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8章:书中自有黄金屋

    今次的鹿鸣宴还是在望月楼举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老周真的很会做生意。

    秦观与秦蔚抵达望月楼时,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所有举人都是直上三楼,一个个高声阔谈、意气风发、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秦观到了,沈逸辰看到后,就拉过去与自己同桌,如今两人成了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在得知秦观考中举人后,沈逸辰还发出一声感慨,如果秦观没有考中举人,下届的杭州第一才子非秦观莫属。

    等诸位大人来到,七十二名新进举人一起拜过主考和诸位同考官,宴会开始。桌上大家觥筹交错、畅所欲言,身份不同自然感觉不同,大家交流已经不像秀才学子时那般拘谨。

    宴会自然少不了吟诗作赋,这已经成为文人宴会上最重要的事情了,有时候比吃饭更重要。

    谢名堂站起来,举杯说道:“莘莘学子,自然以读书为重,诸位此次考中举人,日后还要参加会试殿试,更加不能放松,这第一轮,就以“读书”为题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叫好,然后开始寻思诗词去了。

    秦观告辞去了一趟茅厕,回来时已经信心满满,沈逸辰与秦观同桌,心里刚刚有了腹稿,抬头看到秦观,然后问道:“秦兄,可有什么好的诗句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了想法,不过还需要雕琢一下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知道秦观诗词了得,原本他自己在诗词上就颇有造诣,哪知道出了个秦观,却是每一首诗都灵气逼人,那一首鹊桥仙,他自问就写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秦兄,我听到一件与你有关的易趣传闻。”沈逸辰突然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传闻,什么传闻。”秦观好奇。

    “柳肃病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纳闷,柳肃病了到是一个好消息,可柳肃病了为何有我的传闻,秦观笑着说道:“那柳肃病了,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说,是被你气病的。那日很多人到柳家提前祝贺等待乡试开榜,柳肃自己没考中,听说你却考上了举人,气的回了后院就打了一个丫鬟,回到屋里,不知怎么就喷了一口血,当即就病倒了,现在还没有起来。”沈逸辰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自己心胸狭小,干嘛要传是我气的,哼,这等气量心胸,估计下次乡试也难。”秦观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行文兄,你和我说这个干嘛。”秦观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嘿嘿一笑道:“扰乱你的心神,让你想不出好诗词,这次或许我还能拿一个头名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如今已经和秦观成了朋友,秦观自然知道他是开玩笑,秦观笑道:“沈兄,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因为我已经想好了,而且还不止一首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脸色一变,直接长身而起,大声说道:“各位大人,学生已经有了诗词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是解元沈逸辰,自然轰然叫好,沈逸辰这也是没办法,他要抢在秦观前面说出自己的诗词,他怕啊,怕秦观的诗词一出,他连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沈逸辰悠然念到:“少年易老学难成,一寸光阴不可轻。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一首七言读完,众人轰然叫好,这首诗语言明白易懂,形象鲜明生动,算的是一首佳作了。

    秦观却是笑笑,能将杭州第一才子逼到这份上,也算他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沈逸辰说完,对着四周拱手后坐下,秦观刚要有所动作,沈逸辰却突然拉住他道:“秦兄,敬你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秦观喝了,刚要站起来,沈逸辰又拉着他讨论其他学子的诗词,就是不放秦观起来。

    “沈兄,这是何意。”秦观又不傻,自然看出沈逸辰是不想放自己起来。

    沈逸辰小声道:“莫着急,等其他多读几首诗,你拿出好诗才显得你诗才高绝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愣,随即一笑道:“是不是也让人们知道一下,沈兄的诗才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大方说道:“总要有个比较吗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,这沈逸辰绝对是一个妙人,虽然读书,但决不迂腐,其实古代施行的是精英制度,真正的迂腐读书人,虽然可能考中秀才举人,甚至能考中进士,可是想要达到高位却是很难,做官,是极其考验情商的一件事情,不是读书好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着急了,等其他学子说的差不多了,这时林知府看到秦观一直吃菜,开口说道:“秦观,你虽然是本届乡试最后一名,可是也没人规定你最后一个说啊,你可是有小诗仙的名头,可有什么诗词做出。”

    听了林知府的话,学子们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秦观不敢怠慢,站起来到:“学生听其他同年的诗词,都是极好的,也吸收了很多灵感,所以学生一口气做了三首诗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原来不是没有,是憋大招呢。

    其他人感到惊讶,盛唐时期的读书诗就有很多,而且佳句不少,不知道这秦观能做出什么花样来,崔善福在旁边叫到:“三首,快快读来,看小诗仙的读书诗有什么新意。”

    秦观高声吟唱:“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。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首五言绝句,字义浅显可是却如此振聋发聩,‘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,’可谓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了。

    谢名堂不禁说道: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,有这一句,这首诗足以流传千古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叫好,这里可都是读书人,而且是读书人里面的既得利益者,自然更愿意万般皆下品、惟有读书高,这样他们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证。

    林奇对这首诗很是喜欢,催促到,“快快,第二首诗词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观有系统任务在身,今天准备来个大爆,也不扭捏,直接吟唱道:

    “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。

    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

    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。

    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

    男儿若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顿时轰然起来,这首诗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优美的语句,可总结的太到位太贴切了,如果读书有成,还真的如这首诗里说的一般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