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1章:熊家兄弟拜服

    给熊平喂了消炎药退烧药,秦观又吩咐二宝带着熊陶去药铺买人参。

    虽然人参不能治发炎,但是用来补气吊命作用还是不小的,这熊平伤了已经四五天,发烧好几天,两天没有进食,身子虚得很,正需要人参汤补补气血。

    买了人参回来,熊陶再次拜谢,然后拿了药去后面煎药。

    二宝有些心疼的在秦观身边嘟哝,“少爷,花了230贯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,“花了再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也太贵了,对了少爷,买药时永和堂的掌柜说,那些虎骨酒已经泡上了,剩下的就是储存,您看放在哪里合适。”二宝道。

    “就放在别院吧,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,存着就是了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虎皮虎鞭也处理好了,不过我看了那张虎皮,好大一处破烂,就算缝上也不好看,估计是不能用了。”二宝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熊陶端着药碗进来,听二宝这么说,立刻道:“如果公子喜欢虎皮,等我兄弟好了,我再去山里给公子寻摸一只来,这次保证完好无损。”

    秦观摇摇手,笑着说道:“我对老虎皮没啥兴趣,破烂的虎皮裁剪了做冬衣的领口袖口装饰也不错,没必要在去打,还是给那些家伙留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听秦观如此说,熊陶心中顿时生出感动,这位公子当日出手买下那只老虎,想来用意就是为了帮自己,如今又用仙丹就自家兄弟,这份情义让自己两兄弟怎么还。

    等参汤凉了,熊陶给弟弟喂下,喝完参汤的熊平脸色好了许多,安稳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观又留下几片药,交代按时吃药,没有多留带着二宝走了。下楼时,那名掌柜的看到秦观下来,赶紧出了柜台,弯腰献媚的说道:“秦公子,小老儿不知道是您,刚刚真是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这种小人物,也是为了生存挣扎,如果熊平死在他的客栈,确实对客栈生意会有很坏的影响,秦观也没怪他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还是教训了一句:“他们两位都是我朋友,现在病了不宜乱动,等过些日子好些了,就会搬走,不用掌柜的撵人。”

    掌柜尴尬的笑了笑,心里说道,都好了我还撵什么人啊。

    回到别院,秦观又开始看书,原先秦观也上过学,但是基础太差,所以秦观只能从基础学起,四书五经,各种典籍,现在不是学习高深内容的时候,至于说写经义策论还为时尚早,他要做的就是先将所有典籍全部背下来,然后心里形成一个简单的理解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。

    不过在秦观认真学习之后他有个发现,自己认真看书背书,踏下心来学习,竟然只要几遍就能背下来,而且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他还真的不知道,原来自己脑子这么好使。

    其实秦观的脑子挺聪明的,可就是太贪玩,从来没有真正投入学习过,如果他能像那些刻苦读书的学生一样学习,没准也能成为一个学霸。

    决定你人生高度的,不是你的才能,而是你的态度。

    很多天资聪颖的人,最后都一事无成,

    只有努力的人才能获得成功。

    秦观想通这个道理后,突然觉得自己之前20多年的人生,时间真的都浪费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秦观又小憩半个时辰,今天是墨韵陪着,小丫鬟比较腼腆,也爱害羞,有时候秦观一个眼神,都能让她低头脸红半天。

    看书到傍晚,秦观带着二宝去参加同窗酒会,西湖画舫酒菜满桌,十几个学子畅谈诗词、逗弄姑娘,好不潇洒风流。酒会期间有人让秦观写首诗词,谁让秦观现在有小诗仙的名头呢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拒绝了,好诗词他有很多,可是他觉得,用这些诗词来做这样的游戏,其实是亵渎了他们。

    一直喝到很晚,有人就直接留宿在画舫,秦观却突然间没了兴致,坐着小船上岸,带着二宝回家了。

    秦观酒量一般,第二天睡到快到中午才醒,刚醒来就听二宝说,那熊陶上午过来了,秦观没醒二宝见了他,熊陶说他兄弟的烧已经退了,人也醒了,前来感谢秦观。

    吃了一口小菜米粥,秦观带着二宝有来到城南荣升客栈,掌柜的一见秦观,立马出了柜台见礼,秦观问道:“我那两位朋友可在。”

    “在呢在呢,那位得病的客观也醒了,今早上还喝了一碗粥呢。”掌柜的道。

    和自己伙食一样。

    掌柜的亲自带着秦观上楼,敲响房门后,熊陶开门,见是秦观立刻躬身行礼,“秦公子您来了,快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秦观走进去,发现熊平靠在床头,脸色依旧泛黄,但比昨天要强上不少,见到秦观进来,有要起身的架势,熊陶赶紧拦住,“兄弟,你莫要动,以免牵动了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恩公来了,怎能不见礼呢。”熊平挣扎了一下,可是他身子太虚,根本挣扎不动。

    很显然,熊陶已经将他们的经历讲给熊平听了,熊平知道,自己的命就是眼前这位公子救得。

    秦观赶紧说道:“你不要动,你现在伤势未愈,需要安心养伤,有什么话我们这样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熊平点点头,又靠向床头,他确实太虚,这两下挣扎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,“恩公,我听我大哥说了,我的伤可谓九死一生,要不是恩公解囊相救,又拿出家传的仙丹,想来这两日,我就要去地府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们兄弟命好,得了贵人相救,要不然我就是客死异乡的命。”说完,熊平看向大哥熊陶。

    熊陶会意,转身屈膝跪在秦观面前,这个动作让秦观一愣:“这是做什么,快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熊陶的身子足有八尺,身强体壮比秦观高了半个头,秦观哪扶的动,就听熊陶道:“公子屡次搭救,是我们兄弟的恩人,我兄弟无以为报,只有这一身武艺,愿意投效公子,往公子收留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熊平也说道:“我们兄弟都是粗人,恩公救我性命,我们兄弟愿意投效公子以供驱策。”

    熊陶和熊平都说的很是坚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