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7章:诗词上挑衅,呵

    “络语见过林公子、沈公子、朱公子。”梦络语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花娘也给几位公子问好,满脸堆笑问道:“不知道几位公子喊我家络语过来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梦络语就坐,

    林远也不理花娘,对梦络语问道:“不知道一会络语姑娘准备表演什么节目。”

    梦络语看了看林远,稍一迟疑说道:“我的节目是古筝弹唱词曲,这首词是我与湘君姐姐同作的一首新词。”

    林远也不绕弯子,“我也写了一首新词,姑娘看看如何,如果合适,姑娘可以在表演上用这首词。”

    梦络语一愣,随即脸上露出惊喜表情,眼前这位可是被誉为江南第一才子的林远林公子,如果能得到他的赠词,在比赛上弹唱出来,自然能够引得更多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梦络语甜甜一笑,“谢谢林公子厚爱。”

    花娘更是高兴,在一旁不住的道谢,林公子的诗词自然比梦湘君的诗词更吸引读书人,人家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在那里摆着呢,这次梦络语的胜算又会增加几分。

    这时林远却对花娘说道:“不过你需要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花娘心想,不会是想要络语或者湘君陪睡吧,花娘胡思乱想眼珠乱转,如果本届洛语夺魁,或许可以考虑湘君出阁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听林远继续道:“将络语姑娘得到我赠词的消息,传到彩衣馆去。”

    花娘一愣,这是什么要求。

    谄媚笑道:“林公子,咱们现在偷偷行事,等表演时一鸣惊人不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去办吧。”林远态度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林远起了争胜之心,沈逸辰一开始想劝,可是转念想想,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林远是他的好友,秦观也是他的朋友,两人都是诗词大家,林远要在诗词上和秦观比一比,他真的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忽而沈逸辰一笑,

    不知道这两个人输了,会是什么样子。如果秦观输了,正好他也解解恨,谁让那家伙几次让自己撕毁诗稿呢。一会要去彩衣馆看看他的臭脸。

    如果林远输了,哈哈,也不错,让他知道我杭州不是无人,杀杀他的锐气。

    他觉得两边输了他都高兴,干嘛要劝。

    沈逸辰突然心情大好,带着摆好马扎看热闹的心态,端起酒杯说道:“来来来,预祝林兄压倒秦观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彩衣馆画舫。

    绫依人正在陪着秦观,她对秦观的诗词也极是喜爱,现在秦观的这几首词又是最热门的,她自然极有研究,刚刚就给秦观唱了“明月几时有”。

    词牌虽然是固定的,但被绫依人演绎的却是如此动听,秦观也听过后世几位天后演唱的这首词,以前觉得挺好听,现在听完绫依人的演绎,他觉得这才是最美的。

    刚刚演绎完,彩衣馆的花娘就掀开珠帘,将绫依人叫了出去,不多时绫依人回来,秦观就发现绫依人脸上带了几分愁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依人姑娘。”秦观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绫依人略带凄苦的微笑,真是我见犹怜,对着秦观盈盈一拜后说道:“刚刚得到消息,梦春斋梦络语姑娘刚刚得到林远林公子的一首新词,这次香儿怕是有难了。”

    秦观好奇,“一首词而已,关香儿姑娘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绫依人道:“香儿一会准备表演的,就是这首‘明月几时有’,这首词如今被广为传唱,已经成为经典名词。”在这里,绫依人还小小的拍了一下马屁。

    继续道:“可也因为经典,却也失了新鲜,梦络语得了新词,一会儿表演时自然可以压香儿一头,肯定非常影响评比的。”

    花魁评比有自己的标准,不像兰芳苑那样以打赏多少做最后评判,花魁大赛更高级一些,要参加评比的观众,需要购票,每人10贯钱,不得多买只能是一人一张,这样就有了投票资格。

    对每位表演者都可以投票,以票数多者为优,选出三甲,这就是新的杭州三艳。

    当然,杭州三艳也会排个高低,就有了第二轮比赛夺魁之战,谁拿到第一,就是今年的花魁。

    看西湖上漂浮的无数画舫,每年的观众无数,参与评判的人也是很多,每年的评选票钱就高达几万贯。

    绫依人又道:“当年,我与梦湘君、楚芊芊争夺花魁,最后梦湘君就因为得了某位大才子的一首新词,最后得了头名,奴家屈居第二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痛诉革命家史吗。

    其实秦观已经明白绫依人的意思了,这是在变相的向他求词呢,她不好明说,只能以这种委婉的方式,如果直接提出邀请而秦观拒绝,双方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对方可流传出诗词原文?”秦观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说是一首写情的词。”绫依人回道。

    秦观疑惑道:“我很好奇,他们梦春斋刚刚得了林远的新词,你们就知道了,难道你们在梦春斋还有间谍不成。”

    绫依人赶紧解释道:“不是的公子,其实这个消息是梦春斋主动放出来的,而且是直接将信送到了我们画舫上。”

    秦观不傻,现在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冲着自己来的可能性最大,这是准备在诗词上与我较量一番吗。

    秦观一笑:“我受依人姑娘邀请登船,总不能白吃白喝吧,不如我送香儿姑娘一首新词如何。”

    绫依人大喜,“香儿有公子相助夺魁有望,依人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“重谢,怎样的重谢。”

    “必不叫公子失望。”绫依人说完,脸上带起几分红晕。

    郑达都看呆了,等缓过神来,赶紧捅了捅秦观,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少游兄,神女有情啊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不可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杭州三艳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处子,如今依人姑娘这样说,肯定是心中非常中意你,不如收入房中,必然成为杭州一桩美谈。”

    秦观看看含羞垂首的绫依人,也很是心动,这样的天然美女,又是这般有才情的,现代根本找不到。想了想站起来道:“让人准备笔墨,我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走到窗边,不再理会几人,看着窗外的西湖景色,似乎是在酝酿诗词。

    绫依人站起来招呼人准备笔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