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6章:江南第一才子

    小厮捂着自己的脸,一脸无辜样,切切的问道:“花娘,为何要打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娘不爽,打你还需要理由吗。”

    花娘怒视小厮,打自己太疼,还是打小厮出出气吧。

    小厮的身子又矮了三分,小声道:“不需要,是我该打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滚去伺候好客人们,我去劝劝湘君,这个时候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,这可是关乎梦春斋的未来呢。”

    现在花娘悔的肠子都青了,可是自己做的孽,再苦也得受着。

    秦观带着郑达和熊大登上彩衣馆画舫,绫依人带着几女迎接秦观。

    这杭州的妓馆很是有意思,到了出台赚钱的年纪,就会给姑娘们取一个花名,每个妓馆都有自己特定的姓氏,比如梦春斋的女子都姓梦,彩衣馆的女子都姓绫,心月楼的女子都姓楚。

    **乃是贱业,而且是最脏的那种,有辱祖宗,自然不能用祖宗的姓氏示人,所以妓馆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,隐去本姓以求点点安慰。

    此时在画舫一层,已经有了好几桌的客人,秦观看过去,没有认识的,秦观的待遇更高,被安排在二楼,这里如今只有秦观一桌。

    看下人们走了,郑达有些兴奋的小声说道:“少游兄,今年可是沾了你的光,你不知道,梦春斋、心月楼、彩衣馆这三家的画舫最难上,就算上来了,一般也只会安排在一楼,除非高官、大才子那种,才可能被安排在二楼雅间的,我今年沾了你的光。”

    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这个道理秦观明白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绫依人带着一个极是俏丽的小丫头过来,对秦观道:“秦公子,这是我彩衣馆今年新出阁的妹妹,名唤绫香儿,会参加今年的花魁大赛,特地唤来给秦公子敬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这个小丫头,也就十四五岁样子,很是漂亮,尤其一双眼睛明媚透亮,让人看了很是喜欢,不过秦观却没有别的心思,这女孩虽然漂亮,可却少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味道,最多算是极品大萝莉范畴的,不是秦观的菜。

    古代人好像就喜欢这种幼齿,像绫依人这样十八九岁的年纪,正是花开艳丽的时候,在这里的人看来,却已经有种昨日黄花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们不美了,纯粹是男人喜新厌旧的心里造成的。

    她们再如何出色,也只是男人的玩物。

    她们或许还能红上三五年,但是现在就已经出现了危机感,毕竟新人辈出,男人心易变啊。

    小丫头怯怯的给秦观斟满一杯酒,又给自己斟了一杯,吐声如兰道:“奴绫香儿敬秦公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秦观端起酒杯喝了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后秦观问道:“你学的什么才艺。”

    “奴跟随依人姐姐,学的唱词和琵琶,古筝也会一些。”绫香儿道。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,每家妓馆也都有自己的传统,彩衣馆主攻词曲音乐,心月楼主攻舞蹈,而梦春斋主要培养有文采的女子,是那种才色双绝的女子。

    几家都有拿手的东西,也难怪这三家是如今杭州最有名的三家妓馆,其他的都赶不上他们,只能沦为二流。

    绫香儿不在陪侍,她还要去准备后面的表演,而绫依人却是坐下,陪着秦观饮酒。

    郑达很是兴奋,往日这些花魁,最多也就是弹唱一曲就离开了,哪有这样亲近的时候,能让绫依人亲自作陪饮酒,今天算是来着了。

    别看郑达读书不行,却很会调节气氛,虽然席上只有他们三人,却不显得冷清。

    梦春斋画舫二楼。

    一桌三人正在饮酒闲聊,其中两位是沈逸辰和朱鹏,沈逸辰对面是一个长相儒雅的青年公子,一身冰蓝色丝绸交领长袍,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,脸上透露出十分自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花娘口中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林远林公子。林远的家事不俗,父亲乃是工部侍郎加龙图阁直学士,林家在苏州乃是大家族,林远的才学十分出众,又善诗词,是上次江南乡试的解元。

    他与沈逸辰、朱鹏交好,这次过来游玩正好赶上花魁大赛,就被沈逸辰邀来。

    林远看了一出热闹,见秦观登上彩衣馆画舫,转头对沈逸辰道:“刚刚那人就是秦观秦少游吗,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妙人,他写的那几首诗词我都读过,确实非常惊艳,沈兄,听说你的风头完全被他压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远戏谑的看着沈逸辰说道。

    沈逸辰很干脆的说道:“技不如人我已甘拜下风,第一次见他,他写了一首“鹊桥仙”,直接让我将已经写好的诗稿撕毁,第二次就在鹿鸣宴上,那首“明月几时有”震惊了所有人,那首词至今还在我脑海里回响,我此生怕是也写不出那样的好词。”

    林远道:“那秦观拒绝梦大家的邀请,竟然说什么不想谈诗论文,只是出来散散心,真是个很烂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朱鹏笑笑:“你不知道,那秦观平时也是如此,他那几首诗词,都是在科举考试,七夕诗会,鹿鸣宴上所做,平时很多人邀请他参加诗会他都是拒绝的,沈兄与他交好,邀请他参加诗社也被他拒绝了,你知道他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林远好奇: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诗词只是游戏而已。”

    林远一愣,随即点点头,“现在我对这秦观也生出兴趣了,沈兄,有机会帮我引荐一番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道:“现在吗,那不如我们到彩衣馆找他。”

    林远抬手阻止了沈逸辰:“沈兄不急,既然那秦观说诗词乃游戏,那我们就先与他游戏一番如何。”林远一直自负甚高,见沈逸辰极力吹捧秦观,让他起了争胜之心,

    沈逸辰一愣,“你打算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远笑笑没说话,而是吩咐旁边服侍的丫鬟,“去将梦络语姑娘请来,我有一首新词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梦络语款款而来,年岁不大只有十四五岁,但却面容绝美,可你看她时却不会生出什么淫邪的想法,反而更像一个大家闺秀,透露出一种知性美。

    后面还跟着花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