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5章:今日让你高攀不起

    就在人们还在议论的时候,秦观近前的那艘画舫上走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一出来,围观的人们顿时轰然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梦大家出来了,是梦大家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也是来请秦观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吵,看梦大家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向前面,他与这条船距离最近,看的也更清楚,梦湘君双眸似水,带着一股出尘淡然之气。十指纤纤,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。峨眉淡扫,面上略施粉黛,却不掩美丽姿容。

    一日看尽杭州三艳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三女之中最美的,秦观觉得应该是绫依人,最起码秦观是如此觉得。至于其他两女,梦湘君略显冷漠,如冬日寒梅,而楚芊芊又太过妖艳,如夏日玫瑰。

    众人就见梦湘君先是盈盈一拜,然后开口道:“不知少游公子光临梦春斋,刚刚真是怠慢,湘君恭请秦公子上船,湘君一直很期待向您讨教诗文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个拒绝郑达的花娘露出身子,此刻却是满脸堆笑对着秦观说道:“秦公子,刚刚老奴没有看到您,真是失礼了失礼了,老奴在这里跟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船上江南第一才子林远林公子也在,沈逸辰沈公子、朱鹏朱公子都在,您是诗词大家,又是这些公子的同窗同年,上船来正好与他们讨论诗文。”

    原来沈逸辰也在这条船上,不过秦观却是好奇另一个人,好大的名头,江南第一才子啊,还是离得远一些吧。

    秦观淡淡一笑,也不去理他,转头看向自己的好友郑达,“郑兄,你有什么想法,现在还想去看梦络语吗。”

    刚刚被拒绝,郑达表示很受伤,郑达也是有性格的男儿,被一群妓子看不起,哪还会腆着脸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无所谓了,他们是冲着少游兄来的,还是少游兄自己定夺吧。”郑达说道。

    秦观回身对梦湘君道:“谢谢湘君姑娘的邀请,不过我现在不想谈诗论文,今天只是出来散散心,就不去你的船上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梦湘君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她最爱诗词,秦观的那几首诗词,每一首都堪称经典,尤其是“鹊桥仙”和“明月几时有”,最能打动女儿心,她最是喜欢,甚至超过了对李杜诗词的热爱,已经对秦观有了崇敬之心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邀请秦观登船,一同探讨诗词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以前请都请不来,可是今天秦观亲自登门,却被花娘拒之门外,自己再次开口邀请,又遭到拒绝,还有比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更让人难受的吗。

    秦观转身看向其他两船,心里想着是去绫依人的那条船,还是去楚芊芊的那条船,而此时,绫依人和楚芊芊两人也都灼灼的看着秦观,希望他能够选择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远处一条画舫,此刻也有一群人正挤在船舷边看着这边的情形,这条画舫明显不是青楼妓船,而是一艘私人游湖画舫,而这群人虽然也都穿着书生袍,可是如果离近了看,就能发现一个个唇红齿白的,都是一个个雌儿。

    这是绫兰诗社的画舫,这群女子也不甘寂寞的跑来凑热闹,只不过她们是自己一条船,不与其他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时见秦观拒绝了梦湘君,就有人说道:“林姐姐,不如我们邀请秦公子来我们船上如何,他的那几首诗词,我真的喜欢的紧呢,很想向他讨教。”

    有人反驳道:“我们都是女子,邀请几个男子登船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,我们以前不也参加过男子的诗会吗,这又有什么忌讳。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林诗霜发话道:“还是算了吧,终归是不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众女知道,但也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秦观没有让众人多等,只是略一沉吟就说道:“今日来的仓促,没有合适的地方欣赏花魁大赛,就在绫姑娘的船上叨扰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再看绫依人,脸上浮现如春花般的笑容,而那楚芊芊却是露出非常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掩去,对着秦观甜甜一笑道:“今日秦公子先去依人姐姐那边坐,他日芊芊再邀请秦公子,希望秦公子能够赏光。”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:“美人邀请,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众女争夺秦观是有原因的,如今秦观诗名远播,是杭州有名的大才子,他的几首词,更是在青楼妓馆被那些女子日夜吟唱,哪个女子不想亲近这样的才子呢。

    如果有幸能够求得一首诗词,身价立刻就会飙升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原因就是,秦观年少风流,潇洒倜傥,如今又有功名在身,如果有幸能够委身于他,哪怕只做一个妾侍,对这些出身青楼的女子来说,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。

    见秦观登上绫依人的画舫,身影隐没珠帘之后,众人这才散去回到各自大厅,不过人们依旧讨论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趣事。

    有人揶揄道:“秦观如今被誉为杭州诗词第一,已经超过了沈逸辰,却被梦春斋的花娘拒绝,不知道现在梦大家是怎样的心情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朋友笑道:“我到是比较好奇花娘的心情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必然是如丧考妣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今天的花魁大赛不白来,刚刚那一幕够精彩,比看花魁还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梦春斋的花娘此刻确实如人们议论的那般,就好像丢了八万贯钱,脸都耷拉到地上了,刚刚请到沈逸辰、林远、朱鹏那几位大才子登船的喜悦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那可是秦观啊!

    现在杭州诗词第一,被誉为小诗仙的秦观秦少游啊!

    如果能够请到他过来,在花魁大赛上,给梦春斋今年力捧的新人梦络语作一首诗词,肯定会争取到更多人的支持,络语夺取今年花魁的机会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一闹,反而让他们梦春斋很是丢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小厮跑过来说道:“花娘,湘君姑娘说有些不舒服,就不招待那些公子了,自己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花娘脸上更黑了。

    湘君这是伤心了,她抬起手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,恼恨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有让那个郑达公子上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传来一声重重的巴掌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