的气量涵养都不行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没有相交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秦观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转头看向柳肃,“这不是柳兄吗,看来柳兄对考中举人很有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比你要多几分把握。”柳肃冷冷看着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郑胖子脸上带着几分讥笑表情,讽刺道:“每年觉得自己有把握的考生多了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考中,可是最后考中的,不还是那几十个人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笑,道:“柳兄,你过来,不会是想和我打赌谁能考中举人吧,赌注是什么,跳湖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看向郑达,“郑兄,我记得当初有人给钱家兄弟作保,钱家兄弟输了赌约,至今没有履行,是不是应该由保人来履行赌约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知道柳兄什么时候跳一次湖给全杭州的人瞻仰一下英姿啊。”郑达说完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柳肃脸色铁青,冷哼一声走了。

    秦观和郑达对视一眼,都哈哈笑起来。就这样的战斗力还过来开嘲讽技能,真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秦观现在算是看明白了,这柳肃,其实就是一只纸老虎,以前凭借一些小手段小伎俩捉弄秦观,那是原来的秦观太蠢,如今的秦观可不是当初的秦观了,如今可是2.0版,而且还是加强版的。

    沈逸辰看柳肃走远,心里愈发觉得柳肃无能,心里很是看不起对方的行为。

    沈逸辰对着秦观拱拱手道:“秦兄的诗词我非常喜欢,希望有时间可以拜访秦兄,一起研论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和杭州第一才子切磋诗词,荣幸之至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赶紧摇摇手,“秦兄,可不要再提什么杭州第一才子了,我觉得秦兄才当得起杭州第一才子这个称号。对了,秦兄以后就喊我行文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沈兄就喊我少游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得很是热络,惺惺相惜,大有成为至交好友的架势,让一旁的郑达看的很是羡慕,如果自己有秦观这样的诗才,也能和杭州第一才子成为好朋友。

    不管其他,以后两人一起参加个聚会什么的,多有面子。

    待到秦蔚出了考场,秦观与沈逸辰才分别,秦蔚看上去有些疲惫,却好奇问秦观:“你与沈逸辰很相熟吗?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七夕诗会,我与沈逸辰同桌,聊得还不错,刚刚出了考场等大哥出来,沈逸辰过来打招呼,所以就聊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没好意思说,自己的那首鹊桥仙一出,直接让沈逸辰撕了写好的诗词。

    秦蔚微微点头,“沈逸辰不止诗文好,才学更好,这次极有可能高中,你与他多交往确实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考的如何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发挥了自己的全部能力,至于结果就能看天定了,有时候答的好坏只是一方面,还要看主考官的喜好。”这些话,是他老子秦彰教导他时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呢二弟,考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观自信一笑:“我感觉考的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秦彰只是笑笑,这次乡试,他可以说拿出了12分的努力,也只能敢保证有考中的可能,至于秦观,他估计连经义都写不好,又怎么可能考中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兄弟二人自然受到家中热情迎接,丫鬟仆役上来,先是拉着兄弟两人沐浴更衣,清爽之后,晚饭已经上桌,全家人全都上桌,包括老太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秦蔚说答得还可以,老太太和秦夫人都很是高兴。至于秦观说自己答得很好,老太太含笑点头,秦夫人安慰道:“观儿这次已经很用功了,在学上几年,相信乡试有望”。

    小儿子现在已经很努力了,不胡闹用功读书,还有什么好苛责的,秦夫人也不说破,怕伤了秦观的心。

    至于说秦观能考上,没人觉得有可能,他考不上才是正常。

    躺在大床上,感觉真是舒服,比蜷缩在考房里舒服一百倍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不管怎样,等三天后出结果,嗯,明天去别院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