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科幻小说 ->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

第111章:洛依人

    绫依人说要拿钱给秦观,可秦观又哪会要她的钱,再说他也不缺钱。

    “那些钱你还是留作私房钱吧,少爷不缺这些钱。”

    叫来熊大吩咐道:“去别院找二宝,让他带钱过来。”熊大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又让人叫来花娘,告诉她自己要为绫依人赎身,花娘拉着绫依人的手,又是抹泪又是不舍的,述说两人这么多年的母女感情,如何将绫依人一步步培养起来,说道动情处,母女两人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最后花娘擦了眼泪,告诉秦观,赎身价格五千贯。

    秦观腹诽,刚刚见你说的什么母女情深,还以为不要钱,还会贴上一笔嫁妆呢,到最后还不是狮子大张口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你去准备依人的身契,我已经吩咐下人去取钱,等交割完毕,立刻去官府转换户籍信息。”秦观没有含糊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花娘满脸堆笑:“秦公子,这个老身会办的妥妥帖帖,不会让您费一丁点心的。我这女儿啊,可是咱看着长大的,自小乖巧懂事,还请秦公子多多怜惜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场面话,总之这几句话,让秦观对眼前这花娘的观感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操持贱业,但也是人,还残留人性的一面。

    此时林远、沈逸辰、朱鹏、郑达几人都醒了,几人在花厅相聚,听说秦观要给绫依人赎身,众人纷纷祝贺秦观昨晚成就好事,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昨晚一场酒,让几人成了朋友,林远也是个性子洒脱的,说道:“今日秦兄也算一桩喜事,我们不如就在这彩衣馆花厅摆上一桌喜宴,也算庆祝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应和。

    秦观看向娇羞的绫依人,吩咐花娘摆酒,算是祝贺的喜酒,几人热热闹闹举杯庆贺。不过几人并没有多喝,昨晚宿醉,还没有缓过来呢。

    最后相约,今年会试到京城再聚。

    四人应和,郑达表示很受伤,他还只是个秀才,今生能否考中举人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熊大带着二宝过来,秦观吩咐二宝与花娘办理交接,交钱拿了花娘的身契,花娘还送了一个人情,将绫依人的贴身婢女镯儿送给了依人,好让她过去有个贴心人使唤。

    拿了绫依人和镯儿的身契到官府备案,从此以后,绫依人就彻底归属秦观了。

    收拾行囊,除了金银财物一概不要,熊大帮忙搬着绫依人的百宝箱,众人离开彩衣馆。

    从下船到坐上马车,绫依人没有回头,对彩衣馆,她没有太多留恋,更不愿意走回头路,现在她恋着的,是身边这个人。

    来到别院召集众人给他们介绍绫依人,她以后也算是这别院的女主人了。

    又给绫依人介绍了别院的人,二宝是他的贴身书童,也是别院大管家,秦观的贴身侍女书香墨韵,还有一众仆人。

    秦观看到院中站着的两个怯生生的人,正是吕蓉娘和幼娘两个人,她们昨天被安排在这里,一直很是忐忑,现在还没有太过适应。

    书香墨韵看到绫依人,两人都微微有些吃味,少爷之前也在别院住过,可从来没有叫两女侍寝的打算,如今这杭州花魁入了别院,她们根本没有可比性,恐怕再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,秦观带着绫依人在院中散步,绫依人很喜欢这处如园林般的宅子,四处瞅瞅:“我以后就生活在这里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以后就生活在这里。”秦观道。

    绫依人突然道:“公子,妾身本姓洛,家中原本也是杭州大商户,我父亲当年也曾考中秀才,可后来洛家犯了案子,洛家被抄男子杀头女子冲入教坊司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我只有四岁,懵懵懂懂,后来被彩衣馆买去教授歌艺,一晃十多年过去,如今幸得郎君搭救脱出苦海,秦郎,我想恢复本姓你看可好。”

    花魁虽然人前风光,可哪个不是有一段血泪史。

    秦观拉着她的手道:“想要回复本姓,也好,那你本名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家中只叫我小妹,本名我已经忘记,如今我是秦郎的人,还请秦郎给我起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秦观问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只想过恬淡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秦观抬头想了想,说道:“恬淡日子,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。去留无意,慢随天外云卷云舒。你不如叫洛不惊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听秦观说这句话,让绫依人很是迷醉,这句话说的太好了,可是听秦观给她起的名字却是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洛不惊,这,这是女孩子的名字吗。

    秦观看绫依人那迟疑又不敢拒绝的表情,哈哈哈的笑起来,“逗你的,你就叫洛云舒吧。”

    绫依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扑进秦观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洛云舒,真的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特别喜欢秦观刚刚那句话,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。去留无意,慢随天外云卷云舒。以后她就叫洛云舒了。

    秦观又道:“不过我觉得依人这个名字也挺好听的,私下里,我还喊你依人。”

    依人点头。

    中午开饭,秦观发现今天的饭菜明显与之前不同,菜色更加精致,尤其是味道非常美味,比之前那两个厨娘做的好吃的多。

    秦观问二宝:“这是不是蓉娘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少爷。”

    秦观一笑:“没想到在街上随便救了一个人,竟然救了一个好厨娘,以后有口服了。吩咐下去,以后由蓉娘负责我与和云舒的伙食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随便救吗,

    要知道在这杭州城,城南帮也算一方势力,敢把城南帮的人打断腿的可真没几个,也就是秦观如此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李四几人被抬回去后,向帮主哭诉秦观是如何跋扈,帮主王越也只是吩咐抬下去医治,至于说报复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安顿好依人,秦观带着二宝返回家中,吃过晚饭秦观来到秦夫人房中。见小儿子过来,秦夫人问道:“观儿,有事吗。”

    秦观笑笑:“娘,孩儿确实有事和您说,明年三月就要参加会试春闱,如今还有五个月时间,我在外面找了一处宅子,准备闭关苦读,您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用异样的目光盯着小儿子。