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7章:考官们吵起来了

    张寿明和王奎同为同考官,两人分在一组,共同评判经义,张寿明看完一份卷子,评判好后交给王奎,然后又拿起另一份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份卷上的字很是端庄秀蕴,看着就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,不禁对这名考生很是看好。

    写的一手好字,在考试时确实能够增加印象分。

    看完第一道经义题,张寿明很是震惊,发现这名考生回答的真是巧妙。随后评了个甲。可第二题,又感觉一般,评了个乙。想来第一题是那名考生超长发挥吧。

    其后两题,张寿明又评了一个甲一个乙,就算是这样,这张卷子也完全算得上优等卷。可是当他看到第五题的时候,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五题看完,张寿明皱眉陷入沉思,好一会儿之后,他脸上竟然带出了一丝气氛之色,拿起朱笔在试卷下写了两个大字,“不取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没有意外,这份卷子基本上就已经没有资格参加主考官的评判了。

    张寿明还暗叹了一句可惜,随后将试卷交给王奎。

    王奎今年四十来岁,留着短短的八字胡,他刚刚看完上一份试卷,就接到了张寿明递过来的卷子,接过来一看,他的第一印象也是这名学子的字写的真好。

    在看第一张的评分竟然是个甲,看来这名考生如果不出大错,考中的可能性非常大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上一位同考官的评判,可是王奎依旧没有一丝马虎,仍然认真的一字一句的看起考生的经义题,最后得出结论,确实可以得甲,随后他又在后面,填了一个甲字。

    第二题第三题、第四题,几乎都大差不差,可是当王奎看到第五题时,却愣住了,因为那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两个字,不取。

    王奎心想,难道是这名考生的经义里,有什么逾越的内容不成,这次他更加仔细的看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将第五题看完,王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中规中矩,得一个乙问题不大,哪怕在苛刻一些,也应该是个丙上,可是为什么是不取呢。

    莫非这张寿明是故意的,王奎皱眉看向旁边判卷的张寿明,作为同考官一同判卷,他有责任有义务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,王奎非常不喜欢张寿明的为人,不是说张寿明有什么问题,而是此人太过孤高,还稍微有些自以为是,有时候说话难免得罪人。

    前些天的酒席上,王奎笑呵呵的与大家聊天,在说到杭州瘦马、西湖三艳的时候,这张寿明就直言一句官员不得狎妓,弄得王奎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寿明兄,我想问一问,这名考生的第五题,你评判的不过,是为什么,我看过之后,没有发现太大问题。”王奎问道。

    同考官如此问,张寿明必须解释清楚,他放下手中试卷,说道:“这最后一题,此考生有抄袭嫌疑,所以我评判的不取。”

    王奎眉头更紧了,“抄袭嫌疑,考场中没有发现,寿明兄怎么看出来的,难道之前你看到过同类卷吗,我不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同类卷,那可能就涉嫌抄袭,可是对方发现了,自己没发现,这就说明,自己的水平很差,才会记不住之前看过的试卷内容,这可是很严重的失误。

    “不是此次考试的试卷,是之前考生的试卷。”张寿明道。

    王奎此时心情已经有些不悦,略显生硬的道:“请寿明兄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寿明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,已经凉了,不过他也没有在意,说道:“三年前,我在鄂州做同考官时,曾经也遇到过这个考题,我记得其中有一名考生的答题,与今日这名考生的答案一模一样,后来那名考生考中了乡试第七名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名考生的答题,明显就是抄袭那名考生的答案,这不就是抄袭吗,所以我才判定的不过。”

    王奎一听,他有些怀疑张寿明的这个理由,那么多考生答卷,三年过去他怎么可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寿明兄记得清楚吗,毕竟牵扯到一名考生的命运,不能有一丝错漏。而且,我不记得本朝有过关于写以前答案被视为抄袭的规定。”王奎道。

    张寿明有些不愉,“我记得清清楚楚,可以找人去查。就算朝廷没有这方面的规定,但是直接抄袭前人答案,这不是抄袭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经义是应试者作文阐明其中义理,只要答对就可,虽然他借鉴了前人文章,可也不能说是抄袭啊。”

    张寿明重重一哼,“如此取巧,可见此考生人品不行。”

    王奎冷笑一声道,“张教谕,你这话好没道理,只凭借你的一个判断,就能断定别人人品不行,就能定别人抄袭,这是否太武断了。”

    客套没了,寿明兄也不叫了,开始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张寿明更是不悦,“这样的考生取来,今后也将是油滑市侩之官,于官场无益,要来何用。”

    王奎道:“朝廷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规定,难道这是你张家自己订的规矩吗。”这话就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两人吵架的声音,自然引起旁边屋子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此前谢学士正在欣赏一篇文章,这名考生写的这篇《有物混成赋》,结构严谨,语言精美而包蕴深广,既有抑扬顿挫的韵律美,又自然流畅文采飞扬,端是难得的佳篇。

    谢学士是越看越喜欢,不自觉的欣赏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就算后面那首以‘秋’为题的诗词,也是难得的佳作,景色入深思乡情切,写的浑然大气,是他阅卷以来看到最有灵气的一篇诗作。

    “书法精致,诗词美妙,如果说此子的经义文章也有这等水平,此次解元定矣。”谢学士缕着胡子欣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旁边的考房却传来喧哗声。

    谢名堂眉头微皱,吩咐身边小吏,“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小吏应了跑出去,不大一会儿回来禀报:“大人,两位同考官正在为一名学子的考卷进行争辩,已经争的有些面红耳赤。”

    就差没说要撸胳膊挽袖子打架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副主考陈绕身为礼部侍郎,最注重官员礼仪,立刻不悦的说道:“胡闹,叫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王奎和张寿明进来,两人手里还拿着那份试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