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09章:问世间情是何物

    秦观愿意拿出诗词,不只是因为成全绫香儿。

    也不只是因为那个江南第一才子的挑衅。

    他的临时任务“诗才扬名天下!”任务还没有完成,还需要继续努力,如今这些爱情诗词,在这样的情况下拿出来正合适,所以秦观没有吝惜。

    三艳夺魁,是花魁大赛的高潮。

    在人们万分期待下最后的比赛开始了,这一场以抓阄来决定出场次序,依次是楚翩翩、梦络语、绫香儿。

    现在人们早已经知道,那江南第一才子与秦观怼上了,两人在通过梦络语与绫香儿暗中较量,这样的好戏码,自然引得所有人都热情高涨。

    江南第一才子与杭州小诗仙,究竟哪个能赢,还有比这样的比赛,更让文人们热衷激动的吗。

    心月楼画舫。

    在知道这件事情后,楚芊芊将翩跹叫过来,抚摸着她的巴掌小脸道:“你还真是不走运,遇到了这件事情,这次我们心月楼只怕又要沦为第三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结果未定,我会拿出我最好的舞蹈去打动观众。”翩跹有些倔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翩跹你记住,努力不一定会成功。一个女人想要成功,最重要的是背后有个男人支持你,你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可以支持你的男人,不要随便把自己交出去,知道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姐姐。”虽然翩跹还不是很懂,但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三艳夺花魁大赛开始。

    楚翩跹一曲狂舞,让现场气氛高涨,人们再次纷纷投票。轮到梦络语登台,众人一阵欢呼,不知道这次会带来什么新词。

    瑶琴拂动,梦络语唱起一首新词,“细雨湿流光,芳草年年与恨长。烟锁凤楼无限事,茫茫。鸾镜鸳衾两断肠。魂梦任悠扬,睡起杨花满绣床。薄悻不来门半掩,斜阳。负你残春泪几行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首词还真是应景。

    梦络语唱完,众人无不叫好,投票者更是云云,不过更多的人,却是期待起来,不知道秦观又会写出什么诗词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都是杭州人,此时的乡土地域观念非常强,林远虽是江南第一才子,可是他们更希望秦观能赢。

    绫香儿登台,怀中抱着一把琵琶,对着四方盈盈施礼,坐好后手指轻轻一撩,琵琶声如珠玉落盘,传向四方。

    秦观点点头道:“这摸鱼儿还是与琵琶最配了。”说完又看向湖心大船的舞台。

    秦观看向舞台,而绫依人的目光却定格在秦观的侧脸上,她感觉自己很努力,可眼神依旧挪不开,这个男子深深的吸引了他,他的才学、他的洒脱、他的丰神俊朗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砰跳的厉害,这还是第一次,她对一个男人有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舞台上,绫香儿唱起秦观的那首词,“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

    只是这一句,就让无数人感到惊艳无比。

    林远脸上先是一变,继而放松下来,摇头感叹了一句:“我又输了,只这一句我就不及矣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只是点头,无比认真的听着这首新词。

    “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
    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

    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

    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

    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

    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

    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邱处。”

    一曲唱完,无数人轰然叫好,欢呼声声震四野,就连湖里的鱼儿都被吓得连连跳出水面,荡起无数水花。

    整个西湖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真是不虚此行啊,看了美人又听到了秦观的两首新词,真是如饮甘泉美酒,畅快。”

    “一句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,世间的情爱还有比这一句更能表达的吗。”

    绫兰诗社画舫上,无数女子被这首词打动,林诗霜平时最是稳重,可此时却眼里含着雾气,喃喃道:“大雁一生只有一对情侣,这也是为何六礼送大雁的由来,秦观以大雁的深情喻人,想来一定是个痴情的人,就是不知道这份痴情会给谁。”

    其他女子也是被这首词震惊,心里都是痴痴的,想着这首词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林远与秦观的暗中比试,虽然没有裁判,也没人去公布什么结果,可是林远知道,以诗词论他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林远也是洒脱之人,干了杯中酒,对沈逸辰道:“沈兄,你与秦观交好,不如现在为我引荐一番如何。”

    沈逸辰一笑:“好啊,我现在遣人去叫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去彩衣馆画舫,正好也看看依人姑娘和香儿姑娘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三人大笑起身,登上小船去了彩衣馆画舫。

    花娘见三位才子齐齐离开,心里那个痛啊,抬起巴掌,旁边的小厮吓得就是一捂脸。

    花娘嘴里骂着“叫你有眼无珠”,啪的一下打在脸上。小厮眨眨眼,没感觉到疼,再看花娘,这次还真是打在了她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沈逸辰带着林远、朱鹏登上彩衣馆画舫,双方见面后竟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林远拉着秦观聊他的那些诗词,以前只是不服气而已,其实他对秦观的那几首诗词都是极为喜欢的。

    现在见到作者,自然拉住不放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绫依人就像一个妾侍一样,坐在秦观旁边伺候,给几位公子斟酒,几人聊到兴处不免放浪形骸起来,秦观的衣服上沾了酒渍,绫依人拿出手帕给他细心的擦拭。

    沈逸辰呵呵一笑,对秦观道:“秦兄,莫要辜负美人恩啊。”

    说的绫依人俏脸绯红。

    几人齐齐大笑。

    郑达今天很兴奋,他平时可没有和沈逸辰、朱鹏等人坐在一起的机会,更别说眼前这江南第一才子的林远了,今日同桌而饮,日后也可以说自己是他们的朋友,今天真是来对了,回去和老爹一说,老爹肯定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一桌五人饮酒谈诗,一直到了掌灯,而后月上中天,秦观喝了不少酒,已经有了醉意,其他几人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有下人来搀扶他们去房间休息,这时绫依人走到秦观跟前,亲自将秦观搀扶起来,熊大知道这是公子的好事,自然不会傻到去阻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