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4章:试卷摆在皇帝案

    考中举人秦观非常高兴,他也算是体会了一把金榜题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更令他高兴的是,第二个系统任务终于完成了。

    系统奖励已经发放,不过现在秦观没时间查看系统,他已经被贺喜的人群包围了,周围都是恭喜他考中举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今天的秦府可谓双喜临门,两位秦公子同榜双双考中举人,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人问差役,“秦二公子这第七十二名占多少名次。”

    众人好奇纷纷看来。

    两名差役对视一眼,有一人稍微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是,乡试最后一名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有人说道:“三千多名秀才,能中举人这只有七十二人,秦府两位公子能够一起高中,这可是天大的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还有三千多人考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秦观也是一愣,随即释然,最后一名怎么了,最后一名那也是举人。

    两名差役每人领了两贯钱,差役们满意的走了,两贯钱够他们一个月的工钱了。

    秦府又抬出一笸箩铜钱,往人群中撒喜钱,这可是沾着才气的铜钱,据说回去将铜钱挂在孩子床头,可以让孩子读书更有灵气。

    秦府内大宴宾客,街坊邻居都来道贺,一时间无比热闹。

    柳府。

    厅内众人一直闲聊,可是人们越聊声音越小,有人发现柳肃的眉头皱起来,已经略略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到如今还没有人上门报喜,难道自己没有考中吗,柳肃很不想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气,心里说着在等等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下人进来,看到柳肃后有些迟疑,最后还是走到跟前,小声的说道:“少爷,刚刚放榜喜报已经结束,本次只取了七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厅内众人早已经禁声,听柳家下人说喜报停了,那也就是说本次乡试柳肃根本没有考上,众人面面相觑,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来早了。

    有人起话头缓解尴尬,说道:“只取了七十二人吗,本届比上一届还少了三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很多学子都说,本次乡试考题比较难。”

    有人好奇问道:“那最后一名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柳府下人迟疑了一下,最后回道:“是杭州秦家秦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柳肃就是一愣,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揪心的难受,如果说是其他人,比他才学好,他还可以接受,可他没有考上,偏偏那秦观却考上了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还不如那个纨绔子秦观吗。

    柳肃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,纷纷选择告辞。柳肃站起来走回后院,推开门时,正好一名丫鬟端着茶壶出来,哗啦一声茶壶摔在地上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柳肃抬手就甩过去一巴掌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那个丫鬟的脸上就多了一道五指印,丫鬟扑到在地,手掌正好按在了地上的碎瓷片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管家赶紧过来,要呵斥这个丫鬟,就听柳肃冷冷道:“卖了吧。”

    丫鬟一愣,随即哭泣出声,哀求道:“少爷,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,求少爷不要卖掉我,我不会在犯错了。”

    卖掉,谁知道是否有更悲惨的人生等着她,如果不慎进了窑子,那她这辈子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柳肃理也不理那丫鬟的哀求,直接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就在秦家庆祝秦蔚秦观考中举人的时候,一份奏折已经通过三百里加急送送到京城,随后通过内侍摆到了皇帝的桌案前。

    御花园内摆着桌案,皇帝穿着一身便装,正坐在桌案前仔细描绘着一只鸟雀,那鸟雀浑身彩羽嘴黄爪尖,立在一棵梅树上,眼神很是灵动,用了两天时间终于将这幅画画完,皇帝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侍女们端过水盆,皇帝净手后擦干净,站立一旁的一名老太监笑嘻嘻的上前说道:“官家,您这只黄雀简直画活了,刚刚奴婢还总担心,一不小心这只鸟雀就要飞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啊,就是会说,你不再内书房值班,跑到御花园来干什么。”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水温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是谢学士送来了三百里加急奏折,奴婢不敢怠慢,所以就给您送来了。”太监说。

    “哦,名堂不是去主持江南乡试了吗,这时候送来加急奏折,莫不是江南乡试出了什么事情,拿来我看看。”皇帝皱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老太监赶紧呈上奏折,皇帝奇怪的是,这份奏折上还捆着一卷厚厚的书卷。打开奏折看完,皇帝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又打开秦观的那份试卷仔细看起来,刚一打开看,皇帝就被秦观书卷上的字吸引了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真是好字,规格规整秀媚婉丽、平正圆润。我以前竟然没有见过这样的字体,想来应该是那学子自己练出来的字体,真是难得的好字。”

    当今圣上四十来岁,微胖,留着两撇八字胡,面貌到是很精神,酷爱书法字画,一看到秦观的字就非常喜欢。

    又看过秦观的卷子,前面还好,不过当看到秦观的那首《有物混成赋》的时候,却是喜欢的很,看完之后又看了一遍,细细品味越看越是喜欢,嘴里喃喃道:“这篇赋,就算是放到殿试上也能取一个前三甲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完后面的那首诗,对这首写秋词他也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在奏折里,谢名堂请罪,说因为自己一时不查,造成考题雷同,请求处罚,并提议以后发放考题目录,避免在造成类似的事情,奏折最后说,他已经取了那名考生,不过却是取了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皇帝看完笑了笑,这谢名堂,学问为人能力那是极好的,就是有时候做事拘谨了一些,这种事情还用专门派三百里加急向自己请罪,太过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随口吩咐站立一旁的太监道:“通知今日值事的两位相公,半个时辰后到御书房商事。”

    太监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这位皇帝又打开秦观的卷子仔细看起那篇赋,越看越喜欢,最后拿出宣纸,按照秦观的馆阁体,临摹着自己写了一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