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4章:登船被拒三艳邀请

    船夫手里的摇橹轻晃,乌篷小船慢慢前行,水面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水痕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那群画舫越是发现这里的热闹,其中有十几艘三层画舫,雕梁画栋装饰的犹如过节一般十分喜庆,这些都是各大妓馆的看家船,还有无数的二层画舫围绕其间。

    最中间,却是矗立这一艘庞然大物,这艘船太大了,比那些三层画舫都要大上两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艘画舫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“百雀台”,是专门用于两年一届西湖花魁大赛的。此刻虽然还没有开始花魁大赛,但台上已经有乐女在演奏助兴。

    雀台搭建,迎来百鸟朝凤。

    郑达之前早有吩咐,摇橹慢慢靠近其中一艘三层画舫,在抵近时,郑达出了乌篷,站在船头对着画舫喊道:“放下船板,我们要上船。”

    一个花娘模样的妇人抬眼看了看郑达,不认识,随后说道:“这位公子,我家络语姑娘的船已经满了,请公子海涵。”说完转过身去,看也不看郑达,吩咐旁边的人道:“别在这里堆着,赶紧去招待陈老爷和周举人啊。”

    花娘的态度让郑达一愣,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,登你的画舫自然是支持你生意来了,而且一会儿的花魁大赛也肯定会支持你,可自己这都到了船边,却被拒绝登船了。

    这些画舫隔得都不远,几乎都挨在一起,这边发生的事情别的船有见到的,就有客人站在船舷边看过来,笑着议论。

    “看,又有书生想要登梦络语的船,可惜啊,人家是非举人与才子不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郑员外家的郑达吗,哈哈,也吃了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秀才,人家看不上眼哦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的议论根本没有任何避讳,甚至还特意提高了嗓音,有可能这些家伙也是被人家拒绝登船的人,自己丢了人,在郑达这里找平衡感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又有人登船被拒,其他船的人纷纷看过来,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今天第12个了,哈哈,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还会有,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郑达气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郑达不知道,原来之前已经有那么多人被拒绝,而他已经成了被看戏的那人。

    秦观从乌篷里钻出来,也站在了船头,看了看这艘船上的名牌,“梦春斋”,当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一个**,将自己的位置摆的那么高,虽然可能是有意自抬身价,可秦观觉得做的也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就当秦观冒头的那一刻,人们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有不熟悉的人就嬉笑道:“呵呵,原来还有一人,这下又多了一个笨蛋书生。”

    旁边立刻有人说道:“别乱说,那是秦观秦少游,没想到梦春斋拒绝了秦观秦少游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当其他人看清从乌篷船里出来的是秦观时,无数人大声喧哗起来,“是秦观,秦观秦少游来了”

    听到秦观的名字,其他画舫的人纷纷探出头来,虽然大多数人都不认识秦观,可是不妨碍这些人听说过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立时有人高声叫到:“小诗仙。”

    “鹊桥仙,明月几时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的西子湖。”

    这个架势,比花魁选举还要热闹,秦观现在的名声在杭州可是非常大。

    大赵国爱文人,文人的地位在大赵国之高,可谓超越历代,大赵国从皇家到地方,都将文人才子的地位抬得非常高,重文轻武甚重,哪怕你没有功名,能做一手好诗词,也能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赵国百姓也爱才子,往往那些出名的诗词,就算是乡野农夫也会吟唱几句。

    秦观是杭州有名的才子,小诗仙,几首佳作已经被广为流传,他又连续考取了秀才举人,这等风流人物,自然更加受到追捧,现在的秦观,可比后世那些什么小鲜肉大明星更受这里人的追捧。

    人们在喧闹一阵后,猛然发现,梦春斋拒绝了如今诗才最盛的秦观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郑达站在秦观旁边,见秦观如此被人追捧,也与有荣焉,同时心里对梦春斋也起了恼意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非常支持梦络语的,现在顿时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就在郑达准备吩咐船家去其他画舫时,旁边一艘画舫有人开声说道:“秦公子,奴家绫依人,恭请少游公子登船。”

    声如黄鹂,闻之悦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人群顿时轰然。

    纷纷往说话那人看去,秦观也转头看去,就见到不远处一艘画舫上,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站在船舷边。一身蓝色的翠烟衫,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。折纤腰以微步,呈皓腕于轻纱。眸含春水清波流盼,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,缀着点点紫玉,流苏洒在青丝上。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,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,一颦一笑动人心魂。看到这绝美的人儿,秦观也忍不住多打量两眼。那美人儿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也是寐含春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旁边船上有人嫉妒的大叫:“天啊,竟然是依人姑娘亲自开口来请,秦少游好大面子啊,为什么没人请我呢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屑道:“切,你有人家的才学吗,你能写出鹊桥仙、明月几时有吗。”

    郑达兴奋的不行,满脸激动涨红之色,这可是杭州三艳之一的绫依人亲口邀请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一艘画舫上,又有一个美妙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,妾身楚芊芊,船上略备薄酒,恭请秦公子登船小憩。”

    人群再次哗然。

    秦观转头看去,就见另一艘画舫上,一女子身着淡粉衣裙,长及曳地,细腰以云带约束,更显出不盈一握,流云髻,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,映得面若芙蓉。面容艳丽无比,一双凤眼媚意天成,此时正灼灼的看着秦观。

    此女魅意天成,加上那一双勾人的凤眼,真个是让人看了就会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是楚芊芊啊,被誉为“珠缨炫转星宿摇,花鬘斗薮龙蛇动”的楚芊芊也来请秦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梦春斋花娘拒绝登船,却有三艳之二的彩衣馆绫依人,心月楼楚芊芊亲自相请,不知道现在梦春斋的人是做何感想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很精彩。”

    就在人们还在议论的时候,秦观进前的这艘画舫上走出一个人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