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099章:秦观要出大招了

    秦观这首诗里的道理说的贴切了,可以说是讲出了读书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千锺粟、黄金屋、颜如玉、多如簇,涵盖了粮食钱财、美女和地位。明明白白告诉所有读书人,读书考取功名是通往人生赢家的一条绝佳出路,考取功名后,才能得到财富和美女和地位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对读书人最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说道:“每年榜下捉婿者数不胜数,一朝科甲登第,迎着云云,当年云王爷捉婿林探花,据说陪嫁就达到百万贯,一时间引为美谈啊!可不就是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由黄金屋吗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道:“远的不说,这次乡试林弘兄中了举人,就有三四家大商家找上门来,最高者愿意陪嫁二十万贯,林弘兄娇妻美妾、万贯家财一朝得,真是羡煞旁人啊。”

    他旁边的一位面白书生脸上笑呵呵,带着几分得意,显然这段时间过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沈逸辰听完秦观这两首诗,对着秦观感叹了一句:“少游兄,还好我提前说出了自己的诗词,要不然,有要憋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夸张,行文兄,你可是乡试解元,我是最后一名,诗词只是风雅之事,经义策论才是科举正道,在这方面我还差的很远。”秦观谦虚了一句。

    谢名堂作为本届主考,可以说是这批学子的老师,对秦观他也颇为欣赏,尤其是那篇《有物混成赋》更是爱不释手,这几天每每拿出来品读一番。

    秦观刚刚说有三首诗,现在作了两首,他有些迫不及待,开口问道:“秦观,莫要让大家等了,说出第三首诗词来。”

    谢学士发话,其他人的聊天声小了下去,秦观对着谢学士微微躬身,然后说道:“学生在读书困顿时,有了些微的感悟,所以做出这首诗,请老师指点。”

    随后念出一首诗:“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工夫老始成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

    这第三首诗,与之前两首明显不同,之前两首可以说是透露出一股少年意气神采飞扬,这第二首诗却老成许多。

    谢名堂捋了捋短须,点头道:“做学问从来不易,我们确实需要学习古人刻苦做学问的精神,少年时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,竭尽全力地打好扎实基础,将来才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林奇感叹道:“一句‘纸上得来终觉浅’,绝对可以让这首诗流传后世。”

    礼部侍郎陈尧看着秦观道:“我到是觉得,这首诗读书诗更应该叫“劝学诗”,这首诗是要告诉众人,趁着年少精力旺盛,抓住美好时光奋力拼搏,莫让青春年华付诸东流。”

    陈尧含笑看着秦观道:“秦彰兄生了一个好儿子啊,这等诗才日后必定扬名大赵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尧提到父亲名字,秦观赶紧躬身行礼,一旁的秦蔚也赶紧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这时崔学政呵呵笑道:“秦观秦蔚,秦府一门同科双举人,也是一桩幸事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吃喝闲聊,几轮酒后,林奇站起来道:“三日后就是中秋佳节,到时杭州府会举办今年的中秋诗会,在座的诸位举子都在邀请之列,今日我们聚在这里,不如提前为中秋诗会预预热,作一首中秋诗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自然应和。

    这时,崔学政眼珠一转生出一个主意,他大声说道:“我觉得,不如将诗词写出来共同品鉴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没人反对,望月楼很快准备好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沈逸辰现在对秦观的诗才已经拜服了,他看向秦观问道:“少游兄,可有中秋诗词作出。”

    “行文兄有吗。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到是为中秋诗会准备了一首,不过我想先看看少游兄的诗作,怕珠玉在前我的诗词拿出来献丑啊。”沈逸辰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杭州第一才子,说这话可是折煞小弟了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瞪了秦观一眼,“因为你,我的诗词已经死了好几首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着摊摊手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自己坐拥后世千年无数精英文豪的诗文,拿出来的都是经过千年沉淀沙里淘金剩下的精品,如果这都不出彩,那就是其他人都瞎眼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瞎眼了吗,显然不会,所以没人能够阻挡秦观的装逼之路。

    秦观也不藏拙,别的学子还在酝酿诗词的时候,秦观站起来走到桌案旁,提笔写下一首词。

    崔学政一直盯着秦观,见秦观开始写诗,不动声色的站起来往秦观那边挪去,可是他却发现,知府林奇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兄,我来负责吟唱就好,不用劳烦林兄。”崔学政道。

    林奇脸色不变道:“这是我杭州知府举办的鹿鸣宴,自然由我来吟唱才和规矩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瞪一眼谁也不让,不分先后走到秦观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秦观只写到一半,可是当两人看到这半阙词,就被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”

    一种皓月当空、孤高旷远的意境跃然纸上,让两个人都痴了。

    秦观运笔如飞,下半阙一挥而就。

    “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。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    下半阙刚写完,林奇和崔善福两个人就同时大叫出声:“妙,真妙,妙不可言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嗓子震惊了望月楼所有人,所有人都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崔善福上前就要伸手拿诗稿,可是那伸到一半的手却被人从后面抓住。

    林奇说道:“崔兄,这是我杭州府举办的鹿鸣宴,理应由我来。”

    崔善福不为所动,“我总领江南文学,这读诗的小事还是由我来读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崔兄是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代劳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说的都是客气话,可是那咬牙切齿的语气,谁都看得出来两人是在争执。

    为了秦观的诗词在争执吗,秦观又写出什么好诗,让两位大人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谢名堂有些看不下去了,鹿鸣宴上在众位举人面前,两位朝廷大员怎能如此失宜呢。“两位不必挣了,由我来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