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5章:内伤的曾相公

    御书房内,两位相公到齐,今日值事的两位相公是首相曾毓和辅相沈峥。

    猜不透皇帝有什么事情叫他们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没有交流,静坐等待。

    不多时皇帝进来,两人起身见礼,皇帝将试卷放在桌案前说道:“昨日你们递过来的几份奏折,其中有几项内容需要与你们商议一下如何处理,在商议事情前,先给你们看一份今次江南乡试的试卷。”

    两位相公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今次乡试应该刚刚考完,今天应该是放榜日,为何一份江南乡试试卷会出现在皇宫里,难道江南乡试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曾毓细长的眼睛半合,微微看了皇帝一眼,心里生出很多想法。揣摩圣意可是他们这些做近臣最大的功课。

    今次江南乡试由谢名堂主持,谢名堂是翰林学士,是皇帝钦点的状元,一直以来都非常器重,出人宰相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现在只不过是磨砺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那谢名堂与自己,也没有什么不和,不像对面的沈峥,那就是自己政见上的死敌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的念头,曾毓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小太监将考卷递给两人相公观看,拿到试卷后,众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名考生的字真是不错,答题也非常工整,并漏,经义题诗赋也都可以说是上佳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曾毓放下试卷说道:“我觉得这份试卷答得很好,取前几名应该问题不大,尤其是这名考生的那篇赋,写的文采飞扬寓意深刻,“有物混成”这句节录自‘老子’第二十五章‘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可以为天下母’用词妙悟、文字兼美,实为不可多得的佳作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最后两句。‘今我后掌握道枢,恢张天纪,将穷理已尽性,思反古而复始。’‘巍巍乎,执大象而扶城中,达妙有之深旨’简直写的太贴切了,臣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曾毓这几句话,引经据典,只是看了一遍就将原文背下来,可见这人的厉害。

    更厉害的是他拍马屁的工夫。

    这首有物混成赋的结尾两句什么意思呢,用现在的话就是说,现今我圣上,掌握着事物发展这个关键,扩大自然之道、人类之伦常,穷极万物奥妙之理,究尽生灵所有秉性,以重新回到美好的古代社会。

    崇高啊!您执掌着“无形无相”万物不可少的“道”,抚育这域中的万民,这宏大的伟业,将有着极其精深而奥妙的意义。

    这结尾,完全就是歌功颂德拍马屁,而且功夫之高直达天际,后世的那些话都弱爆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高级的、最上档次的马屁,难怪皇帝看了之后会大喜呢。

    被曾毓这么一说,皇帝脸上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峥却微微皱眉说道:“这份卷子中,为何有一题上面被考官凭了一个不取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就知道他们会这么问,将谢名堂的奏折递给他们,两人看过后恍然大悟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沈峥道:“如果这种抄袭前人答案的事情被判做违规,就应该取消这名考生的资格,如果不算违规,谢名堂取此考生最后一名又有些不公允,这份试卷最少能排进前几,甚至可以争夺解元头名,官家,臣觉得谢学士这件事情做的有些模糊了。”

    曾毓却笑道:“我却觉得谢学士这件事情处理的很得当,我朝律法历来都是‘无定律不为过’,既然之前没有规定此类事情,就不能定其有罪。就算是那名考生写了三年前某考生的答题又如何,经义题本来就是解释其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朝立国百多年,科举几十届,答卷浩如烟海,有些重合的试题也算不得大事,谢学士也提出了解决方法,我觉得设置科考题目目录这个提议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峥看了看皇帝,皇帝的样子不像是准备追究的样子,他想了想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曾毓又说道:“说起这名考生,我到是有些印象,如果臣没有记错,这名叫秦观的考生,写过几首诗词,如今已经在大赵国广为流传,还被人冠上‘小诗仙’的名头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来了兴趣,秦观试卷中的那首秋词他就很喜欢,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曾毓脑子好用,当即将“别样红”、“青杏小”、“西子湖”、“鹊桥仙”几篇诗词背了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听了也很是喜欢,说道:“这几首诗朕都非常喜欢,看来这名学子在诗词歌赋一道上确实颇有灵性造诣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笑着说道:“可他却在经义上偷懒,本来可以拿一个解元,现在却评了一个最后一名,也算给了教训,我看这件事情这样处理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秦彰的儿子还有这般才学。”

    听到皇帝这么一说,曾毓和沈峥齐齐一愣,沈峥问道:“官家,这秦观,是那户部郎中秦彰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下面的人刚刚查清,正是户部郎中秦彰的二儿子。”

    皇帝如此一说,坐在下面的两位相公脸色顿时变得很是精彩,曾相公只觉得一股闷气在胸中郁结,十分难受,可是在皇帝面前他又不敢有丝毫表示,憋得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沈峥看了曾毓一眼,脸上带上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这丝微笑看在曾毓眼中,更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曾毓与沈峥同位宰相,但两人政见不和,在朝堂之上多有攻讦,而秦彰却是沈峥的人,刚刚在皇帝面前,曾毓极力维护秦观,还说出秦观的诗词,在皇帝面前多有夸奖。

    以前只知道这个秦观的名字,可却不知道是政敌一系秦彰的儿子,怎能不让他郁闷。

    最后皇帝吩咐:“至于制定科举试题目录的事情,回头你们吩咐下去,避免出现此类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曾毓和沈峥齐齐应了

    结束朝廷事物,曾毓回到家简单吃了两口饭,就没了胃口,回到书房脸色变得阴郁起来。

    在桌案上摊开宣纸,提笔写了一篇“有物混成赋”,如果有心人就会发现,这篇赋的字形,竟然和秦观那份考卷上的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曾毓看着这篇字,冷冷道:“本届会试春闱由我主持,只要试卷字形如这般者,一概不取。”

    沈峥回到家就吩咐下人,“去秦彰的府上,就说我叫他过来有话要说。” 加更一章,只为说一句话。我不是不想多写,但是身体顶不住,严重的颈椎病,让我坐在电脑前就疼,写外交官的时候就这样了。再加上工作比较忙,业余时间都用在写书上了,每天两更是常态,请朋友们别骂了。还有,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,呵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