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0章:仙丹

    “你兄弟不是请大夫看过了吗,怎么,那个黑心的医生又要涨价不成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从前天我兄弟就高烧不退,昨天虽然大夫处理了伤口,但是高烧依然不退,水米不进,大夫说,我兄弟的情况很危险,如果挺不过去,或许两天后就没救了,这几天,最好用大补之药给我兄弟吊命。”熊陶回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什么大补之药?”

    “人参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熊陶叹了一口气,他也知道,人参可不便宜,而且那名大夫说了,最少要50年以上的人参,年份不够的不起作用,他已经问过,50年的人参,一根最少200贯。

    秦观想了想,心里已经有了些想法,如果猜测不错的话,估计是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不退,这个病确实很危险,不过那个用人参吊命的法子,估计大夫也是乱说的。

    秦观说道:“我随你去看看你兄弟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熊陶一喜,赶紧站起来拜谢,说道:“我兄弟安置在城南一处客栈内,我给公子引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回家拿点东西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秦观回家,自己进入房间,从床底下拿出大提箱,第一次穿越来的时候,秦观就准备了很多药物,就怕自己在这个位面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他在现实世界,偶尔还可能得个小伤风感冒的,可是到了这里已经半年时间,他一次感冒也没有得过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将一把匕首塞进怀里,防人之心不可无,谁知道那熊陶说的是否是真的,万一是见财起意,想要将他骗去绑票呢,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拿了几样药揣进怀里,出了秦府后,跟着熊陶一路来到城南平民区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是普通人居住的地方,但是人流量大,估计也出不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走进街边一处客栈,上面写着荣升客栈,这客栈显得很是破旧。秦观三人刚刚走进去,留着山羊胡的掌柜就窜出来,拦在熊陶身前,很是不客气的说道:“这位客观,如今你兄弟那个情况,最好还是搬出去为好,我们客栈可不敢留了,如果死在客栈可是太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熊陶很生气,这不是诅咒自己兄弟吗,怒视掌柜的道:“我们不缺一文店钱,你凭什么赶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熊陶一瞪眼,吓得掌柜往后连退三步,面色有些发白,不过却色厉内荏的喊道:“怎么,你还敢打人不成,信不信我报官抓你,我本家二弟可是这街上的游街巡检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报官,让熊陶不敢在说话了,他现在确实不愿意让官府知道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自己的话吓住了眼前的大汉,山羊胡掌柜得瑟起来,抖着脑袋说道:“限你一个时辰内,不,两刻钟内搬出去,要不然就别怪我找人赶你们。”

    那小人得志的样子秦观看着就生气,回头对二宝道,“你摆平他,”又对熊陶说,“带我上楼看看你兄弟。”说完也不理掌柜的,径直上楼。

    二宝上下打量着山羊胡掌柜,掌柜被看的很是不悦:“怎么,还想耍赖不成,信不信找人连你们一起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二宝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书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姓秦,秦观秦少游,被人称为‘小诗仙’,我家老爷乃是户部郎中,现在,你可以去通知你那个做游街巡检的二弟过来抓我家公子了,去通知吧。”二宝昂着头看向山羊胡老板。

    掌柜的虽然没有什么学问,但是也听说过秦观的大名,那可是杭州城有名的纨绔,不,现在是有名的才子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小小的客栈老板可惹不起,冷汗顿时就下来了,有些结巴的说道:“这、这位小哥,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,呵呵,开玩笑的,那个壮汉是秦公子的朋友吗,你告诉他,他爱住多久住多久。”

    掌柜脸上带着尴尬和讨饶的神奇。

    二宝也不与他计较,哼了一声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二宝上楼,这才偷偷擦擦汗,长出了一口气,心想这样的公子哥怎么会到他这小店来呢,不管怎样,也都不是他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秦观进入房间,房间只有一间,里面显得有些昏暗,因为病人发烧怕见风,所以门窗都关的严实,房间内还有一股浓浓的药味,还有淡淡的霉味,总之很不好闻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床上躺着一个汉子,身上盖着一床被子,脸色枯黄嘴唇发干,到是与熊陶有四五分相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弟弟熊平。”熊陶道。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伸手摸了摸熊平的额头,很烫。掀开被子发现胸口处裹着一层棉布,上面还渗出血迹,秦观对熊陶道:“打开我看看伤势。”

    熊陶不敢怠慢,打开棉布露出伤口,秦观就看到在熊平的胸口处,有一道狰狞的伤疤,足足有三十公分长,如今已经缝合,不知道深浅,不过看情况应该不轻。

    虽然秦观不是医生,但现代人的医药知识多少都有一些,秦观发现熊平伤口两侧的肉已经泛红,一看就是发炎的症状。在古代,几乎没有什么治疗炎症的好方法,大多数都是靠病人硬扛。

    看完后秦观道:“你兄弟的伤口发炎,只靠人参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熊陶脸色痛苦,看了看床上脸色蜡黄的弟弟,说道:“大夫也说过了,说我兄弟就算有人参吊命,活下来的机会也不足两成。”

    古代战场以刀剑伤为主,有七八成的伤员,都是因为伤口发炎而死。

    熊平这种情况,这么大的伤口,能活命的机会不足一成。那名大夫让熊陶买人参吊命,估计也就是听天命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意思,估计是怕熊平死了,这壮汉发怒摸上门去砸死他个庸医。

    这时秦观道:“我手里有一些丹药,或许能救你弟弟的命。”

    熊陶先是一愣,随后脸色露出惊喜表情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秦观,“公子可是说真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从怀里拿出几盒药,有消炎药也有退烧药,从药板上按下几颗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是什么丹药。”熊陶愣愣的看着秦观手里那几颗红的绿色药丸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不好解释,秦观随口说道:“仙丹。”

    “去拿些白开水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熊陶端了一碗白水,两人合力将药给熊平喂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