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0章:秦观又毁了中秋诗会

    谢名堂一句话镇住了场面。

    谢名堂是翰林学士,在这里职位最高,又是本届江南乡试主考,更重要的是,谢名堂是皇帝非常器重之人,掌制诰,也就是写圣旨的,那可是皇帝的贴身近臣,以后只要不犯大错,成为宰相可谓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惹不起。

    此时秦观已经闪到一旁,谢名堂走过来从桌上拿起诗稿,先是看了一遍,也是被这篇瑰丽宏大的诗文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随后闭上眼睛,在心里细细品味了一番。

    厅内所有人都等着他,却见谢名堂不紧不慢的将诗稿折叠好,非常文雅的放入袖中,从旁边拿过一碗酒一口饮下,嘴里说道:“如此佳作当以美酒佐之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番行为让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之前有人到是听说过林奇和崔善福在七夕诗会上,为了秦观的诗词做出过直接塞入袖中的事情,可是这谢学士可是京城来的翰林大学士,宰相预备役,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看到谢名堂的这个动作后,崔善福心里疼的直抽抽,可又不敢上前去抢,心里只能感叹官没人家大,可惜了一篇好词好书法,他发现秦观的书法又有精进,比上次七夕诗会的字还要好上三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词作这样的书法,是可以当做传家宝的。

    失败啊,刚刚就应该直接上去抢过来,都是林奇坏了自己的好事,他狠狠的怒瞪林奇一眼。

    正好林奇也怒视过来,两人狠狠一瞪,随即分开。

    其实林奇何尝不是与崔善福有同样的想法呢。

    谢名堂喝完酒,开始高声吟唱起来,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

    等他吟唱完,厅内举子们都听得如痴如醉,随即轰然叫好,气氛之热烈简直可以突破天际。

    谢名堂好一会儿才从那种飘然物外的境界中醒过来,深深感叹了一句:“这首词瑰丽玄奇、清丽雄阔,意境清新如画,实在是一篇千古佳作啊,我觉得,从这首水调歌头一出,其余中秋词尽废矣。”

    这个评语一出,其他举子们都惊呆当场,当初一首鹊桥仙,崔善福与林奇两位大人就说过,这首鹊桥仙一出,七夕词尽废,可今天,秦观又写出一首‘明月几时有’,崔大学士评判,这首词一出,中秋词尽废。

    这,这还有他们的活路吗。

    这时又听林奇叹道:“确实如谢学士所说,这首词写尽了中秋之意,以后再难被超越,以后只要是中秋诗会,这首水调歌头必然人人吟唱,我觉得,三日后的中秋诗会都没有什么举办的必要了,因为我觉得以后没人再会超越这首词。”

    举子们一听,心里更气,秦观这个混蛋,上次就搅黄了七夕诗会,让诗会只开到一半就草草结束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次他准备让中秋诗会连办都办不成了吗。

    沈逸辰有些失落,他提前写了一首中秋词,这次秦观这个家伙的诗词一出,他又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鹿鸣宴结束,秦观的几首诗词开始流传出去,一时间人人传唱。

    那些读书之人人人吟唱‘读书诗’,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这句诗,成了所有读书人的口头禅。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成了所有寒门士子的追求。而‘纸上得来终觉浅’这一句,却成了很多人游历四方的最好解释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秦观这几首诗词,短时间内整个杭州学子可谓人尽皆知,而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扩散着。

    不过秦观查看系统,却发现那个“诗才扬名天下!”的临时任务并没有达成,不知道是需要继续努力装逼,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发酵。

    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秦观过上了正常的生活,每日就是读书、练剑、写字。

    熊平的伤势正在迅速好转,一条近八尺的汉子,只是外伤他并不在乎,要不是发烧怎么可能将他打倒。

    熊家两兄弟已经搬来了别院,秦观吩咐两兄弟负责他的保卫和保护别院工作。为了方便,秦观直接称呼兄弟两人熊大熊二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熊陶憨直一笑道:“我师傅活着的时候,就是这么称呼我兄弟俩的,少爷如此叫,听得还挺亲切的。”

    秦观虽然接到了今年中秋诗会的请帖,可是他告病没有去,他这次出的风头已经够大,而且他也找不出一首可以超越水调歌头的诗词来,不如不去。

    秦蔚到是去了,秦蔚回来后已经很晚,可是依旧跑到秦观房里。秦蔚喝了酒,脸上有些红,很是兴奋的对秦观说道:“二弟你知道吗,今年中秋诗会没有选出魁首。”

    秦观让小丫鬟芸香给大哥沏了一杯热茶,好奇问道:“这是为何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的那首“明月几时有”。你虽然没去,可是整场诗会,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你那首词,今年投稿的人都是寥寥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沈逸辰的一首中秋词获得最佳,林知府宣布沈逸辰获得本届中秋诗会魁首时,沈逸辰却拒绝了,他说,二弟你的那首“明月几时有”,乃是中秋词的巅峰,他的那首词根本无法相比,他没有资格得到这个诗魁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沈逸辰坚决不受,所以本届诗会魁首放空,二弟,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出名,如今的青楼妓馆,无不传唱你的词。那些读书人,没有人不知道你的读书诗。”

    下人扶着秦蔚回去休息,秦观站在院中,对着月亮感叹,难道这就是“哥不在江湖,江湖却有哥的传说”的真实写照吗。

    两天后,郑达来找秦观,门子通报秦观后请郑达进去,在走进大门口时,郑达突然停下,问门子辛老三,“老三我问你,当日少游兄是在哪个地方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郑达的问话让辛老三一愣,不明所以,想不通郑达问这个是什么意思,不过没有深想,“郑公子,当日公子就是在二门这里摔倒的。”说着指了指二门口处,然后略带炫耀的继续道:“那日公子被门槛绊倒,摔到了头,当时就晕过去了,还是我叫人来将二少爷抬进屋的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