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6章:乡试评卷

    之前虽也有牙行的人打理别院,可哪有自己人用心,这次来一看,顿时觉得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院内的花草修剪了花枝,树木打理了枝条,各处地方都进行了擦拭,之前有细微破损的地方,也请人进行了修缮,地上的青石地板擦的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“二宝,你管理的还不错。”秦观夸奖了一句,二宝这个小管家做的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被秦观一夸二宝那个美啊。

    “少爷,后院的水都换过了,还买了一些锦鲤。亭子和假山也都收拾了一番,院内的花草树木都重新修剪过了,房间里面的被褥也都全部换了新的,还添置了一些家具摆设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花钱多了些,请人加上买东西,总共花了1000多贯。”二宝说道。

    “花钱没关系,这是咱们自己的院子。你将虎肉交给厨娘,今天中午尝尝虎肉的味道如何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少爷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来了,两个丫鬟书香和墨韵赶紧出来,同时蹲身问好。

    “少爷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都换了新衣服,嘴上还抹了淡淡的胭脂,粉嘟嘟水灵灵的。

    中午饭菜做好,几样普通菜式,还有一锅炖虎肉,秦观好奇夹起一块送入嘴里,感觉腥臊味比较重,肉丝纤维较粗,算不得多好吃,感觉没有牛羊肉好吃。

    又喝了几杯米酒,味道香甜,饭后有些微醉,弄了一把躺椅放在后院池塘边的凉亭里,书香坐在一旁,拿着折扇给他扇风驱赶蚊虫,秦观惬意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小生活过的无比滋润。

    大约午睡了半个时辰,秦观悠悠醒来,发现书香一只手支着头,闭着眼睛在打瞌睡,另一只手还下意识没有一丝力气的摇着折扇。

    秦观一笑,伸手在书香脸上轻轻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书香立时被惊醒,看到少爷微笑着看着自己,知道是少爷在逗自己,那张小脸顿时红了。

    秦观呵呵笑着起身。

    二宝正在后院指挥下人干活,看到秦观过来,立刻凑过来说道:“少爷您醒了,要喝杯茶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带我去书房看看,让你准备的书都买到了吗。”秦观边走边问道。

    二宝立刻道:“少爷,我专门找了懂行的书商问过,让他们把凡是科举能用上的书,都买了一套,将书房都堆满了。不过这些书可不便宜呢,收拾院子采买杂物花了一千多贯,只买这些书,也花了一千多贯,心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着拍拍二宝的头:“知识是无价的。”

    二宝想想,觉得少爷的话好有道理,不过又觉得不对,嘟哝到:“也不是无价,好贵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买这处别院,一是为了有一个私人的地方,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一些,二是找一个读书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次乡试秦观其实并没完全把握,不知道能不能考中,尤其是那些经义题,换了一个时空,谁又知道考官会如何判定呢。

    如果考不中,他要在这个时空最少停留三年时间,等到下次秋闱乡试。如果考过,系统也会发布新的任务,秦观估计继续参加科举的可能性最大,他就要参加明年三月的春闱会试。

    不管哪一种结果,都需要他刻苦读书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考试,秦观深深的明白,依靠外物永远靠不住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道经义题,手机里只有一个答案,而且还是本时空其他学子考试的答案,会不会因为这个而不取他,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无力掌控的感觉,秦观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他准备用功读书,学问只有学到肚子里,才真的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书房很是宽敞明亮,桌椅文房全都准备齐全,旁边两个大书架上摆满了书籍。秦观随便抽出一本,上面还散发着油墨香。

    这时二宝凑过来,对着秦观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少爷,给您看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。”秦观好奇。

    二宝在书架旁边抠摸了一下,秦观就听到咔嚓一声轻响,然后就见二宝轻轻一推,他面前的两个大书架就向两边分开,露出一扇铁门。

    “这里竟然有一间密室。”秦观惊讶道。

    铁门不算大,正好容一人通过,二宝从怀里掏出一把粗大的铁钥匙,插进门锁一扭,喀嚓喀嚓两声,门锁打开。

    密室里的光线有些暗,只有房门可以透过光亮,但是勉强也能看清楚。这个密室大概有20平米左右,算不得大,墙壁三面都是博古架,不过上面现在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二宝有些卖弄的说道:“少爷您不知道,刚开始我也吓了一跳呢,收拾书房的时候,无意中触碰到那个机关,才知道这里有一间密室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问过那牙子王寿,才知道这里原来是那位漕司转运使刘大人的藏宝密室,刘转运被抓后,还从这里搜出不少值钱的东西,都被州府衙门查抄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左右看看心里高兴起来,这里真不错,正好自己用来做藏宝室,总比藏在家里的床下面安全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想了想,还是决定一边一半,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古人的教诲都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哦,这是哪位古人说的来着?。

    就在秦观在别院闲暇的时候,考院那边正在进行紧张的评卷。

    考生考完,不管好坏都可以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就连秦蔚这个在秦观眼里最是用功的人,在考完之后也放松了下来,今天就出门与同窗游玩去了。

    考官们却真正忙碌起来,毕竟这涉及到三千多名考生的试卷,需要在三天之内评出本届考中者,不敢有一点懈怠马虎。

    有资格看卷评卷的,只有两位主考官,四位同考官还有六名巡监官。由于试卷较多,谢名堂做了分工,由他和副主考陈尧看诗词歌赋,四位同考评判经义,六位巡监官看贴题和墨义题。

    从中先挑选出好得试卷,最后再由两位主考官挑出最优的取士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面经义一项是非常难评判的,还涉及到个人喜好等因素,所以有被分成两人一组,共同评卷,以免出现纰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