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89章:某叫熊陶

    将事情压下去,让其他人继续判卷。

    谢名堂想了想,拿出一份空白奏折,将今次乡试的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写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臣一时不查,乃臣之错也,本朝没有与之前答案相同而不取的规定,而且此名考生之文采又是极高,所以臣决定录取此考生,但此类问题需杜绝。臣建议,以后科考当做历代科举考题目录发放,避免出现考题重复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考前功课有疏漏,愿请陛下责罚”

    随后又与副主考陈尧一起,拆开考卷查看姓名。

    “壹零零捌号,杭州,秦观秦少游。”

    召来两名从京城带来的禁军侍卫,命令他们拿着奏折和秦观的试卷,立刻进京呈给当今圣上。

    秦观在别院书房看了一下午书,又自己出题,试着写一篇经义,他发现,自己的水平实在太差,写出来的东西自己看着都感觉没水平。

    就在他刻苦读书的时候,他却不知道,他的那份考卷在考院引起了一番纷争。

    他能否考取举人,已经在别人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到了傍晚,秦观已经出来一天,没有在别院吃晚饭,带着二宝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吃晚饭时,听老娘说,哥哥秦彰没回来,和同窗郊游,或许今晚要夜宿在外面。

    没想到,那个有些书呆子的大哥,考完试也放松开了,竟然夜不归宿。

    秦夫人还说,下午时候,秦观也有同窗来找他,可惜秦观不再,不过对方留下了请帖,邀请他参加明天的酒会。

    秦观接过请帖看了看,是一个不太相熟的同窗,估计是联络感情的,明天再说,如果没事去玩玩也好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,酒会是晚上,吃过早饭秦观准备去别院继续读书,等晚上在决定去不去,可当他带着二宝刚走出秦府不远,就被一个壮汉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是昨天上午看到的那个卖老虎的壮汉,壮汉站在秦观面前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一个八尺高的汉子做出这种扭捏状,秦观看着都难受。

    “这位壮士,有事情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壮汉对着秦观抱拳深深鞠了一躬,说道:“唐突公子了,某叫熊陶,昨日还要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小事情,对了,你昨天说你兄弟受伤需要就医,怎么样,看好了吗。”秦观随口问道,他现在也不知道对面这个壮汉拦住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熊陶听秦观这么问,脸上的神色带了几分难色,说道:“昨天已经请大夫处理了外伤,可是我兄弟还是未醒,现在依旧是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拦我,有什么事情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听秦观这么说,熊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,可是他又不能不说,憋了半天才说道:“我希望向公子借一些钱。”

    没等秦观说什么,熊陶就赶紧说道:“我知道我与公子素昧平生,昨天公子还帮了我,可是在下在杭州举目无亲,连一个相熟的人也没有,也不知道去找谁,所以就想到了公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八尺高的汉子,敢生猎老虎的猛士,愿意低下头求人借钱,一定是遇到了难事。

    秦观最不缺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和我说说,如果能帮上忙,我不会推辞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熊陶迟疑了一下,看了看街道上来往的人群,然后说道:“公子,能否找个僻静的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前面茶馆找个包厢说话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茶点上了之后,小二推下去,熊陶这才说起自己的事情,“受伤的是我弟弟熊平,我们兄弟二人是青州府人士,一直随着师傅周侗学艺,有意报效军武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赶紧开口问道:“等等,你有没有什么叫卢俊义、林冲、史文恭、武松、岳飞的师兄师弟?”

    熊陶被秦观问愣了,然后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观哦了一声,随后说道:“你继续讲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原准备进京,看能否寻到机会,可是到了金陵一年时间,却发现入籍无门,我们兄弟又没有任何关系,最后心灰意冷准备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来杭州的半路上,我们在路旁一处茶摊歇脚时又来了一伙人,他们大约有十二三个,全都是行脚商人打扮,带着两车货物。我们初时也没在意,可是那伙人在要离开时,突然有一口箱子从车上掉下来,露出了里面的金银财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无意惹事,可是那些人见露了财货,不由分说拿出刀剑向我们杀来,他们砍死了茶摊夫妇,就连那对夫妇七八岁的孩子也不放过,而且这伙强人的武力不俗,我们兄弟手里没有武器,被他们杀了个措手不及,我兄弟熊平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听的紧张,问道:“那最后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我抢过其中一人手中钢刀,扑杀了对方四五人,怕我兄弟遇害,只得抢了他逃出来,然后我一路背着他来到杭州求医。”

    秦观好奇问道:“昨天你说要找大夫治伤,可是治疗外伤,哪用50贯诊金的。”

    熊陶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兄弟受的是刀伤,如果到普通医馆治疗,难免医馆会上报官府,我们毕竟杀了人,而且那对茶摊夫妇和孩子也死了,在这地界又人生地不熟的,怕出了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强盗杀人你们反抗,能出什么偏差。”秦观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熊陶迟疑了一下才说道:“公子是有功名在身的人,自然不怕官府,可是我们这等平民,却是只能小心翼翼。”

    “那伙强人一看就不是善类,我猜测,不是强盗山贼,就是某些大势力的人,当地官府如果查不出是谁杀得那对夫妇,被上峰问责,谁知道会不会将这个杀人的大罪强加在我们兄弟身上。所以我只敢花高价请行脚医生,医生治病担了责任,自然漫天要价。”

    秦观心中感叹,自己来到古代社会,因为身份原因,没有遇到什么难事,觉得古代生活很是惬意,可是如果让他穿越到一个普通百姓身上,他的生活未必会过的这般好。

    秦观又问道:“你兄弟不是已经医治了吗,怎么还需要借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